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9章 今夜有暴风雪
    大片大片的雪花,从昏暗的天空中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白茫茫大地,一片干净。

    云海市,西霞口检察院。

    今天,下班之前,全体检察干警接到通知,晚上集体学习,统一安排就餐。

    可是,当快速吃完晚饭,一声紧急集合,在飞扬的雪花中,全体检察干警就分列几排站在了楼前。

    几辆大客车,在雪花飘舞中,静静等候。

    “收手机。”

    检察长站在国徽之下,雪花飞舞中,他没有动员,也没有讲话,政工办主任凑过来,示意人齐了,“有任务,出发。”

    他手一挥,检察干警们纷纷蹬车,没有人询问,也没有人打听,但这阵势,从业多年的老检察官也没有经历过。

    ……………………………

    秦湾市一处训练基地内。

    秦湾武警支队一部分也在紧急集合。

    “今天进行长途武装拉练,上车!”

    支队长也身着迷彩服,脚踩战靴,头戴头盔,腰间别着手枪。

    战士们在大雪中有序不紊地蹬上军用卡车,目光坚毅,紧紧握紧手中的钢枪……

    ……………………………

    秦湾交城市刑警大队训练基地。

    当廖湘汀的车慢慢驶进时,岳文透过车窗,发现这里已是警车的海洋。

    跟在廖湘汀后面,走进一个圆形的大会场,秦湾市检察院检察长、公安局长,包括党高官温起武都已赫然在座。

    随着技术人员敲动键盘,大屏幕上,各色车辆、各色队伍整齐地推进,看得清清楚楚,岳文不由倒吸一口气。

    这场面,百年不遇啊。

    秦湾市刑侦支队支队长一大队队长认识廖湘汀,看起来很熟,笑着过来敬礼问好。

    “你们早参与了?”廖湘汀不再紧皱眉头,倒显得很放松。

    “我们都来了一个周了。”来,当然是秘密到来。

    廖湘汀笑笑没有说话,笑着走近秦湾市检察院检察长与公安局长,又与温起武点头示意,他们三人地位差不多,低声聊着。

    岳文与看到了温起武,他正想上前问候,温起武却与阮成钢交谈起来。

    “敬礼。”

    门开了,廖湘汀等领导都停止说话,迎了上来,只见省委政法委副书记、公安厅副厅长孙耀隆,省检察院副院长,市政法高官等省市领导一齐走了进来。

    简单寒暄,坐定,阮成钢看看孙耀隆,孙耀隆示意开始,众位领导的眼光有的盯着阮成钢,但大部分人都在盯着大蜜屏幕。

    阮成钢的汇报很简洁。

    他首先讲了最近的动作安排,交城在街道上设卡检查,一是为麻痹盗采分子,给他们感觉一切如旧,二是不能让他们随身带武器和管制刀具。

    “今天,是施忠孝团伙重要头目大灰狼订婚的日子,全交城及开发区盗挖分子及霸痞都会参加今晚的订婚宴,我们正好趁这个时机动手……”

    “另外,对交城其他涉嫌盗采金矿的黑恶分子,同时进行抓捕……”

    今晚的订婚宴,岳文是知道的,虽然大灰狼没邀请他,但黑八两口子那是必须参加的。

    可是,大喜与大悲总是并轨而行,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喜事会就成坏事,喜剧会变成悲剧。

    “这里面涉及的关系太复杂,稍有闪失和漏风,就可能就满盘皆输,”阮成钢的声音夹杂着兴奋,“施、祝两大涉黑团伙在开发区和交城盘踞时间之长、涉及面之广,是常人想象不到的……经市委市政府同意,此次抓捕行动实施前,公安局和市政府及街道有关部门的某些人,均被派到外地去公干或出差……”

    “我们有内线,已经打入施忠孝团伙一年了……等战斗打响,方圆一公里的手机信号,将全部被屏蔽……”

    大片大片的雪花,从昏暗的天空中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白茫茫大地,一片干净。

    云海市,西霞口检察院。

    今天,下班之前,全体检察干警接到通知,晚上集体学习,统一安排就餐。

    可是,当快速吃完晚饭,一声紧急集合,在飞扬的雪花中,全体检察干警就分列几排站在了楼前。

    几辆大客车,在雪花飘舞中,静静等候。

    “收手机。”

    检察长站在庄严的国徽之下,雪花飞舞中,他没有动员,也没有讲话,政工办主任凑过来,示意人齐了,“有任务,出发。”

    他手一挥,检察干警们纷纷蹬车,没有人询问,也没有人打听,但这阵势,从业多年的老检察官也没有经历过。

    ……………………………

    秦湾市一处训练基地内。

    秦湾武警支队一部分也在紧急集合。

    “今天进行长途武装拉练,上车!”

    支队长也身着迷彩服,脚踩战靴,头戴头盔,腰间别着手枪。

    战士们在大雪中有序不紊地蹬上军用卡车,目光坚毅,紧紧握紧手中的钢枪……

    ……………………………

    秦湾交城市刑警大队训练基地。

    当廖湘汀的车慢慢驶进时,岳文透过车窗,发现这里已是警车的海洋。

    跟在廖湘汀后面,走进一个圆形的大会场,秦湾市检察院检察长、公安局长,包括党高官温起武都已赫然在座。

    随着技术人员敲动键盘,大屏幕上,各色车辆、各色队伍整齐地推进,看得清清楚楚,岳文不由倒吸一口气。

    这场面,百年不遇啊。

    秦湾市刑侦支队支队长认识廖湘汀,看起来很熟,笑着过来敬礼问好。

    “你们早参与了?”廖湘汀不再紧皱眉头,倒显得很放松。

    “我们都来了一个周了。”来,当然是秘密到来。

    廖湘汀笑笑没有说话,笑着走近秦湾市检察院检察长与公安局长,又与温起武点头示意,他们三人地位差不多,低声聊着。

    岳文与看到了温起武,他正想上前问候,温起武却与阮成钢交谈起来。

    “敬礼。”

    门开了,廖湘汀等领导都停止说话,迎了上来,只见省委政法委副书记、公安厅副厅长孙耀隆,省检察院副院长,市政法高官等省市领导一齐走了进来。

    简单寒暄,坐定,阮成钢看看孙耀隆,孙耀隆示意开始,众位领导的眼光有的盯着阮成钢,但大部分人都在盯着大屏幕。

    阮成钢的汇报很简洁。

    他首先讲了最近的动作安排,交城在街道上设卡检查,一是为麻痹盗采分子,给他们感觉一切如旧,二是不能让他们随身带武器和管制刀具。

    “今天,是施忠孝团伙重要头目大灰狼订婚的日子,全交城及开发区盗挖分子及霸痞都会参加今晚的订婚宴,我们正好趁这个时机动手……”

    “另外,对交城其他涉嫌盗采金矿的黑恶分子,同时进行抓捕……”

    今晚的订婚宴,岳文是知道的,虽然大灰狼没邀请他,但黑八两口子那是必须参加的。

    可是,大喜与大悲总是并轨而行,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喜事会就成坏事,喜剧会变成悲剧。

    “这里面涉及的关系太复杂,稍有闪失和漏风,就可能满盘皆输,”阮成钢的声音夹杂着兴奋,“施、祝两大涉黑团伙在开发区和交城盘踞时间之长、涉及面之广,是常人想象不到的……经市委市政府同意,此次抓捕行动实施前,公安局和市政府及街道有关部门的某些人,均被派到外地去公干或出差……”

    “我们有内线,已经打入施忠孝团伙一年了……等战斗打响,方圆一公里的手机信号,将全部被屏蔽……”

    岳文静静地听着,他坐在最后一排,看着阮成钢兴奋的样子,在游泳馆时的落寞与消沉已经一扫而光。

    他的眼睛不由移到温起武身上,小老头的白发都不见了,呵呵,都染——黑了!

    阮成钢汇报之后,是检察院的汇报,包括异地调用西霞口的检察干警,实施对交矿及部分涉案民警及领导的抓捕,对现场的搜查……

    ……………………………………

    ……………………………………

    快过年了,交城到处张灯结彩,一派喜所洋洋。

    交城市民,看上去一切如旧,逛商场,买年货,走亲朋,访旧友,市民们不知道,一次建国以来罕见的涉密级别极高的大规模突袭扫黑抓捕行动,正在悄悄展开。

    交城北海大饭店。

    这是交城集饮食、住宿、娱乐为一体的高档酒店,楼高四层,其一层附楼,是秦湾当地最著名、最奢华的夜总会。

    门前停满了各色豪车,在这里,奔马、宝马都显得有些逊色。

    大灰狼西装革履,一头长发飘逸地梳于脑后,扎了个小辫,满面红光地不断拱手道谢。

    即将成为新娘子的褚秀,原本是北海的服务员,她个头高挑,面容姣好,只是眼神里也有凌厉之气。

    大红喜字高高悬挂,两人站在门口恭候着各路宾客……

    黑八和郎建萍就站在哥嫂身后,黑八挺着小肚子,看着来往皆豪富,往来是白丁,再看看大把的钞票扔进红色的收款箱,心里羡慕得要死,恨不得再结一次婚。

    “老婆,今晚这一桌得多少钱?”

    “爱多少钱多少钱,我哥愿意,你管得着吗?”

    铺着红色桌巾的饭桌上,烟,是泰山(拂光锡罐),一万二一条。这烟牛在他的盒子上,锡罐上的金手指绝对是艺术品。

    每个桌一盒,剩下的就是软中华,每人一包。

    酒,用的是二十年五十三度红花郎酒,取个好彩头,六粮液、红酒,随便喝。

    饭店内欢歌笑语,一片喧哗,二腚、咸鲅鱼等兄弟纷纷西装革履,好象今天是他们订婚一样,笑着招呼着各路宾朋。

    舞台上,一个著名的二人转演员正在说学逗唱,这人后来在全国家喻户晓,可是在那晚,却吓得尿了裤子。

    ……………………………………

    ……………………………………

    指挥部里,阮成钢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兴奋地站起来,“我们的卧底发生暗号,可以动手了。”

    众位领导互相看看,省政法委副书记对孙耀隆说,“孙厅,你来指挥吧。”

    “成钢指挥。”孙耀隆四十岁左右,很是干练,“马上行动。”

    阮成钢一脸威严,开始下达着一系列抓捕的命令。

    酒店内,大灰狼与未来的新娘子走上舞台。

    一个交城有名的大佬笑着喊道,“大灰狼,今晚谁是见证人啊?”

    大灰狼笑道,“五哥,自然是我的五哥,”他四处看看,却没有看到施忠孝,“二腚,快去找找……”

    可是,话音未落,只听“砰”地一声,一声枪响!

    伴随而来的是一片尖叫,酒店的女服务员发出的尖叫,很多武警和民警持枪冲了过来。

    “抱头蹲地,不许动!”

    “蹲下,举起手来!”

    “站住,不许动!”

    黑洞洞的枪口,全幅武装的警察,厉声的命令,很多人没有见过这声势,黑八眼一晕,郎建萍赶紧扶住了他。

    “这,是冲着我哥来的?他长本事了啊!”郎建萍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