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7章 幸运与不幸
    “你还想回高老庄,你应去肉联厂!”岳文笑道,“让程金镜和牛新华到我办公室。”

    黑八立马道,“他们都不在,程金镜昨天就没过来,牛主任过来看了一眼就又出去了。”

    岳文明白,二人怕是真有想法了,一个单位要乱,首先是从思想上乱,所以你看领导的每份讲话,第一大段基本上讲统一思想或者是解放思想。

    “他们出去请假了吗?”岳文的脸色阴沉下来。

    “我就是个办公室主任,他们出去我也不能拦着啊。”黑八很有自知之明,“牛主任出去,有时还跟办公室打声招呼,程主任都是直接叫着司机走。”

    宝宝敲门进来,两人看看他,说话也不回避,“这连面儿也不露了?外面现在风言风语太多了。”作来岳文的哼哈二将,宝宝是那种不声不响人,有人以为他在迷糊打瞌睡,他其实眯着眼从心底里盯着你呢。

    “打电话,让他们十分钟赶回来,开主任办公会。”岳文也不着恼,下的命令却有些苛刻,宝宝与黑八知道他现在想整治一下这两个副主任,虽然他们资历深,年龄大。

    程金镜的工作光是出工不出力,好爱拉着人往一块凑,岳文看在眼里,忍在心里,他不说话,是给足老同志面子,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可是如果你不把我放在眼里,在单位里搞派系、闹山头,弄不团结,对不起,那我就要把你踩在脚下。

    出乎他的意料,最先从外面赶回来的是程金镜,他刚进岳文办公室就一脸陪笑,“岳主任,现在单位里没有事,我就出去了一趟,老娘病了,我放心不下,回老家看看。”

    “要紧吗?要不要我联系柳院长?”岳文关心道。

    “不用,我们村有个老乡在医院里。”程金镜一脸感激地坐到沙发上,这就是个笑面虎,不,他还称不上虎,这样的人,岳文见过很多,当面吃糖,背后骂娘,有利益就抢,见责任就躲,谁有用就伺候谁。

    这种人,其实也是最不用担心的一种人。

    “宋主任,有什么急事,在外面办点事,电话还一直催?”作为女同志,牛新华是从街道提拔起来的,后又进城到建委任副主任,说话干事有种男人性格,她人还在走廊里,岳文在办公室就听到她的嗓门。

    门开了,一脸陪笑的黑八把牛新华让进岳文办公室,程金镜笑着看看牛新华,脸上意味深长。

    岳文还没开口,牛新华就坐下了,“岳主任,现在单位人心不稳定,我们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外面都在传电筹办要解散,我们这些人,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说完,她盯着岳文。

    岳文半天没言语。

    牛新华这个人,起初对他的工作比程金镜支持,落实工作也有力度,但到这个时候,说话也很有力度。

    “牛主任,是不是也想回建委?”对这样当着领导面这样说话的人,不用给他留面子。

    “我想回哪里,可是我说了不算。”牛新华看看低头喝水仿佛与他无关的程金镜,“岳主任,我这个人说话直,不象有些人话都藏在心里,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但是如果电筹办解散,岳主任也得考虑一下我们这些人的出路。”

    “电筹办要解散吗?我怎么没听说?”岳文笑道,“这个机构成立是区里的意思,有红头文件,区里下文了吗?”

    牛新华不说话了,程金镜也是一脸沉默,岳文正色道,“好,那我们研究一下一季度工作安排……”

    ……………………………

    ……………………………

    “为进一步贯彻落实山海省和我市关于改进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的有关规定,提高行政效能、转变工作作风、提高公共服务质量,……”

    组织部长汪澄湖仔细地看着手里的《秦湾市人民政府关于清理调整临时机构的通知》,又看看区委组织部副部长、人事局局长、区编办主任胡鸿政,“上面有要求,我们就要不折不扣地执行,该清理的清理,该调整的调整,你拿出个方案来。”

    他知道,如果依照程序,文件会放到自己的案头,自己只要签字就行,可是现在胡鸿政亲自找来,显然是有事与自己商量。

    凭心而论,胡鸿政对岳文是赏识的,岳文这个市选调生的典型也是他树立起来的,岳文一步步走上领导岗位,他也是看在眼里的,从他本意来讲,他不想撤销电筹办,想留给岳文一个施展才华的舞台。

    “电筹办?”他试探性地看看胡鸿政,“这是廖书记亲自定的。”

    汪澄湖一笑,“有核电的时候,自然有电筹办,中核电马上要撤了,这个部门还有存在的必要吗?”他看看胡鸿政,“这个部门的人员都是从各处局借调的,建委的方洪邦、发改委的李志海都要求人员归位。”

    “是不是提前征求一下廖书记的意见?”胡鸿政小心道。

    汪澄湖不置可否,“你先做方案,方案做出来后请高书记把关。”区副书记高杰分管党务,廖湘汀曾在常委会上郑重说过,我们开发区的副书记与别的地方的副书记还不一样,只要是党口的一切工作,高书记都要负起责来,党口的工作,当然包括组织,也包括宣传、纪检等,廖湘汀实际上是给了高杰很大的权力。

    胡鸿政答应着,他知道,即使到了高杰那里,高杰也未必会反对,就这么一件小事与汪澄湖打擂台,和谐才是二人关系的主旋律。

    他明白,前阵子干部处的欧庆春在全区丢人,他丢人就是组织部丢人,汪澄湖脸上也无光,而始作俑者岳文自然就成了那根扎在汪澄湖心头的刺,还整天要时不时相见,时不时让这根刺动一下,疼一下。

    机关里这些心理,胡鸿政心知肚明,却无能为力,只希望最后在廖湘汀那里能得到改变,让岳文不致重新当回中层干部。

    可是,他没想到的是,带着副书记高杰批示的文件很快到了岳文手里,岳文只是扫了一眼,就放在了办公桌上,“先放我这里吧。”

    崔金钊有些惊奇,往常岳文从没压过组织部的文件,“不往上秘书长那里报?”

    岳文看看他,崔金钊讪笑着回到座位上,他偷眼看着埋头工作的岳文,这人胆子实在太大,王晓书在时,还没人敢压组织部、人事局的文件,何况副书记高杰和组织部长汪澄湖都签字了,他这一压,就是同时得罪了两位区委常委。

    在工委办,秘书一处是直接服务副书记高杰的,文件迟迟不见回音,肯定也是要追问的,到时让岳文自己解释好了,看他怎么收场。

    正想着,蔡永进进来,他也拿着一份文件,却是让岳文参加市里办的一个mpa班,将来领导干部的学历都在增长,本科肯定不够用,提早拿个硕士文凭是正理。

    崔金钊仔细地盯着岳文,见他并没有把报告拿出来,他不由长舒一口气,那接下来可要热闹了,就是廖湘汀、蔡永进保他,面对两位常委,岳文不是那么容易过关的。

    “三月十八搬家,现在伙计们都住到老区,”蔡永进笑道,“到时我们工委办也得开通班车,……电筹办到时就在十一楼,与团委和机关工委一个楼层。”

    岳文不由感激地看看蔡永进,这位领导的风格从来就是春风化雨,不声不响地就把你的困难给你解决了,他肯定是知道了这些日子的传言,亲自安排工委办大楼的单位划分,这表明,电筹办不仅不会撤,而且还是工委的直属部门。

    人生,跟着这样的领导,给你遮风挡雨,给你解决难题,实在是一种幸运。

    我是幸运的,岳文看看崔金钊,现在区里等着看笑话的人多着呢,让他们等吧,他们的不幸马上就会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