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0章 金山
    秦湾市交通局。

    今天上午天气不好,天阴沉沉的,一阵风吹过,天空上已经飘起了雨丝。

    不到九点钟,市交通局的职工纷纷走进大门,可是迎面的一坐大山挡住了去路。

    大家纷纷抬起了头,不过,确实需要抬头看,这座巨大的石山横亘在院子中央,山体呈青黄色,在雨丝的冲刷下,显得亮晶晶的。

    办公室伍主任也早早到了,她撑着一把花伞也走到这块巨石跟前,这块石头足有房屋那么高,有两间房子那么宽。

    “老尹,尹主任,什么时候到的?”人群中,开发区交通局办公室主任尹建林笑着出现在她面前,“段局不是到开发区……”

    “段局官太大,轮不到我来陪,”尹建林笑道,“我们昨晚就到了,天晚了也没给你打电话。”

    两个人都是办公室主任,也很熟,“这是什么,你们运来的?”伍主任指了指这块巨石。

    “不敢开得太快,走了一晚上。”尹建林笑着承认了,“我们家岳局说,市局院里缺块镇宅的石头,我们就给运来了。”

    伍主任打量着,“那上面亮晶晶的东西是什么?”

    尹建林笑着凑到她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伍主任一下抬起头来,四十多岁的女人保养得象个三十多岁的少妇,她那鲜红的嘴唇一下张大了,“这么大的……段局知道这事吗?”

    尹建林笑道,“我们家小……岳局长跟段局长汇报了吧?”

    这可是金山,一座大大的金山,伍主任想了想,觉得不能擅自作主,把尹建林热情地安顿下,她还是回到办公室把电话打给了段国宝。

    今天上午的调研,霍达没有亲自出陪,蒋胜、刘兴华陪着段国宝调研农村公路建设。

    “段局,我们今年主要采取了‘五个一块’的思路,”岳文坐在另一侧的单人座位上,与段国宝只隔着一条过道,笑着介绍道,“一是争取上级拨一块,二是区财政出一块,三是社会各界捐一块,四是通过经营小城镇筹一块,五是各街道凑一块,以往我们的补助资金按修建农村公路的公里数发给街道,今年,我们换了一种方式,实行以奖代补,把好钱花在裉节上,干在前面的街道得到奖励也要多……”

    段国宝不住地笑着,前三块都是老生常谈,可是第四块与第五块有新意,以奖代补也是一种好办法。

    但是任你说得天花乱坠,修路是需要真金白银的,其实这次过来,除了平州港,他就是想现场看一看,你们开发区二十条农村公路确确实实都开工了吗?

    领导,最怕的是底下人唬弄他,唬弄得象个孩子。

    他的眼睛盯着外面的公路,热情鼓励着,充分肯定着,手机就响了起来。

    “噢,你说,……嗯,我知道了,等我回去再说吧。”

    段国宝放下电话,打量着岳文,岳文马上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也装作不知道,仍指着外面的农村公路热情介绍着。

    今天的天气阴得厉害,可是段国宝眼前一亮,阴沉沉的天气下,道路两边插满了五颜六色的彩旗,给这个灰暗的天空增添了许多亮色。

    彩旗飘扬,就象两列士兵,让两边没有绿化带的新平整出的黄土路面看着整齐划一,让人心生愉悦。

    再往前走,前面就可以看到搅拌站了,两列身穿交通制服、头戴白色头盔、手戴白色手套的交通局工作人员正整齐列队,向车队敬礼。

    段国宝笑着挥了挥手,这队伍的精气神还是有的。

    “二十条农村公路全部开工,到年底能全部完成吗?”灰色的天空下,一路上,所经过的农村公路确实正在修建,段国宝估摸着,这是围着全区绕了一圈,看来岳文所言非虚,他的心里畅亮起来,脸上也更生动起来。

    “保证全部完成任务。”岳文坚决道,刘兴华一阵气苦,这孩子,是什么话也敢说,却不料岳文补充道,“我们有条件要干,没有条件也要干,坚决不扯局里的后腿。”

    “1公里全部完成,就等于完成了全市一半的任务量,这是当标兵,不是扯后腿。”段国宝的脸上更生动起来,他知道,这么大的任务量,在没有上级资金的情况下,能启动起来就不错了。

    这是个能干事的人!

    他马上通过自己的眼睛给岳文下了考语。

    省里每年对各地市也有考核,市里再把考核指标分解到各区县,如果开发区完成任务,那今年秦湾在省里的考核不是第一,也能进前两名。

    考核在前面,明年的奖补资金也会更多,这账应这么算。

    “仅仅400多万元,你们是怎么启动二十条农村公路的修建?”

    实际上,陈江平在任时,四百多万已经花得所剩无几,所以岳文看一账本时会发愁。

    交通局是个大局,名声在外,可是家底实在不厚,跟人家国土局、建设局没法比,跟财政局更没法比。

    他上任以后,在经过黑车事件以后才感觉到,所有的工作都是虚的,钱才是实的。

    首先要搞钱,农村公路建设要用钱,局里又是自收自支的事业单位,更需要钱,职工的工资发不下来,他这个局长是坐不稳的。

    “除了五个一块,能省则省。”岳文笑道,“为了节约资金,我们在县乡公路建设中实行招投标,成功降低了工程造价,我们算了算,全部20项工程通过招投标节约资金达500万元以上,仅沥青路面一项就有290多万元。”

    “噢?”段国宝来了兴趣,他知道,基层有基层的招数,这些招数可是不是写在汇报材料里的花架子,一个领导到基层调研,能把这些实招总结出来,那就不虚此行。

    下了车,往远处望去,平畴沃野,很是辽阔,这是一片希望的土地,公路就象一条黑色的巨龙,正在这片大地上延伸。

    段国宝指了指几个青涩的面孔,“你们局里大学生不少?”

    岳文笑了,他一招手,几个年轻人就麻利地走了过来,“岳局。”

    “这是市交通大学的大学生,明年毕业,我们提前跟他们签订了聘用合同,保证他们进事业编制,”岳文强调道,“我我们组织部是同意的。”

    “提前招收人才?”段国宝笑道。

    “也算是吧,”岳文也笑了,笑得很开心,“反正以后就是交通局的人,我们用他们来搞测量设计……再经过京城一家有资质的设计单位审核、盖章。”

    段国宝马上惊醒了,他若有所思地看着岳文,这年轻人,脑子是怎么长的?

    按照国家的施工要求,每一项工程必须由具有资质的设计单位进行工程设计,没有设计不准施工。

    “按照国家规定,每测设1公里收费标准为2万元,按1公里也得288万元,我们给京城这家单位八万元,我们省下了二百八十万元。”

    不等段国宝发问,岳文主动揭出真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