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6章 金色盾牌热血铸就
    指挥部里,气氛异常紧张,很多领导都在抽烟,或是静默不出声,怕影响指挥员的思路。

    岳文不眨眼地盯着大屏幕,双眉紧锁。

    “孙厅,”阮成钢与孙耀隆紧急磋商,现在朱弘毅已经发现踪迹,在全区警察的包围中,他是插翅难逃,他现在最为关注的还是施忠孝的下落,“现在需要马上紧急提审大灰狼,二腚等人,查清施忠孝的下落。”

    岳文看看阮成钢,阮成钢的指挥思路是严查港口和机场。

    可是,这样的天气,几个渔港同时发现有船出海,那是拿生命在开玩笑,如果说船上没有猫腻,鬼都不相信。

    哪会这么凑巧,几条船同时行动,难道找大仙算过,这这个时辰是良辰吉日?

    “阮局,”在正式场合岳文的称呼也很正式,“上次在金鸡岭,阮成钢就差点从海上溜掉。”

    他在委婉地提醒,阮成钢却笑了,“岳主任,海上无风三尺浪,有风浪三丈!你也是在海边长大的。这风能出海吗?”阮成钢也笑着回敬道。

    渔船签证制度今年很严格,五级以上风力挂机渔船和木帆渔船不得出海,六级以上大风,60马力以下渔船不得出海,七级以上大风,400马力以下渔船不得出海,八级以上大风,所有渔船均不得出海。

    岳文笑着挖苦道,“特么地,人都要死了,抓着就要牢底坐穿,还管几级大风?”

    孙耀隆看看阮成钢,“小伙子说得有道理,开发区的警力正在集中,藏米崖就在401国道尽头,分散一部分警力,另外,联系边防,紧急拦截。”

    “我已经布置了,”阮成钢道,“周平安分出一部分警力前往六个渔港,交城的这边的渔港我们也派出一部分人……”

    “孙厅,快看,开发区这边,前边的警车截住了!”

    ……………………………

    ……………………………

    无数警车驶过乡村公路,或是直接在乡间的土路上行驶,赶在治安大队的警车前面,排成三排,挡住了去路。

    车灯如雪,在雪野的映射下,刺得人的眼睛都睁不开。

    “没看到我们是警车吗?”郭威在车上骂道,他操起喊话器,可是还没等他喊出声音来,前面的警车却先喊了起来:

    “车上的人马上下来,接受检查,马上下来,接受检查!”

    “我是治安大队,郭威!”看到前排雪亮的灯光,一排排一束束,这可是大阵仗,郭威感觉有些不对头了,赶紧亮明了字号。

    “不管是谁,马上下来接受检查!”

    前边的声音依然冷竣,郭威浑身一凛,他身旁的老警也打了个哆嗦,因为前方的灯光中,突然冒出了许多黑洞洞的枪口,一杆大狙已经就绪。

    这是什么级别的应对?

    郭威感觉不对了,忙大声喊道,“自己人打自己人,是不是误会了?”

    可是前方根本不理会他,“马上下来接受检查,全部下车,全部下车!”

    郭威没有办法了,“那下车吧。”

    特么地,这一趟跑的,本来是来抓贼的,倒让人当成贼给抓了。

    在雪亮的警灯照射下,雪白的原野上,飞扬的大雪中,一行警察走出警车,郭威打头,一下就看到了警车旁全副武装的周平安,“周书记!”

    周平安却不理会他,冷面冷眼,仿佛对待罪犯一样。

    “周书记,没有发现朱弘毅。”

    “嗯?”周平安脸色突变,“郭威,你们为什么开车到这里?”

    郭威大叫冤枉,“周书记,我们接到举报,是来抓捕朱弘毅的。”

    搞明白了,是误会,枪口纷纷落下。

    “有人举报,说朱弘毅往这里跑了。”郭威更来劲了,“我就带人过来了。”

    上当了。

    周平安暗道,可是却不愿表露出来,上面有省厅盯着,下面有一干下属盯着,火气只能发泄到郭威身上,“看好自己的门,站好自己的岗,跟着瞎掺合什么?谁给你打的电话?”

    郭威心虚了,周平安看看他,却接起电话,“什么?你们发现了朱弘毅?”

    …………………………………

    …………………………………

    曹雷已经忘记自己的存在了,桑塔娜紧紧地咬住了朱弘毅的捷达,把后面的警车远远地甩在了后面。

    雪地里,四道光柱,两辆车子,疯狂地追逐,不时发出激烈的碰撞声,火星四溅。

    步话器里传来周平安的喊声,可是曹雷什么也听不到了,耳边只有碰撞声,只有凄厉的刹车声。

    朱弘毅一咬牙,捷达从左面狠狠地撞了过来,曹雷紧紧把住方向盘,桑塔娜原地旋转了两圈,“砰”地撞倒一路边的一段枯树,车头的大灯立马变得粉碎。

    “掉头,前面。”蒋晓云急得动手纠正曹雷的方向盘,这一撞把两人撞得头晕眼花。

    曹雷使劲甩甩头,一踩油门,车子后退几步,转眼间又咬了上来。

    三条光柱在这条废弃的无人公路继续狂飙,捷达突然发出一阵凄厉的刹车声,汽车不断颤抖着,就象一个发高烧打摆子的病人,浓重的黑烟喷黑了雪地,捷达歪歪扭扭地停下了。

    “砰——”

    曹雷刹车不及,桑塔娜顶着捷达突然蹿出去二十几米,两辆车才缓缓地停一前一后停下来。

    曹雷掣枪在手,桑塔娜还没有停稳,蒋晓云已经冲出车去。

    指挥部里的大屏幕上,众人看得是胆颤心惊。

    岳文禁不住用手掐住了椅背,几乎忘记了呼吸。

    “举起手来!”

    曹雷的动作也很标准,两人并排站在在捷达的右侧,曹雷一把拉开了车门,可是捷达车里竟空无一人。

    “不好,闪开!”

    电光火石之间,曹雷象想到了什么,他一把推开持枪的蒋晓云,寂静中,只听一声枪响。

    “轰——”

    暗夜中,捷达车发出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冲天的火光和滚滚的浓烟瞬间笼罩住了曹雷,在这个寂静的雪野,眼看着他被这突如其来的无间地狱扯进无尽的深渊。

    蒋晓云在曹雷的推力下,朗朗跄跄后退几步,浓烟与火光中,她的身子却突然不受控制地向后飞了出去……

    指挥部里一片惊呼。

    岳文一下站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