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5章 边缘化
    秦湾人的习俗,只要没出正月都是年,但年味还是正月十五以前最浓。

    正月初六的秦湾市,到处都是灯笼高悬,春联满目,街上都是穿戴崭新的市民,脸上都是祥和高兴的神态,口里都是吉祥祝愿的话语,空气中也弥漫着春节特有的鞭炮的硝烟味。

    “大爹,大娘,忠孝给您拜年了!”施忠孝一进门,疾步走到王玉印的爹娘跟前就跪下了,“砰砰砰”在红木地板上嗑了三个响头。

    王玉印赶紧把他扶起来,陪着老人说了几句话,二人一前一后来到二楼的书房。

    “听说了吗?”王玉印打开木盒,递给施忠孝一支雪茄,“我给你准备了一盒,尝尝。”

    粗大的雪茄夹在手里,施忠孝舒服地倚在罗汉椅上,王玉印心里一动,这样踌躇满志的施忠孝他从未见过,向来,施忠孝在他跟前都是小心翼翼,案前马后。

    “什么?”施忠孝道,他看看王玉印仍站在他面前,立时坐下了身子,接着又站起来,“王总,您坐。”

    “我腰椎不好,多站一会儿。”王玉印的手里换上了黄花梨的念珠,几万块钱的物件,他玩得很随意,“开发区琅琊街道那个金矿杀人骗赔案,我在海南度假都听说了。”

    “我也听说了,”施忠孝羡慕地看着施忠孝手里的念珠道,“林子大了什么鸟也有。”

    “十六条人命啊!”王玉印返身走回办公室桌,再回来时手里已经多了一条蜜蜡念珠,“拿去吧,我的体会就是烦闷的时候能静心。”

    “人命,有时重于泰山,有时轻于鸿毛,”施忠孝接过蜜蜡,顺手盘起来,“乡下人的命,不值钱。”

    王玉印笑着在他身边坐下来,“这起事故啊,省里本来要处理廖湘汀,是罗书记力保,听说国华高官最后说了话,要不他这个位置就不好说,不过,现在好了,他,还是开发区的书记!”

    施忠孝吐出一口雪茄,却不说话,他不言声地看着王玉印,一幅虚心聆听的表情。

    “四天时间,这个案子就破了。”王玉印又感叹道,“不过,这个案子,嗯,廖书记也得考虑一下了,那么强势,在这个社会,得罪人没有好下场。”王玉印手里的念珠搓得哗哗作响,一幅超然物外的表情,“听说,他的秘书差点进去?”

    岳文与施忠孝的矛盾他是知道的,他有意看看施忠孝的反应,施忠孝比他还大着七、八岁,但岳文的名声他也听说过,这次他倒要看看,这对冤家对头又碰到一块,会碰出怎样的火花?

    “他迟早出事!”

    施忠孝不屑道,以前芙蓉街道前党工委副书记刘志广说过,机关里一切都要守规矩,出格的人大多没有好结局,出头的椽子先烂,太优秀都会成为众矢之的,何况你还要标新立异。

    “好了,这个案件,对我们还是有利的。”王玉印见施忠孝始终不肯承认是这个案件始作俑者,他也不点破,“廖书记都差点阴沟里翻船,祝家老大已经进去,老二也翻不起浪来,”施忠孝踌躇满志,也学着王玉印的样子捻动着手里的念珠,“桃花岛核电站停摆了,中核电的领导初三就过来了,听说态度很强硬,郑市长亲自做工作,效果也是微忽其微。”

    “人在做,天在看,这个社会,不能小看任何人,卒子还能过河拱翻了了老将!”

    “嗯,今年不论对你还是对我,还是对霍书记,都是个好年景,开门红,开门红啊!”王玉印笑道,“祝家兄弟老大都进去了,交城和琅琊街道就是你老兄的天下了,我的那块地,去年也蒙你相助,这次也要重打锣鼓重开张了!今天别走了,晚上约霍书记一块吃顿饭!”

    “我请,”施忠孝道,王玉印的一席话说得他心花怒放,确实象王玉印说的那样,现在祝家兄弟大厦将倾,归拢祝家的手下,占领祝家的地盘,他就是横跨交城和平州的老大!

    以前在羊城时,他最爱看的一部电影就是《教父》,现在,他与王玉印相视而笑,“王总,明天我让人给你送点金块,打几个金珠,佛珠上有金,显得贵气。”

    “我这人命中缺木,就喜欢这些玩意,”王玉印仍笑着谦和,“拿在手里,心能静下来。”

    谈话很愉快,施忠孝中午吃了饭才走的,王玉印笑着把他送到门口,等重新回到客厅脸却阴沉下来,“张姐,把这个人用的碗筷全部扔掉!”他疾走几步,等走上楼梯,却突然又转头说道,“还有我书房里的座垫,凡是这个人碰过的,都给我扔掉!”

    ………………………………

    ………………………………

    这一年的春天来得比较早。

    省两会之后,等廖湘汀回到秦湾,关于2.12案的善后工作也已将近尾声,但关于核电停摆、中核电愤而撕毁合约但留下专家善后的消息,在开发区已经不是什么新闻。

    大家都在传廖湘汀会因桃花岛核电站的停摆仕途受到影响,从街道到处局,一个个领导都小心翼翼,生怕触犯领导的逆鳞,被当成出气筒。

    果然,形势急转直下。

    在廖湘汀的要求下,区纪委介入琅琊街道的金矿整治中,对盗采金矿中涉嫌包庇纵容,收受好处的,发现一起查处一起,绝不姑息。

    在强大的压力下,在矿难发生一个多月后,原琅琊街道护矿队队长赵某主动投案并交代曾多次收受祝明阳购物卡、车辆等事实,并承认对非法采矿的行为未认真监管。

    琅琊街道党工委委员、街道办事处常务副主任王国尧被纪委约谈,组织委员阎挺被纪委约谈,双双受到党内严重警告的处分。

    不须扬鞭,二月中旬,开发区人民检察院以祝明阳涉嫌犯非法买卖、储存爆炸物罪,重大责任事故罪,非法采矿罪向开发区法院提起公诉。

    以大傻等一行六人以故意杀人罪向法院提起公诉。

    祝明星为哥哥的事数次找过岳文,可是在这个风口浪尖,岳文也无能为力,开发区法院对此案择日进行宣判,祝明阳数罪并罚,被判处15年有期徒刑……

    可是,桃花岛核电站却偃旗息鼓了,电筹办大楼里虽然仍有中核电的员工在,但那份火热的激情已经远去,大楼里的灯虽然仍在亮着,但有人传这是在保存数据,整理材料,与省里作最后的解释。

    这一年的三月初,全国两会即将开幕,在这段时间里,有关核电站的话题却远离了茶余饭后,不再是全民性的话题。

    电筹办立马成为了那个边缘处局,岳文虽不是边缘人,但也感觉到了边缘的滋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