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5章 你把他收了吧
    这是无间道中曾志伟的台词,这部电影高明也很熟悉,但这句玩笑话从工委督查处主任、区电筹办主任嘴里说出来,那自己的事就是板上钉钉了。

    高明的喉头上下动了动,他看看阮成钢,阮成钢也难得笑着点头,“兄弟这样说,就代表你的事——没问题!”

    高明激动地高举茶杯,“兄弟以茶当酒,先谢谢哥哥、兄弟了。”人与人先天都是平等的,可是现在,任你痴长多少岁,你与岳文称兄道弟,那层级隔着太远,“不过,你怎么有些糊涂。”

    “好,告诉高明吧!”阮成钢心情很好,头皮铮亮,“还有个好消息,彬彬接替晓云到芙蓉街道任指导员。”

    “这都是哥哥提拔,要不象我们这些人,要钱没钱,要人没人,什么时候才能轮到我们提拔?”高明感慨道,“哥哥,我要点菜、弄两瓶酒吧?”

    阮成钢笑着摆摆手,“今天,算了,喝点茶,回家。”他看看岳文,岳文却抢先笑道,“你说吧。”

    “你的主意,你说,我说后面的结果。”

    “那好,”岳文笑道,“首先啊,我主张阳谋,不主张阴谋,陈平多用阴谋,子孙多无好下场……”

    “行了,你又不是陈平!”阮成钢笑着打断他的话,“对付什么人用什么招。”那意思很明白,就是你别装好人了,什么招数你没用过?!

    高明也陪笑听着,虽说这出剧的主角是他,但他真没有当主角的感觉。

    岳文看看阮成钢,喝了口茶道,“王跃民上面有人,高哥呢,则是寡妇睡觉,上面没人,这本身就是不公平竞争,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社会就是这样的社会,”说到这里,他把茶杯往茶海上一顿,“但我们不服,遇到别人可以,遇到阮哥和我,你有人也不让你上。”他突然又笑了,“那就要搞他一下子。”

    阮成钢有些疲惫,他半躺在罗汉椅上,象是要睡过去一样。

    “可是王跃民也怕出事,所以练起了龟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如果他坚持到最后,我们一点机会没有。”

    高明看看阮成钢,阮成钢闭着眼睛吐出一个烟圈。

    “本来常委会马上要召开了,……”阮成钢突然睁开了眼睛,岳文也看到他的目光,两人俱是一样的心思,不能什么事都说,这事天知地知,就他二人知,高明知道不好。

    “嗯,王跃民一直躲着不出来,肯定有人指点他了。”岳文不动声色地转移了话题。

    “公安局有这种事,以前竞聘经侦大队大队长,现在的大队长曲松涛下班就发现有人盯梢他,跟踪他,”阮成钢突然开口道,“都是一个局里的弟兄们,谁没有点反侦察能力?况且,现在区里要求中午不能饮酒,他也怕有人揪他的小辫子。”

    “嗯,”岳文继续往下说,“明天阮哥就要到交城报到,晚上周平安送行,王跃民必须得出来了,这个场合他得参加,周平安也想给他抬身份,嗯,就象小妾抬成夫人……”

    “去你的,我们公安局的所长都是小妾?!”阮成钢不乐意了,高明讪笑着不说话。

    “副职都是小妾,你现在成夫人了!”岳文吡笑道,继续往下说,“只要周书记坐在那里,王跃民的警惕也就放下了,他肯定不会相信,有人也当当着周平安的面儿办他!但是……”岳文笑着看看阮成钢与高明,“酒终人散,发生什么事,那周书记就护不了你了。”

    高明暗道,我说呢,原来在这里等着王跃民呢,“你们,是怎么弄的?”

    “别急,听我说,”岳文笑道,“酒喝完了,都散了,就是有事周书记也找不到阮哥头上,王跃民只能自认倒霉,好,这是上半场,下半场让阮哥跟你说。”

    高明的目光马上投向阮成钢,阮成钢笑道,“大体的思路是兄弟提供的,把我也摘出来了,下面的事,是我办的,”他从罗汉椅上坐了起来,“我当着老周的面儿交给他一份档案,喝完酒他就带在身上。”

    “档案?”高明惊讶了。

    “嗯,这份档案,会被丢在尿池里,被王跃民尿湿……”阮成钢吐出一口烟来,很轻松,也很轻蔑。

    啊!

    高明愣了,倒不是对阮成钢的手段,是对这一事件!

    刑侦档案,被一个即将成为刑警队长的人尿湿了,那就象财务处长尿湿了票据,干部处长尿湿了考察报告,这绝对不是工作失误,而是工作事件了!

    阮成钢的的手机此时突然震动了几下,阮成钢平静地拿起手机,说了三个字,“他完了。”

    高明不知此时是什么心情,有庆幸,也有恐怖,但此事,阮成钢是在遥控指挥,实施者另有其人,或许喝完酒后一帮人簇拥着王跃民去吃烧烤,喝得断片了的时候,那份刑侦档案就出现在了王跃民跟前的尿池里,或是根本不用王跃民喝太多的酒……

    阮成钢在开发区,有时候比周平安还强势,周平安也不敢当面撄其锋芒,他的关系盘根错节,这不,坐在对面的岳文,就是他过命的兄弟!

    就在他自行脑补的时候,阮成钢看看他,“高明,从进刑警队就跟着我干,他不是老温的人。”这一句话就把高明从思绪中拉了回来,他也赶紧表态道,“温局当时是局长,咱就是小民警,我当时抓捕犯人受了伤,温局看我干工作不要命,就把我送到刑警队……”

    “温书记业务上比周局强,”阮成钢毫不讳言,“这个,你给兄弟说明白,就是给工委说明白了,下面不用你管了,但这个兄弟,你要记一辈子!”阮成钢站起来,“我走了,以后在开发区,你就跟着咱兄弟吧。”

    这算什么话!

    岳文刚想推辞,阮成钢一把把住他的手腕,“兄弟,你把他收了吧。”

    ………………………………

    ………………………………

    东炮台街道派出所长、内定的刑警队队长,把刑侦档案扔进尿池子里,浇了个精透,这件事,经有意或无意的传播,第二天就传遍了开发区公安系统。

    周平安得知消息后,起初还想掩盖,可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件事就象长了翅膀一样,在全区传开了。

    周平安一进措手不及,王跃民肯定不是刑警队长的合格人选,但让其他人当救火队长,临时顶替,也要班子内部先通气,高明倒是现成的人选,可是,现在支持高明等于打自己的脸。

    工委办廖湘汀办公室。

    岳文轻轻把一份报纸放到廖湘汀案头,里面就是记者采访的前阵子琅琊街道那起盗矿案,里面也对高明作了跟踪采访,高明在金鸡岭投票之夜查办金矿的往事也渲染得浓墨重彩。

    这是最好的证明,证明高明不是哪个人的人。

    廖湘汀当然也听说了公安局醉尿档案事件,原本周平安就提过高明的名字,时间不长,他印象也有。

    “你当时在金鸡岭,高明这人怎么样?”廖湘汀问道。

    “部队转业出身,因勇敢被选拔到刑警队,派出所干过两年的一把手,”岳文道,“参加过国庆大阅兵。”

    “噢,那政治素质肯定没有问题……”廖湘汀沉吟道。

    几天之后,工委常委会召开,结果与岳文想象的一样,高明任公安局新一任刑警队队长,可是那个王跃民,除了党内警告除分,连记过都没有挨上,平调琅琊街道任派出所长。

    更让开发区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新成立的开发区公安局黄金分局分局长,却由原琅琊街道派出所所长刘宏担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