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2章 我的血很旺
    岳文那是久经酒场,从粤东到山海,从高中到现在,那敬酒辞说得既热情又诚恳,中间还几次不动声色地恭维欧庆春,作为电筹办主任、督查处主任,他这么给欧庆春面子,酒虽然凉,菜虽然凉,但欧庆春也喝得心甘情愿,干部处一班人见两个主任一瓶见底,虽然这啤酒冻牙,但个个瓶瓶见底了。

    有几个小伙子喝完这一瓶,又把脱掉的羽绒服穿上了,欧庆春看看屋里,特么地,连空调也没开。

    “小阎,还有菜吗?”

    菜,真没了,刚才阎挺出去询问,发现自己加的热菜都让岳文给砍掉了。

    阎挺本想解释,又打住了,他了解岳文,这晚上十二点才开始的夜场,也就岳文能干得出来,何况,今天怎么看自怎么不象请客,嗯,倒象是捉弄人!可是,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老领导”这次捉弄的是——干部处。

    干部处的主任,那多大的甩头,工委办一个副秘书长到维多利亚广场吃饭,欧庆春也在里面吃饭,副秘书长看到他没有站起来打招呼,欧庆春当场就把他损了一顿。

    要知道,副秘书长与副部长一个级别,欧庆春不过只是一个科级的主任,但干部处这个职位份量实在太重。

    岳文知道这件事以后,曾说过,要是这事搁我身上,我能当场扇他!

    可是,后来这两人却好得象穿一条裤子,欧庆春还把自己的虾酱送给岳文,平时呢,谁有好茶叶,不是岳文派人给欧庆春送,就是欧庆春派人送给岳文。

    阎挺现在的心理很促狭,他可以以喝多为理由坐一会儿就溜,但想想欧庆春不苟言笑、高高在上的样子,他也想看欧庆春出丑,但又不想明面上得罪他,他笑道,“我去催催。”

    “老岳,你们督查处人不齐啊!”欧庆春已经三十多岁,却也叫二十几岁的岳文为老岳。

    “请假了,”岳文面不改色地看看副主任赵浩然,赵浩然笑道,“我们督查处的人不齐,行政处的人补上,不过,还是我们人少,你们不吃亏,要不喝不过我们,可别找理由。”

    一句话,顿时激起欧庆春的斗志,忙到晚上十二点,他也想好好放松一下,但他正话反说道,“要不今天不喝了,要不让人说我们欺负督查处?”他虽然笑着,但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但哪里不对劲他说不好。

    赵浩然笑道,“我们岳主任敬完了,轮到我敬酒了,感谢欧主任给了伙计们一个放松的机会,要不,我们岳主任,才不带我们出来吃饭,我们都是跟着欧主任沾光,跟着干部处的弟兄们沾光,来,敬欧主任,敬伙计们!”

    “老赵这话儿说的,弄得我们干部处象经常出去吃饭似的。”干部处副主任刘峰笑道,他看看欧庆春,站起来与赵浩然碰了杯子。

    喝了杯中酒,欧庆春又扫一眼桌子,全是凉菜、凉酒,这啤酒——乍牙!

    他看看一脸吡笑的岳文,这个人向来不按常理出牌,想斗酒,人又少,就想了这个损招,他仿佛心里有了底。

    “来,我插个曲,敬一下欧主任。”赵浩然又倒满了杯子道。

    欧庆春却不接招,“先把程序进行完了,个人感情最后表达。”赵浩然的酒量他清楚,说大不大,离他还差一截,他不惧。

    “来,我与老赵一块,”岳文见欧庆春不喝,“我们兄弟一块敬敬老欧与老刘。”

    这动作就有意思了,你不能看不起赵浩然不是,也不能拿副职不当回事是吧。

    果然,刘峰积极响应,欧庆春也只好端起了杯子。

    “岳主任,没有热菜吗?”干部处的时建伟问道。

    “你还敢吃热菜?”岳文夸张地一拍桌子,“最近加班上火,伙计们虚火太旺,得吃点凉的压一压。”岳文笑道。

    “你媳妇在新加坡学习,你心里火旺吧?”欧庆春笑道,话音未落,引来笑声一片。

    “要不我找嫂子泄泄火?”岳文淫笑道,“不让去是吧,不让去就陪着兄弟喝酒,你得把我这火压下去。”

    “我又不是女人,没有那个功能。”欧庆春取笑道,酒再凉,玩笑是热的,他又一口干了杯中的啤酒,牙已经不象刚才那么难受了,胃里好象也适应了,他心里感觉有了底,喝得更加主动了。

    “老板,这酒太热,放到冰柜里给我们冻几瓶,干部处的弟兄们能不能喝?”赵浩然“挑衅”道,平时,他配合岳文的工作没得说,喝酒也是工作,他配合得也很好。

    老板亲自端着一盘炸火生米,“这酒还热?行,我马上去放到冰柜里。”

    干部处一人问道,“老板,快上热菜吧。”刘峰尝了尝花生米,也不是刚炸的,都冷透了。

    “没热菜了,煤气没了。”老板笑道。

    “我靠,”欧庆春笑着骂了句粗话,“岳主任是想让兄弟们冻成冰棍,哥哥晚上还要交公粮呢。”

    “交什么公粮,老哥,你得可怜可怜我们这些老婆不在本地的,还有这些小光棍,”岳文指指一干小伙子,“来,我们这些光棍敬一下有老婆的光棍!”他又解释道,“整天加班,老婆也不能用,你们是半光棍!”

    众人纷纷响应,情绪一下高涨起来,这一下打乱了两个处的顺序,“我吹了,老欧?”

    欧庆春让他一激,“吹瓶!”一瓶啤酒从嗓子一直冷到胃,特么地,真是从冰柜里拿出来的,这零下七八度,喝冰镇啤酒,也就眼前这个人能想得出来!

    欧庆春喝完啤酒就拿起茶壶,茶水刚入嘴,他就吐了出来,特么地,茶水也是凉的!

    他不言语了,知道这也是岳文的招数,他看看岳文,你也不是铁打的,我们人多,酒量也不怵你,喝就喝,看谁最后喝倒谁!

    工作上要好竞争,这酒场上也不能输给工委办!

    阎挺悄悄走进来,看着地上一堆酒瓶子,他也有些惊呆了,再一看,伙计们都把羽绒服穿上了,那是冻的,有人脸色都青了!那手都直搓,可就是没有人离场!

    他明显感觉到干部处几个小伙子的眼光了,他,作为请客人,夹在中间不好受了,我靠,不就是没给你送虾酱吗,欧庆春不能把你怎么样,火气肯定要撒到我头上,我明年可要难受了!阎挺看看一脸奸笑的岳文,这套钻的,他让我过来,我马上屁颠颠地过来,算账陪客不说,这下把干部处的人全得罪了!

    “怎么菜都是凉的,二位领导,能不能上个毛血旺,酸菜鱼也成,外面飘雪花了,贼冷。”阎挺笑着打圆场

    “你可以走了,”岳文笑道,“一看就进步不了,人,要不忘初心。”

    什么是初心,喝凉酒,吃凉菜就是初心?哪个文件中说的?阎挺满肚子不满,却不敢反驳。

    欧庆春也笑道,“上什么毛血旺,我们现在血就很旺!”

    “对,血很旺!”岳文马上重复道,顺手递给欧庆春一个鸭腿,欧庆春接过去,也不嫌油腻,大口吃着,显然在补充能量。

    可是,他不知道,他的这句话第二天就开始在开发区流传,这个冬天,只要谁不能喝了,别人就开始取笑,“你的血不旺了吗?”

    我的血很旺,这五个字一出来,大家笑着都想到了他欧庆春!

    几轮下来,岳文一边发动小伙子们斗地主,一边催着老板从天井里拿啤酒,冰柜里的啤酒,太特么凉,他的胃也受不了!

    岳文敬刘峰,赵浩然就敬欧太春,伙计们捉对厮杀,现在已经不是酒的问题了,是两个处谁能在气势上压倒谁。

    “好,气氛很热烈,”岳文霸气地把啤酒放到桌上,“感情表达的已经很充分了,最后,手把一啊!老欧,吃好没有?菜够不够?”

    欧庆春脸色苍白,“够了,够了!”这菜上得再多,也是凉的,还不如不上!

    “要不要煮包方便面?”岳文假惺惺笑道。

    “不是没有火吗?”刘峰问道。

    “这个可以有!”岳文奸笑道。

    “快上,”阎挺催促道,“给岳主任、刘主任加两荷包蛋。”

    “你干脆说我俩是蛋不就完了?”岳文看看欧庆春,欧庆春也盯着阎挺,看着阎挺心里一阵发毛。

    “算了,明天还要上班,”欧庆春看看手机,他感觉肚子里翻江倒海,但这人不能丢在这,他想回家,或是路上解决,就是不能让督查处的人看到,“第一次这么个喝法,明天我们请,还这样喝。”

    不等岳文回答,他就站了起来,岳文也笑着站了起来,“我还没喝结束酒呢,你坐,我最后再敬一杯,你不坐,我就拿着酒到你家跟嫂子喝去。”

    这人七分虎气,三分猴气,欧庆春情知今晚中招,但这脸却翻不得,他的眼睛慢慢瞪大了,只见岳文拿起一瓶啤,“来,兄弟们,感情深,一口闷!”他把啤酒瓶掉转过来,一滴啤酒不剩。

    欧庆春笑着拿起酒来,岳文把啤酒瓶跟他一碰,“来,三点多我,我相信,今晚必将成为美好的回忆!”

    是啊,对干部处的人来讲,回忆有,但美好没有了!

    “老板,快给我下碗热面条,多加胡椒粉!”送走客人,老板正在收拾,愣不丁岳文又钻了回来,但马上又出去了,只听外面一阵呕吐声,老板知道,这是他惯用的招数,他肯定是把食指伸进嗓子眼,把刚才的凉东西全都吐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