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2章 岳斯洛奥斯特洛夫斯基
    十四个地级市的分管副市长和省厅分管副厅长,一百零一个区县的交通局局长齐集秦湾开发区,是什么概念?

    局外人无从了解,但交通局办公室和工委办、管委办的工作人员感受最深,最深的感受就是周末取消,事假取消,每天加班到凌晨。

    准备材料、确定路线,检查食宿……一个个忙得焦头烂额,晚上下班的时候,工委办秘书长刘卫东打来电话,又叫上管委秘书长李丹枫,三个人要了三份卤肉饭,就在刘卫东办公室里边吃边聊。

    门开了,进来收拾的却是宝宝,岳文眨眨眼睛,宝宝却不敢表示,收拾完饭盒擦完桌子就老老实实走出去。

    由于是刘卫东的准女婿,刘卫东就大力发扬举贤不避亲的精神,把他从电筹办调到了了工委办行政处,这次全省的农村公路现场会行政处是主力。

    行政处是主力,但这接待费用,工委办却想让交通局出,当分管的副秘书长与岳文沟通时,岳文一口拒绝,“钱,一分没有,现在交通局是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实在想要交通局出,我们就把裤腰带当了,屁股露出来,我们不管……”

    分管副秘书长让他一顿揶揄,还不能发火,现在霍达处于关键期,所以,对这个现场会相当重视,已经几次开会听取汇报。

    你如果让交通局把屁股露出来,那他这个副秘书长是干不成了。

    岳文也是从工委办出去的,副秘书长也素知他的秉性,不过,当了局长以后,这痞性又见长了。

    不过,也难怪,以前霍达最看不上他,现在人家摇身一变,又成了霍达眼里的红人,怨不得人家有资本跟你横。

    得,全部的接待最后都压在了工委办与管委办头上,花钱的是工委办与管委办,出名的却是交通局,让两办的小伙子们又是一阵议论。

    岳文,成了从大楼里走出去的偶像!

    ……………………………..

    会议没开,总有千头万绪需要准备。

    会议开始,即使有不完美的地方,也就那么过去了。

    九月二十一日,山海省农村公路建设现场会在秦湾市开发区正式举行。

    副厅长蒲日新、副巡视员周奇,厅公路局局长杜雷……全省14个地级市的分管领导、101个区县的交通局长及省厅相关处室负责人,以及开发区四大班子领导等出席会议。

    秦湾市政府市长郑权亲自参加会议并致辞,昌威、云海、德安市和开发区交通运输局分别作了典型发言。

    作为秦南区的分管领导,陈江平也参加了会议。

    他认真地看着材料,这都是些冠冕堂皇的套话,从里面看不出多少干货。

    刘兴华的座位靠着他,他把头凑近陈江平,“人家都说,教会徒弟,饿死师傅,你这个当师傅的,又回开发区来取经来了。”

    陈江平看看台上那个慷慨激昂念稿子的年轻人,朝后使劲地捋了捋头发,他现在依稀记得,这个年轻人第一次上台领奖时出糗的样子,可是,现在,短短四年间,竟正式在全省的大会上亮相。

    就在他沉浸在回忆里的时候,一阵热烈的掌声把他从回忆中惊醒,岳文正朝台下鞠躬。

    会议进行得很快,下面就是实地观摩,当车队到达一处参观点时,领导们下车,蒲日新却笑着专门走到岳文身边,“小岳,我们又见面了。”

    岳文看着郑权等领导都笑着望着自己,他也笑道,“薄厅长,也再次欢迎您到开发区。”

    “这么年轻,”蒲日新看着郑权道,“二十八的交通局长全省也独此一份吧。”

    郑权也看着岳文,这个年轻人,不管把他放在哪个岗位上,总能掀起风浪来,“小岳是选调生,有能力也有魄力。”

    看着霍达站在刊板前热情洋溢地开始介绍,岳文拿起一瓶矿泉水,突然,一个四十多岁的人挤到他身后,“岳局,你好。”他笑着伸出手来。

    口音熟悉,云海的口音。

    “田市长?”来人正是家乡西霞口市的副市长,“知道你过来,想晚上单独过去拜望,”岳文热情地伸出手,紧紧与他握在一起,“今天晚上,我们单独再约。”

    田市长看看其他人,笑得很开森,“岳局,你是我们西霞口的骄傲,常回家看看,常回去传经送宝。”

    岳文看看周围其他领导,“哪有什么宝,都是草!”他指指自己肚子,“我属羊的,就是吃西霞口的草长大的,……”

    周围的领导都笑起来,这个年轻人,工作摆在这时,还知道谦虚,这就让人舒服多了,许多人纷纷上前递过名片来。

    ……………………………………..

    ……………………………………

    “9月21日,全省农村公路现场会在秦湾市开发区召开。会议的主要任务是:深入贯彻落实全国农村公路现场会会议精神,总结我省农村公路工作,分析面临的新形势新要求,部署今后一个时期全省农村公路工作,……顺应形势变化,凝心聚力,务实求进,推动我省农村公路发展再上新台阶……”

    霍达看着的中的《山海日报》,这是省委机关报,是全省第一大报,这次现场会上了二版的头条,秦湾市开发区再次为全省所瞩目。

    门,从外面开了,刘兴华和岳文走了进来。

    霍达破常规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老刘,小岳,坐。”

    一个现场会,带来了书记态度翻天覆地的变化,岳文看看这个熟悉的办公室,在这里,曾经也与廖湘汀欢笑过,那时,太阳暖融融的,两人的照片也是上了省报的二版。

    “小岳,农村公路用两个月打了个翻身仗,不容易。”

    霍达一上来就定了调子,但这是个好调子,“这些天一直忙,也顾不上问你,段国宝来的那天晚上,我看他的态度一般,最后怎么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还把现场会放在我们开发区?”

    刘兴华笑道,“那晚上,你回去了,我与小岳商量表示一下,”他不动声色地开始往自己身上揽功,“我们找了一块金石送到市交通局。”

    机关里的领导,两种人最可恨,一种揽功,一种诿过,人品都有问题,如果手再不干净,那等待此人的一般就是铁窗了。

    霍达不动声色,心里却了非常鄙夷,如果你有这么好的招,何至于上半年在全市倒数?

    他的眼睛停留在岳文身上,示意岳文说下去。

    “霍书记,这两个月,其实我就干了两件事,”岳文笑道,“一是去秦湾找段局长汇报工作,一个周基本一趟。”

    “应该。”霍达一拍桌子。

    “把段局长请到开发区,这是第二件。”

    “应该。”霍达又是一拍桌子。

    “马斯洛理论,把需求分成生理需求、安全需求、情感和归宿需求、尊重的需求和自我实现的需求,我想,段局长到了这个位置,四面四个需求,他都不再需要,那就剩下第五大需求。”

    “但是,他再往上再进一步的可能性很小了,除了进步之外,想实现自我,只能通过工作,我们工作干好了,在全省打响,也是帮助他实现他自我需求。”

    “应该!”霍达长叹一口气,情绪却是自己也说不清楚。

    刘兴华看看岳文,“这是马斯洛说的?”

    “对。”

    “我看是岳斯洛说的,”刘兴华揶揄道,“岳斯洛奥斯特洛夫斯基!”

    霍达看看岳文,一口茶水扑在桌面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