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6章 上帝的程序
    维多利亚广场。

    罗宏民吃饭的时候,主动要喝酒,要的还是二锅头,用他自己的话说,我高兴的时候喝点二锅头,不算**吧?

    饭后,闻振宇就把廖湘汀引领到罗宏民的房间,这不是正式场合的汇报,因此,汇报起来更随意,也更私密。

    里面的谈话不得而知,外面一众领导仍然侯在外面。

    蔡永进把笑着把岳文岳文拉到一边,“吃饭的时候,罗书记主动要酒喝,这是从来没有过的。这说明什么?”不待岳文回答,他自己答道,“这说明领导高兴!”

    岳文明白,金鸡岭之行给罗宏民肯定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一般不提字,这次却破了例。

    “秘书长,您认为这次接待还算成功吗?”

    “相当成功,”蔡永进接过服务员递过来的水,“过了今天,恐怕全市都知道,罗书记打算到金鸡岭养老了,不过,这是开玩笑,但我们的工作的工作确实很到位,很成功。”

    他看看岳文,“接待工作就象做文章一样,也讲究虎头豹尾猪肚子,如果说桃花岛核电是序曲的话,那么金鸡岭就是正式的乐章,卫生院剪彩是虎头,春秋亭提字算是猪肚子,亲自游览温泉就是豹尾了!”

    “秘书长,我这也都是跟您学的,”岳文马上笑道,“我这一招一式都是在工委办跟着您练成的。”这句话没有夸大,所谓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不管是行政接待还是文字材料,全凭自己的悟性。

    “你悟性好,”悟性,是蔡永进在工委办全体会上常提的一个词,“关键还有创造力,”他很满意,“不夸张地说,这是一次教科书级的接待!廖书记也很满意!”他又强调道。

    “也不知罗书记与廖书记谈些什么?”岳文一看手表,都一个小时了,霍达还等在外面呢,轮到霍达恐怕要十点半了。

    “我们要摆正位置,领导的事,要操心,也不要操心,”蔡永进又道,“干好我们自己的工作就行了。”

    “我记住了,秘书长。”岳文恭恭敬敬地答道。

    …………………………………

    …………………………………

    “岳主任,全区都知道了,将来罗书记退休以后想到我们金鸡岭养老,”电筹办办公室里,岳文坐在黑八的座位上,在一摞发票上签着字。

    “将来是你领导罗书记,还是罗书记领导你啊?”黑八又凑趣道,“不过,到时候你恐怕也不是金鸡岭村的书记了,你还能干一辈子……”

    “啪——”

    岳文把笔拍在桌上,黑八立时张口结舌,办公室里鸦雀无声。

    “八哥,我们要摆正自己的位置,领导的事,要操心,也不要操心,”岳文板着脸道,“干好我们自己的工作就行了。”

    “我记了,岳主任。”黑八恭恭敬敬地答道。

    “你真记住了?”岳文顺手拿起桌上的标签机,“我的话,你向来当耳旁风,我说过多少次了,送出去的礼品,不让你往上贴价格标签,……一百块钱的东西,你敢打上三百九十八的标签,糊涂啊,word哥,你以为就你聪明?人家不知道东西多少钱,以后,少给我耍小聪明,耍小聪明吃大亏,知道不?”

    他顺手把标签机扔进垃圾桶,站起来走到门口,见黑八笑着跟了上来,马上又拿起一本书,开始敲打黑八,“回去干活,跟着我干嘛?”黑八马上往回跑去,可是还没跑几步,书就砸在后背上。

    “咳咳咳——”

    见岳文出去,黑八立马沉下脸来,“都看什么?”当着办公室几个小伙子,他又拿出了办公室主任的威严,“打是亲,骂是爱,这是岳主任对我的爱护,嗯,想当年,我跟着岳主任一路从金鸡岭到了这电筹办,啊,金鸡岭,就是市高官退休后想当个村民的地方,……我们当时,那个危险哟,砍断的手指头放到跟前脸色不变,金条放到跟前心里一点不动……都学着点,小刘,你看我干嘛?要摆正自己的位置,领导的事,要操心,也不要操心,”黑八板着脸道,“干好你们自己的工作就行了。”

    “我记了,宋主任。”小刘恭恭敬敬地答道。

    “你真记住了?”黑八威严地挺着小肚子,“我的话,你向来当耳旁风,以后,少给我耍小聪明,耍小聪明吃大亏,知道不?”

    “都干活,看着我干嘛?”他顺手拿起一本书,直接朝小刘扔过去,“单位里旧书多吗?都特么地扔书,不知道书也花钱吗,小刘,把各办公室的旧书收集一下卖了,卖的钱去买卫生纸……我先走一步,回家看儿子去。”

    黑八出了办公室,却贼兮兮地掏出手机来,“老婆,快回家,对,不到他爷爷那吃饭了,快,快,快……”

    …………………………………

    …………………………………

    “郎哥,小岳,中午有事没有,一块吃个饭?”岳文回到办公室,总感觉心神不宁,自从上次大灰狼成功脱险,连个电话都没有给他打。

    这次,罗宏民过来调研,廖湘汀从罗宏民房间里出来,却没有召见霍达,霍达表面仍是神色如常,在李丹枫与何厚华的陪同下快速离去。

    廖湘汀坐上车后,神色严肃,并没有一点接待成功得到肯定的喜悦,却没来由地问道,“阮成钢到交城多长时间?”

    “快一年了。”岳文不明所以,小声地答道。

    可是,廖湘汀再没有问一个字,直到把他送回住处,岳文给他放水洗澡、泡茶洗了水果后,直到岳文离开,廖湘汀的脸色仍然阴沉。

    电话那边的大灰狼答应得痛快,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这让岳文很欣慰,大灰狼并没有拿他当作仇人。

    可是,临到下班,中核电负责桃花岛核电站的韩总到了办公室,明天就是机械进场的日子,偌大的桃花山,就要被从地球上抹掉,几件事,需要地方的协助,需要岳文牵头召开协调会,两人在办公室里研究到十二点半才定下来。

    婉拒了韩总的邀约,岳文又把电话打给大灰狼,大灰狼正等着他,“这样吧,到黑八家,我们边吃边谈。”虽然郎建萍做菜的水平并不怎么样,但好在地方私密。

    他并没有从办公室叫车,而是自己打了出租,出租刚到黑八楼下,大灰狼的途锐也开到了。

    “有事?”

    “有事!”

    “到楼上说?”

    “到楼上说!”

    大灰狼仍很干脆,一点看不出不满或者愤懑的情绪。

    黑八家住三楼,两人敲了半天防盗门,可是里面愣是没有声音。

    “是不是到黑八父母家了,我有钥匙。”大灰狼又下楼去拿钥匙,钥匙拿上来,防盗门打开了,可是里面却传来一阵哭喊声,很是凄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