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1章 我买几个橘子去
    “这个年龄能背诵《毛选》的年轻人,着实不多!”罗宏民笑着擦了擦头上的微汗,看看乔院长,又看看修学文,目光又落在岳文身上。

    “我们那个年代,老三篇谁不会背?!”乔院长笑道,“《纪念白求恩》、《为人民服务》、《愚公移山》,每天必背!”

    修学文也笑道,“我记得以前还有单行本的小册子,上面写着老三篇万岁!”

    “学好老三篇,把好总开关,”罗宏民笑道,“要解决好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这个‘总开关’问题,老三篇是抓手,不论时代怎样变化,老三篇永不过时,……小岳,喝酒。”

    他笑着看看仍站着端着酒杯的岳文,“我们一起干了。”

    桌上的领导都笑着站了起来,大家纷纷碰杯,一饮而尽,一滴不剩。

    廖湘汀杯中的酒也是一滴不剩,他笑着看看岳文,内心很满意,《毛选》就是他让岳文读的,为的是提升工作提升境界,可是现在却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活学活用啊,不过文也对题,应情应景,还有高度,关键又借着主席的话表了决心,不错!

    林荫也笑着看看岳文,二人眼光一碰,彼此心照不宣。

    罗宏民、郑权这个岁数的领导,谁没背过《老三篇》,岳文恰是搔到了在座领导的痒处,激起了大家的共鸣!

    岳文一仰头也喝干了杯中的白酒,闻振宇忙指挥着服务员添酒,“给罗书记换红酒。”

    岳文看看他,眉毛却是一挑。

    果然,罗宏民不满了,纠正道,“给我添白酒。”他生气地看了闻振宇一眼,闻振宇的身形在这眼光下立马矮了三分。

    乔院长与修主任是客,客人都喝白酒,你给罗书记添红酒,这不是打客人的脸,让客人不高兴吗?

    这个秘书当的,岳文看看手足无措的闻振宇,他也侍候过区里的副主任,难道上一个领导是这种风格,让客人喝白酒,自己喝红酒?

    宴会继续在欢快的气氛中进行,每个领导都充分表达了意思,跟着领导,在这种场合,就是每个领导的祝酒辞,你都能学到很多东西。

    “来,我跟小岳喝一杯。”罗宏民笑道,岳文忙站起来走到他身边,“服务员,再拿三个酒杯来。”

    “哗哗哗——”

    罗宏民竟笑着站起来,亲自倒满了酒,“桃花岛核电,省委很关心,你们人在京城,每一天的战况我都知道。”罗宏民语调慷慨激昂,神采飞扬。

    这种领导,不需封官许愿,给人好处,下属却都会义无反顾跟着他,指哪打哪,冲锋陷阵,就是因为身上的人格魅力。

    “在国家发改委的门前一路畅通无阻,这是你的功劳。”罗宏民竟亲自端起杯子,“喝了第一杯酒!”

    他热切地注视着岳文,目光中有期许有鼓励,有赞赏有褒扬,岳文心头一热,接过罗宏民的杯子一饮而尽。

    刚才还在单独表示或者窃窃私语的众人马上都停止了议论,都望向这边。

    “顺利经过前面的材料关,报到卫处长那里,功劳,也非你莫属。”罗宏民笑道,又亲手递过一杯酒来,岳文已经有些晕乎,也不知是酒的原因还是心情的原因,他接过来又是一口喝干。

    “卫处长那里,在门外等了三个小时,身上被蚊子咬了无数个包,最终感动了卫处长,亲自下楼指导我们的工作,”罗宏民变得庄重起来,“第三杯酒,你——喝了!”

    小岳感觉心里五脏俱沸,眼泪不由自主在眼圈里打转转,他眼一闭,第三杯白酒又喝进肚子,嗯,这酒不辣,很甜!

    众人笑着都鼓起掌来,林荫也感到眼圈有些发涩,她笑着看看象打了鸡血的岳文,轻轻摇摇头,这哪是三杯酒啊,这是三杯鸡血,岳文以后只有拼了命干工作了!

    这就是领导艺术啊,明天,不,恐怕今晚,这三杯酒就会传遍秦湾官场,一个副省级的市高官,敬一个正科级的普通干部,这是美名,也是奇遇,是对努力工作的褒奖,也是激励干部干事创业的号角!

    不过,罗宏民是清醒的,虽然刘永刚出力是岳文刺激的结果,虽然最后的努力……但他没有都算在岳文头上,如果这样的话,中核电与省发改委脸上也不好看!

    “还能不能再喝?”罗宏民豪气地问道,笑着看着一脸激动的小伙子,这个时候,让他抛头颅洒热血一点问题也没有。

    “能喝!”岳文下意识地看看廖湘汀,廖湘汀也笑着看着他。

    “再干一杯!”

    罗宏民竟亲自从服务员手中接过酒瓶,亲自给岳文倒酒,岳文一激动,酒洒了出来,罗宏民重新笑着给他添满。

    “大家都记住了,桃花岛正式开工之日,我,与郑市长,还在这里,为大家庆功!”

    他也举起了杯子,众人纷纷响应,气氛再一次被推向**。

    …………………………………

    …………………………………

    安顿好乔院长和修主任,罗宏民和郑权并没有在他们的房间里多坐,众人如众星捧月般把罗宏民和郑权送了出来。

    罗宏民却单独把刘永刚叫到身边,“永刚,岳文惹你不高兴,是我的主意!”

    走到后面的林荫一下愣了,她下意识地寻找着岳文的身影,一扭头却发现岳文就站在她身边,她娇嗔地打了他一下,至此,心里再无芥蒂,但悬念又起。

    “你知道,什么叫气鼓头?”

    刘永刚喝了不少酒,两眼茫然,傻笑着摆摆手。

    “有种头啊,头皮太软,一碰就陷到里面,所以每次理发啊,都要割破头皮,”罗宏民大步走着,龙行虎步,气宇轩昂,刘永刚几乎跟不上他的步伐,“高明的理发师,都先要让这种头皮硬起来,怎么才能让头皮硬起来?就是先要让他生气,一生气,这种气鼓头的头皮立马就硬了……”

    林荫不禁哑然失笑,气鼓头,她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典故。

    但她不信,估计刘永刚也不会信,因为岳文这个层次还接触不到罗宏民,也不可能得他面授机宜,最有可能的是廖湘汀的主意,他就是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领导,岳文也是这个得性,但罗宏民把责任揽了过去……

    这就是一段无头公案了,恐怕到刘永刚退休也说不明白了。

    “好,你们回去吧,林处,好好休息。”一众领导中,罗宏民就笑着跟林荫打了声招呼。

    闻振宇早跑过去把车门打开,外面的雨星夹着海风飘过来,岳文的头脑立马清醒了。

    “小岳,住哪里?”罗宏民好似仍意犹未尽。

    “罗书记,我住秦南区机关家属院。”岳文忙道。

    “好,上车,我捎着你。”罗宏民一把带死了车门,岳文看看廖湘汀,廖湘汀笑着示意他上车。

    岳文促狭地看看惊讶、愤懑甚至有些委曲的闻振宇,吡笑道,“小闻,让一让,我坐前面。”他刚才打听到闻振宇是刚刚到罗宏民身边,还在考察期吧。

    闻振宇一愣,前面是他的位置,岳文抢了女人,还要抢

    他的位置?!

    “振宇,我买几个橘子去,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

    岳文笑着看看闻振宇,“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林荫扑哧笑了,再看闻振宇,也是一脸通红,嘴唇动了动,估计是在骂人了,可是车子早已远去。

    这是朱自清先生《背影》中的典故,是父亲对儿子说的,岳文明显是在占这个年轻秘书的便宜嘛!

    ps:兄弟们,求订阅,成绩不好,都不好意思跟编辑要求限免,大家支持一把!年底了,大家一起支持一下,争取明年成绩好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