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9章 一切皆有可能
    开发区管委,霍达办公室。

    门“吧嗒”一声开了,何厚华闪身站在一边,秘书长李丹枫走了进来。

    现在,他与霍达正处于磨合期,作为前任管委主任提拔的秘书长,新任管委主任一般不会直接打发走,而是需要观察一段时间,如果合适就留用。李丹枫当然希望能够继续留任。

    “霍主任,环保局打过一份报告来,”李丹枫笑道,“现在他们卡在环保厅那边,说是需要经费处理关系。”

    霍达鼓着眼睛看看李丹枫,当他两行并作三行看完报告,马上生气得把报告往桌子上一拍,“你们开发区的干部就是这么干工作的,这样的事情还需要请示?你让我怎么批?”

    这份文件李丹枫亲自拿过来,作为办公室的老人,他当然知道后果和霍达大致的反应。

    环保局的李桂生,两人走得很近,平时互以本家相称,李桂生身在沈南,刚才,让环保局办公室送来这么一份文件,他当即打电话给李桂生,“这么多年的领导白当了,这种事,哪有白纸黑字打报告的?”

    可是李桂生却一反常态地坚持,他想还是亲自拿过来合适,毕竟当面解释清楚的事就比事后再解释强得多,因为。这样一份报告放到霍达案头,最后肯定要追问到自己。

    李丹枫谦卑地笑着,霍达却猛然省悟过来,自己现在不是交城的市高官,是开发区管委主任了,也是开发区的干部。

    他长喘一口粗气,又重新看着报告,“让电筹办重新打报告,我批,核电的经费也不是环保局来列支的。”

    这样一改就是把处理关系等词去掉,“李桂生没有这么多心眼,……”李丹枫解释道。

    霍达挥挥手,打断李丹枫,他知道李丹枫想说什么,“这些事还需要说吗,年纪轻轻的,畏首畏尾,能干成什么事?不换思想就换人,掉片树叶都怕砸破头!”

    身在沈南的李桂生很快接到了李丹枫和自己办公室的电话。

    “瞧,我就说这事上下都理解,霍主任有意见了。”

    李桂生道,他本不想这么干,但岳文坚持,里面的利害他也清楚,如果检察院较真,这是单位行贿罪,可是领导知道啊,并且默许的啊!

    好了,现在让电筹办打报告,他去掉一块心病。

    “你是不是想说领导默许?”岳文吡笑道,好象一点没有为难的意思,“妙就妙在一个默字,没有白纸黑字,领导就是不知道,就是有白纸黑字,能不能揪到领导还不一定呢。”

    李桂生没有心病,脸上也高兴起来,“丹枫秘书长亲自打电话,让你们电筹办打报告,这不是代表霍主任批了?”

    “报告中是说经费,说是让你处理关系吗?”岳文笑道。

    李桂生道,“经费不就包括处理关系吗?兄弟,老哥知道你敢打敢冲,现在怎么谨慎起来?”

    “我就是想让你看到这种事,我们如果做了,上面没有人给你担责,你低头拉磨,说不定哪天你连磨都拉不成,哪天拉天屠宰场,你就是替罪羊!”

    逢人只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但李桂生这人,在一块跑项目中,岳文还是信得过的。

    “这种事不会发生在我们身上吧,我们就那么倒霉?”李桂生道。

    岳文道,“外县市不是没有这种情况,最初让会计顶罪,后来追到到办公室主任,副局长都没事,会计与办公室主任的老婆双双去求局长,局长一句话说他不知道,……让人寒心哪,最后她们连局里的大门都不让进了!”

    他看看李桂生,“这件事你一手操作,加上我,如果最后出事,没有人说他们知道,老哥,你想看着嫂子整天出去替你喊冤?”

    “但我们现在是两难,不能得罪区领导,也不能得罪厅领导,还要把事干成,”李桂生踌躇道,“什么时候干工作直来直去,不遭这份罪就好了。”

    “总有办法的,”岳文笑道,“说不定会有转机呢,你刚才不是说,我们不会这么倒霉的……走,吃饭去,对了,明天的汇报会,厅里哪位领导出席?”

    “李军,李厅长,排名第一位的副厅长!”

    ……………………………………

    ……………………………………

    环保厅会议室。

    这是一场关于往国家环保总局申报的两份报告的汇报会,会议很突然,事先没有通知,下午五点多钟,秦湾和开发区才得到消息。

    事情紧急,事关重大,当晚,秦湾副市长杨宏伟和市环保局负责人、秦湾开发区管委主任霍达、副主任蒋胜连夜赶往沈南。

    当简单休息两个小时后,一行领导出现在环保厅的会议室里,一个个脸上都是容光焕发,没有疲惫,更没有怨言。

    这种场合,岳文与李桂生只能坐在会议桌的最顶头。

    当李军、杜江波等环保厅的领导笑着落坐后,李桂生发现杜江波的脸上也在微笑。

    “难道是良心发现了,事先也没有这样的安排啊。”李桂生小声道。

    “一切皆有可能。”岳文也笑着回应,“我说会有转机的,我们不会这么倒霉的……你好好准备吧,你是行家,你来汇报!”

    李桂生大他二十多岁,与蒋胜岁数相仿,但现在两人说话的语气却很平等,这种平等来源于地位,有地位才有说话的自信。

    “咳咳咳——”

    杜江波突然咳嗽起来,岳文与李桂生的眼光不由都望向他,杜江波站起来,却朝着二人一使眼色,岳文与李桂生不由自主都站起来跟了出去。

    “你们秦湾能耐啊,”杜江波不阴不阳地开口了,由于在走廊上,声音很低,但他的脸上依然是一幅凛然不可侵犯的沉稳表情,“越过锅台直接上炕。”

    杜江波的眼光很是不善,李桂生心里不由咯噔一下,马上望向岳文。

    “杜处,您是指?”岳文开始揣着明白装糊涂,他也听得出杜江波的意思,那就是你们越过他这位分管处长,直接找分管厅长。

    杜江波鼻子里哼了一声,转身又走进会议室,只留给二人一个背影。

    “他不会以为我们背着他做工作吧。”李桂生担心道,“那以后麻烦了。”

    “还不知谁麻烦呢,”岳文笑道,“进去开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