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1章 把他扔到桥上
    “韩处,这是?”

    岳文也站了起来,低声询问站在旁边的韩冰心。

    “罗炳辉啊,”韩冰心惊异地看看岳文,那意思好象在说,你连他都不认识?!“省委办公厅综合一处处长。”

    一说到这个处,岳文立马省得了,这个处是直接为省高官服务的,不用说,罗炳辉就是省高官的秘书,俗称二号首长的了。

    在山海省,只有他不认识别人,怕是没有人不认识他。

    “坐,坐。”罗炳辉三十多岁年纪,戴着一幅眼镜,径直朝主陪的位置走去,坐在主陪位置的开发区发改委主任李志海早就站了起来,宝宝更有眼色,早拿着一幅没用的碗筷过来,放在罗炳辉跟前。

    “今天不一样啊,咱们省有名的大处长们都聚齐了。”罗炳辉笑容可掬,看看林荫,林荫却是笑着听着,并没有用眼光与他触碰。

    “好,我敬杯酒,”罗炳辉道,“在坐在还有秦湾的同志,今年的两会,我们山海省的桃花岛核电站是热门……今天是周末,不谈工作,祝大家周末愉快!”

    凭心而论,这几句祝酒辞说得很没水平,可是众人都笑着举起杯子,嗯,这个人位置上,哪还用得着费尽心思去说话?

    罗炳辉自己喝的是红酒,他看看杜江波又给自己添上啤酒,眼光就落在了杜江波身上。

    “环保厅杜江波。”杜江波赶紧自我介绍道。

    “女士都喝红酒,杜处换白酒。”岳文发现,罗炳辉的话不多,但言简意赅,抑扬顿挫。

    杜江波也不争辩,老老实实添上了白酒。

    “好,第二杯,敬一下三位女士。”一杯酒下肚,罗炳辉也不停顿,接着又举起了杯子,“三八妇女节刚过,我送一句迟到的祝福,祝你们永远年轻,永远漂亮。”

    王彤与韩冰心都笑着感谢,眼光却在林荫脸上逡巡,但林荫还是那样温婉如水,随着大家一起举起酒杯。

    “我们赞助一下,男同志都干了。”水利厅的黄冬青马上道。

    岳文也端起杯子,特么地,刚才五杯白酒,看罗炳辉这劲头,还得再敬一杯,他感觉心里火烧火燎,却不好意思不喝,在坐的省里的处长们都喝了,他哪能不喝?

    罗炳辉笑着与林荫碰杯,林荫却不象王彤和韩冰心那么激动,“少喝点。”罗炳辉主动劝道。

    “大家都喝了,”林荫看看大家,王彤和韩冰心眼里都有内容,“我们女士也不能例外。”她主动把王彤与韩冰心拉了进来,这样,罗炳辉这句话就不是对她单说的了,罗炳辉一笑,也不计较。

    嗯,岳文已是看明白,能让二号首长进来敬酒,虽说都是处长,但除非在座的有与罗炳辉特别相熟的人,或者是值得他过来的领导,看来这两条都不符合,他,是冲着林荫来的。

    “好,第三杯,敬一下小岳。”

    敬我?

    众人都有些愣,包括林荫也很纳闷。

    岳文也在猜疑,也有些懵懂,如果韩冰心不介绍,自己都不知道这是罗炳辉,更从未与他接触过,他怎么会认识自己?

    “年纪轻轻,负责争取一座核电站,”罗炳辉一字一顿道,“好好干!”

    岳文看看林荫,林荫笑着作了个鼓励的表情,“感谢罗处。我干了。”

    毕竟地位在那里摆着,与人家差得太远,岳文一口干了杯中的白酒,又双手举起杯子朝罗炳辉一拜。

    罗炳辉笑道,“工作干得好,酒量也好。好,你们继续。”他笑着站了起来。

    “罗处,我们也得回敬一杯……”王彤马上笑着站起来。

    “留个念想,”罗炳辉也不推辞,却不接招,他这一走,众人都站了起来,却没有人敢劝他,也没有人说,我们过去敬一杯,因为罗炳辉这个层次,谁也不知道今晚与他一起的是什么人,贸然过去不好。

    “罗处很年轻。”岳文笑着给身旁的韩冰心倒上酒。

    韩冰心笑道,“还不到四十吧,也是自己一人单过。”

    噢,林荫也是独身一人,不过,象罗炳辉这样的,找个没有结过婚的大姑娘也很正常,但看来是对林荫情有独钟喽。

    “岳主任,与罗处很熟?”交通厅的郑水满笑问,表情却比刚才要和蔼太多。

    岳文笑道,“不熟。”

    刚才他问韩冰心,显然与罗炳辉没有见过。此时说句不熟也是实话。

    可是众人却以为他在掩盖什么关系,他越是这样说,大家越是不相信,虽然不相信,但大家的态度明显平等起来,就是杜江波,也不再逼着岳文喝酒,反倒是要敬一下秦湾的同志。

    饭局在热烈的气氛中进行,宝宝与岳文对视一眼,二人都是心有灵犀,这是要搞人的前奏。

    “杜处,敬杯酒,我单独再表示一下。”岳文端着杯子起身走到杜江波身边。

    杜江波却手捂酒杯,“不能再喝了,不能再喝了,回家老婆不让我进家门了。”

    “杜处,不,杜厅,以您的资历,我听说去年就要提拔副厅级,……”岳文故意压低声音,“杜厅,您得照顾一下我们……”

    “我,哪有那个命?”杜江波却笑着站起来,“老了,年龄不占优势了。”

    “您也就比我们大着那么十岁八岁吧,那杜哥,您就收下我这个兄弟,喝下兄弟敬的这杯酒!”

    满桌的人都在单独表示,三个女人站在一起端着酒杯说着体己话,谁也没有注意到岳文这边。

    “好,我喝,”杜江波一抬头,“杜厅,干了。”岳文道,杜江波一咬牙,一杯白酒就见底了。

    “杜厅,我代表三位姐姐,敬一下杜厅!”岳文笑着撤下去,宝宝马上走了过来。

    杜江波乜斜着眼连连摆手,“代表,代谁的表?”他本身酒量不大,已是醉眼朦胧。

    “代表三位神仙姐姐,”宝宝声音沙哑,嘴里却象抹了蜜,“她们不胜酒力,我们得怜香惜玉,那我代表他们与杜厅一块喝一杯酒。”

    王彤和韩冰心也看不惯杜江波的得瑟,王彤道,“就由潘主任代表我们,杜哥您得赏这个脸。”杜江波喝得稀里糊涂,王彤显然又是个不怕事大的主儿,“怎么,看不起我们,妇女能顶半边天,你不能看不起妇妇女干部。”她笑着就把一顶帽子扣到了杜江波头上。

    “好,我喝,谁,谁敢看不起女干部?”杜江波喝了一半,王彤却直接走过来,一抬手,直接给他灌了进去。

    “不行了,不行了,”杜江波一会功夫是真到顶了,明天还有求于他,李志海一个劲地给岳文使眼色,岳文却假装看不见,仍不停地在给杜江波劝酒。

    “上饭吧。”李志海见说不动岳文,主动征求大家意见道,“我要了野鸭菜饭和扬州炒饭。”

    韩冰心笑着问道,“杜处,这野鸭菜饭有什么讲究?”

    杜江波,这种仕途受挫的老处长,逢喝必多,特别是在把他捧在中心的时候,但此时有见美女请教,他努力瞪大眼睛,“这野鸭菜饭……青菜叶和青菜梗分别下油锅煸炒,……火腿丁、野鸭丁、家鸭丁、五花肉丁……以及煮肉的原汤、鸭汤、……鲜冬笋丁一起下锅煮出鲜味后,放入粳米焖煮,……开锅,拿掉雪菜和荠菜,加入葱姜荤油,……拌入煸过的青菜叶……嗯,好吃,好吃。”他话未讲完,就先赞了起来。

    ……………………………

    “送几位处长回家。”

    出得镇湖楼,黑八早已等候在这里,李志海忙笑着跑前跑后安排车辆。

    宝宝笑着走近岳文,“我去送杜处。”

    岳文回头看看司机搀扶下的杜江波,笑道,“安全送回家,天气暖和了,别掉水里。”

    他笑着又追寻着林荫的身影,却发现林荫正与一人握手,那人他也认识,且好久不见,施忠孝,正一脸笑容地站在他的身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