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6章 第199 夏日里最后一朵玫瑰
    “不答应。”林荫修长的手指双手交叉,眼波流转,笑着看着岳文。

    “其实你心里已经答应了。”岳文强辞夺理道,“姐,我估计,司长出国了,还得有一周才能回来,刘主任他们会回去一趟,你回去看润儿吗?”

    作为一个单亲母亲,离开女儿一日,肯定如隔三秋。

    “我不回去了,”林荫道,“你呢?”

    “我留在这里,我看好一套房。”岳文压低了声音,好象生怕有人听了去,其实大家互不认识。

    “你刚参加工作,能买得起京城的房子?”林荫惊讶道,“小伙子,可以啊,说实话,是不是当领导的秘书很实惠?”不知不觉间,她也开起了玩笑,心情好得自己都不知道。

    “我长得比较实惠,”岳文自多取笑道,马上惹得林荫低头笑起来,“但口袋里不实惠,我想,就是借钱我也得买房。”

    “你不是还想在沈南买房吗?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买!我姥爷家就是地主,那代人过成地主的,头脑都很厉害,我这代人,就一个梦想,就是在京城成为楼主。”岳文吡笑道,畅想着,“平时呢,我就租出去,到发改委跑项目的人有的是,大学生出去租房的也比比皆是,房子买到手里还能升值……姐,要不我们作伴,当个邻居?”

    林荫眉眼含笑,“其实,我也看好了一套房子。”

    “真的?”岳文有些兴奋,“明天我们一起去看看。”

    ……………………………

    ……………………………

    “噢,你看中的是二手房?”

    小区里的树已经有些年头,炎热的夏日,伸头仰望,你却只能看到绿色的枝条与叶子。

    岳文搀扶着林荫,慢慢走进这个有些年头的小区。

    果然不出岳文所料,这个周,刘永刚志得意满地回去了,李志海也踌躇满志地回去了,而林荫借着看脚的名义留下了,岳文则无旁贷,总得有一个人盯着项目进展,他没结婚也无后顾之忧,人也年轻,那个留下的人自然就是他了。

    “姐,这是个老小区,你怎么找到这里的?绿化不错,这房间肯定要比测绘面积大吧。”

    “这个嘛,以前阳台都不算建筑面积,但往外卖就得加上了,”林荫笑着往前走着,“这里,靠着发改委近,我也想买一套往外出租。”

    “你也有这个打算?”

    “只许你有,不许我有,什么道理?”林荫嗔笑道。

    “砰砰砰——”

    岳文敲响了三层中户的房门,林荫笑着在一旁看着他,仿佛是岳文带着她来看房,而不是她来买房,“林姐,房主不在家。”

    林荫笑了,伸手从包里拿出钥匙,一阵门锁响,门打开了。

    “不会吧,姐,你钱都交了?够利索的啊。”

    这是一套两居室,温馨的格调,简洁的环境,虽然房子有些旧,但观感很好,“行,家具都是现成的,八成新,不用重新装修,直接就能往外出租。”

    他看看地上的地板,好象也刚刚打过蜡,油光可鉴,让人不忍移步了。

    “咦?这里还有你的照片?”

    照片上的林荫,很年轻,一个简简单单的马尾辫,但青春的气息透过相框扑面而来,林荫身后的背景也很熟悉,好象就是国家发改委那幢楼。

    岳文马上起疑了,他怀疑地看看林荫,“这是……”

    “小伙子,光许你算计人,不许人算计你?”林荫舒服地坐在沙发上笑道“这,就是我的房子。”她顺手打开了空调。

    “啊?”

    “我原来也在国家发改委,”林荫的声音就象雨后的天气,清新而惆怅,“多少年前的事了,不过,现在的年轻人不认识我,时过境迁,人过境也迁嘛……”

    这里面信息量太大,岳文一时转不过弯来了。

    “我脚好多了,我就住这里吧,于润儿和她姥姥暑假也要过来住一段时间。”林荫笑着接起了电话,她看看岳文,轻声道,“两人,好,你安排吧。”

    “小伙子,中午在这吃吧,我下厨。”她的兴致很高,却坐在沙发上不动。

    “好啊,”岳文笑道,“吃什么?”

    “林师傅红烧牛肉面!”林荫促狭地笑道。

    “切,不就是方便面吗?”看着林荫假装不满的样子,岳文马上笑道,“可是我现在没伤心啊,正高兴啊。”

    “这还有什么讲究吗?”林荫纳闷了。

    “你有没有搞错啊,当然有讲究啊,吃面,都是要在抑郁的时候,在分手的时候,在崩溃的时候,”岳文手舞足蹈,“那,别说我没提醒你啊,做人最要紧是开心,下面一句,才是你饿不饿,我煮完面给你吃。”

    他刚说完,林荫也笑着接口道,“我饿了,我们出去吃吧,中午我约了人,”岳文一愣,林荫笑了,“这也是台词啊。小伙子,别看我,我们出去吃。”

    “真要出去吃?”就是煮方便面,是省发改委美女处长亲手煮的,拿出去绝对能夸耀两年,岳文倒有些淡淡的遗憾。

    “我们出去吃,我请了客人,为桃花岛核电站。”林荫突然正色起来,说到工作,她与刚才判若两人。

    岳文笑了,“我请你,我说为项目,姐,你直接请我就好,不用说项目的事。”

    “真是为项目,”林荫道,“当然,也有一点私事。”

    …………………………………………

    夏天最后一朵玫瑰,还在孤独地开放,所有她可爱的伴侣,都已凋谢死亡;再也没有一朵鲜花,陪伴在她的身旁,映照她绯红的脸庞,和她一同叹息悲伤……

    ……

    当那爱人的金色指环,失去宝石的光芒,当那珍贵的友情枯萎,我也愿和你同往;当那忠实的心儿憔悴,当那亲爱的人儿死亡,谁还愿孤独地生存,在这凄凉的世界上……

    随着车子在绿荫大道上慢行,林荫不断地哼唱着,此刻,

    至少在岳文面前她是放松的。

    “爱尔兰民歌,德国电影《英俊少年》的插曲?”车窗应林荫的要求打开了,并没有开空调,夏日的风不断吹进来,吹动了林荫的长发,也让岳文的头发,如黑色的火焰,不断在跳动。

    林荫笑着点点头,却继续哼唱,她的神情很是陶醉,也很是投入,平时那个沉静文婉、泠淡谨持、礼貌待人、极有素质的处长,此时却象一个文艺青年一样。

    树荫不断在前窗上掠过,阳光间或投过林荫照射进来,光阴,就这么悄悄地流走了。

    “姐,你的护肤品是资生堂的吗?”

    “嗬,小伙子行啊,”林荫眨眨眼睛,“对这个都有研究?”

    “没有,”岳文吡笑道,“就是在洗手间看到的。”

    林荫笑了,那蛋青白的皮肤,白得让人不敢直视,“资生堂,嗯,比较适合我的皮肤。”

    “你这衣服呢?感觉很有档次。”

    “德国的爱斯卡达,价格特别贵,所以我总在王府饭店打折的时候去买。”林荫低头看看,她用的香水也是这个牌子,艺术与精致,优雅与时尚,在这种香水里曼妙交错,细腻、敏感、聪慧……

    “好,往右转。”林荫突然说道,“前面就到了。”

    “啊,簋街啊,”岳文叫道,“姐,你也喜欢吃麻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