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0章 一杯酒,二十万
    岳文愁眉苦脸地举起杯子,“杨市长,脸都肿了,要不美女给我看看?”他突然双眼紧闭,朝坐在旁边的李咏张开了嘴巴,李咏一愣,旋即格格笑了起来,“杨市长,你看看小岳……岳!”

    杨宏伟眉头一皱,但也旋即舒展开来,他象个长者一般,慈祥地看着李咏与岳文。

    “杨市长,上次你帮了小岳,这次就再帮他一次!”李咏的声音充满魅惑,“怎么说,交通战线上的都是你的兵!”

    杨宏伟笑道,“怎么帮,国宝已经很支持了。再说,这钱也不能挪用。”

    王玉印看看李咏,笑道,“岳局,杨市长敬酒,先把酒干了。”

    他端着杯子,注视着眼前这个小伙子。

    他接触的人上有省领导,下有一般区县一二把手,岳文这个副处级还够不上他的档次。

    他记得很清楚,第一次见岳文时,岳文跟在廖湘汀身后亦步亦趋的样子,现在却与自己平起平坐。

    今晚是他攒的局,也是他让刘兴华把岳文拉过来,虽然霍达打过招呼,但岳文的风格他听说过,岳文的脾气他也听说过,年轻人,脾气与能力相辅相成嘛,但毕竟将来招标他说了算,他是干具体工作的,他还是想笼络岳文。

    二十亿的工程,不算小了!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也是朝阳产业。

    “王总……”岳文百般为难,在这个局上,他不喝酒不吃菜就是不给王玉印脸面,现在杨市长敬酒,岳文不喝,王玉印脸上更不好看。

    刘兴华有些着急,陈江平与段国宝却稳坐钓鱼台,段国宝笑着看看岳文,他也想看看岳文能不能坚持到底。

    “实在不喝就算了,”李咏笑着给岳文解围,她笑着看看杨宏伟,“杨市长最体谅下属的难处。”

    王玉印也笑了,他轻轻摩梭着酒杯,“岳局,这样吧,这杯酒你喝了,二十万我出。”他看看杨市长,“就当二十万买你一杯酒。”

    咝——

    众人都倒吸一口凉气,杨宏伟笑了,王玉印这是在卖他的好,可是,这出手也太大方,他马上知道,这里面有事。

    岳文笑着端起杯子,“王总,你这不是买我的酒,你这是给杨市长抓落实,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他说起来没头了,一点也不象牙疼的样子了,王玉印看看大家的酒都喝了,“岳局,你怎么不喝?”

    “我不放心,小地方出来的。”岳文吡笑道,“钱装兜里才踏实。”

    杨宏伟看看王玉印,王玉印笑着给财务经理打过电话,“马上提二十万现金送过来!”

    “别,还是转账吧!”岳文一直捂着脸的手连忙一摆,陈江平笑了,这脸哪象肿了的样子?

    “好,转账!”王玉印对着电话道,“你联系一下……嗯?”王玉印愣了,只见岳文从兜里掏了一张纸来,上面写着一串数字,“就打进这个账户里。”

    杨宏伟看看李咏,那表情有些不可琢磨,李咏也感觉到了,“好啊,小岳,你这是早有准备,”她看看王玉印,也感觉里面水有点深,但电视台的美女个个都是白骨精,也感觉到今晚这个局有意思,“你们是周瑜和黄盖吗?”

    岳文却夹起一片莴笋,放进嘴里慢慢嚼着。

    “哎,你不是牙疼吗?”李咏假装生气道。

    “不疼了,去掉了心病,好了,”岳文朝王玉印吡笑道,“这都是慈善的力量。”

    杨宏伟笑着站起来,他还有一个局要赶,众人众星捧月般把他送走,添酒回灯重新开宴之际,王玉印才发现,岳文的酒仍没有喝。

    王玉印笑着指指岳文的酒杯,“岳局,杨市长的酒你还没喝。”他有意无意看看李咏。

    岳文吡笑道,“这是上一场的酒,这一场重新说话,要不你再给二十万?我连这杯一起喝了!”

    王玉印笑着指指他,摘下手腕上的佛珠慢慢盘着。

    ……………………………………..

    ……………………………………..

    “钱到了?”王老板眨眨眼睛,“真到了?”他抬腕看看手表,“两个小时,两个小时二十万?”

    王国光笑道,“这就是我们局长,二十万算什么,几百亿的项目他都没放眼里。”此时,抬高岳文就是抬高他自己,这个账他算得明白。

    “服了,服了,”王老板举起杯子,“我敬一下交通局的领导,遥敬一下岳局长!”

    “王总,别光敬酒,”尹建林笑道,“费用?”

    “就按岳局长说的办!我是服了!”王总一仰脖,一杯白酒下了肚,“不欠钱的局长,能找钱的局长,佩服!”

    世上不只有一个王总,开发区的王总心生敬佩,可是秦湾的王总却是满腹腹诽。

    “岳文是聪明人,二十万他明白什么意思。”晚宴进行得很快,李咏先行离去,结束后,刘兴华的车拐了几个弯,直接进入一家酒店,王玉印已恭候在这里。

    “霍书记也跟他说过了,除非他不想干这个交通局长了,”刘兴华道,“都在社会上走,他不公不明白里面的意思。”

    王玉印笑得很谦恭,一路谦笑着陪着刘兴华往里面走去。

    刘兴华的话,他只相信三分,甚至三分也不信。

    施忠孝就是死在他手上,尸骨无存,这个人虽然年轻,但是吃人不吐骨头,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手段在桃花岛核电站的引进与建设当中,他领教得太多。

    “钱打过去了吗?”安顿好刘兴华,他步履轻快地朝外走去,“留好证据,联系一下王律师,嗯,对,我给他说过这个事情。”

    王玉印手捻佛珠,轻声细语,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在谈着一件很愉快的事。

    嗯,这人,吃了你的、拿了你的、还看不起你,可是,我的钱都是带钩子的。

    钱,不是那么好拿的!

    ……………………………………….

    ………………………………………

    自打入冬以来,秦湾的空气一直很懒惰,温度始终在零度以上,并没有象山海省其他市一样,温度忽高忽低,忽悠得人直想骂老天爷。

    岳文就很感谢老天爷,大会小会一直讲,人,只要至诚地付出,连老天爷都会帮你。

    这样的天气只要不是零度以下,全年1公里道路的最后完工指日可待,指日可数。

    “掌柜的,天气预报。”

    柳枝笑着敲门进来,随着高跟鞋的响声与香水的味道,岳文心里一漾。

    美人在骨不在皮,大学时他特喜欢女人的脸蛋,但真正探索了女人的秘密之后,他特喜欢女人的胸部和臀部,而经过群英会大开眼界,他现在特喜欢女人的气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