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4章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
    “十好,文哥,你这脑袋是怎么长的?这些词是怎么编出来的?”黑八悠闲地开着车,“全区都在说你这十好,听说,霍书记大会小上一直强调。”

    宝宝笑道,“文哥这脑袋,一般人能长得出来吗?”

    工委办特忙,行政处只要有接待任务,更是没有周末。这个周末,宝宝不好容易休息,又赶上刘媛媛到外地培训,这不找这帮狐朋狗友来了。

    “我是二般人,”岳文吡笑道,但又正色道,“这不是编的,是从心里出来的,”他看看宝宝,“那些笔杆子,整天琢磨着往这个处局要个数字,往那个街道要个材料,他们就是诸葛亮口里的小人之儒,惟务雕虫,专工翰墨,青春作赋,皓首穷经;笔下虽有千言,胸中实无一策。”

    宝宝面色一顿,接着笑了,他知道,岳文这是在说给他听。

    “我是干行政的,又不跟着曾雨来干。”

    曾雨来干了多年的政研室主任,都侍候过几任工高官了,早想着外放街道担任领导,可是领导一直以离不开他为理由,就是不放他走,接班人都培养了好几个了,拉班人都出去了,他还在工委办里头不挪窝。

    “其实,不是领导不放他,这人纸上谈兵行,可是真正真刀真枪干起工作来,不一定行。”岳文笑道,“什么是有才华,不是你写材料写得多好叫有才华,实干,实干兴邦,实干出政绩,这才是真正的有才华。”

    黑八却不愿听他立这个,他一指前面,“收费站,文哥,将来在这里设收费站吗?”

    交通部、国家计委、财政部《关于在公路上设置通行费收费站(点)的规定》,收费站之间的距离不小于40公里。

    “嗯,琅琊街道这里设一个,东炮台街道设一个。”岳文笑着补充道,“西官营收费站。”

    黑八一下笑了。

    “笑什么?”宝宝敲了他一下。

    “古时候说,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把此过,留下买路财,你看,说得多么粗鲁!”黑八吡笑道。

    岳文也笑了,马上接口道,“现在改成文明的说法了,前方多少米是收费站,请您减速慢行。”

    三个人都笑起来,“不过,我们这是正规收费站,是符合政策的。”岳文笑道,“八哥,打电话给欧庆春,和阎挺,中午让他们管饭!”

    ……

    霸道慢慢开到了琅琊街道大门口,门却关着,黑八按了几声喇叭,门依然不开。

    “嚯,”黑八脸上立时鸡飞狗跳,“还有人敢拦交通局长的车?这车牌号,全区谁不认识?”

    可是,这里的门卫就不认识,黑八一肚子火气从车上弹了下来,正巧,里面的门卫也走了出来,看样子,他也是一肚子火气。

    黑八立马退缩了,门卫三十岁左右,五大三粗,面色阴沉,不,是骄横,“下车,登记。”他手指黑八,大声吆喝道。

    有意思,真有意思。

    在省政协会议上让门童拦了一把,在这里,又被门卫拦了下来,岳文笑了,“宝宝,你不觉着这个门卫有意思吗?”

    “有什么意思?”宝宝看着门卫,可是把这个门卫看成一朵花,也看不出哪里不对来。

    岳文笑着提示道,“一般的门卫都是六十岁以上的老大爷,哪有这么年轻来当门卫的?”

    “是保安公司的吧?”宝宝道。

    “那也应穿着制服啊,他们有要求的,”岳文道,“街道还是自己找人的时候多。”

    “找你们欧主任……”黑八在这个门卫跟前竟一点自信不起来。

    “找谁也不行,登记。”一点没有商量的余地。

    呵,有点列宁与守卫的意思,岳文发现,一个街道机关干部模样的人走了过来,对着门卫点头打招呼,门卫顺手扔给他一支烟,干部马上笑着接在手中。

    中华?

    宝宝也看到了,门卫竟抽中华?

    看着黑八乖乖地在登记簿上签字,重新上车,开车进门,岳文笑道,“门卫干到这个份上,也算是独一份。”他看看后面,那个门卫往那一站,颇有霸气。

    街道上,欧庆春和阎挺都在,这时候,姑娘山上防火的任务很重,区里要求,街道两个一把手,周末至少一人要留在街道。

    见交通局长和工委办行政处副主任潘德宝同志一起光临,这时候,又是吃饭的时候,欧庆春岂能不明白?

    欧庆春笑道,“刚开了一家生态园,菜不错,中午到那尝尝。”

    “在你们食堂吃点就行,”岳文吡笑道,“那么麻烦干嘛。”

    “麻烦什么,蔡部长过来视察,我们也都在都是在那里吃,”欧庆春立马道,“我给阎挺打电话,在山上防火呢,中午让他一块过来。”

    阎挺的电话打完,欧庆春又打了电话,这次是给党工高官马家驹打的电话,“交通局岳局长过来了,……”

    他笑着把电话递给岳文,马家驹热情的声音就从听筒里传了过来。

    他是从管委办出去的,年纪也不大,话说得很客气,也很亲热,但中午老家有亲戚结婚,实在过不来了。

    但是,阎挺很快从山上赶了下来,“我给蒋所说了,我一块防火,她先过去了,我过来,迎接一下老领导。”

    开发区都知道二人的有意思,蒋晓云一直不找对象,岳文也一直没有婚娶,大家好象都在做好事,主动给两人创造机会。

    阎挺笑着打电话,“安排好了,走吧?”他请示欧庆春道。

    “走。”见岳文站起来,欧庆春又叫了几个街道干部,全是班子成员,都靠在这里防火,大家中午一起去。

    车子出了街道驻地朝东驶去,西官营就在街道驻地东面,前面就是收费站了,收费站的北面,岳文却发现,有推土机正在推平路面。

    “好,村里自发行动,自发修路,好事啊。”他很兴奋,什么事情,只要老百姓自觉行动,那绝对是好事。

    欧庆春和阎挺互相看看,却不说话。

    “噢,那里,拆了四处房子。”房子都是靠近这条新推出来的路的两边,院墙刚刚被推平,几个人凑在一块说着什么。

    岳文摇下车窗,外面全是灰尘,“这个蒋门神,不干人事,刚上来时办过几件好事,以后就本性暴露了。”

    蒋门神?

    “岳局,摇上车窗来吧,外面全是土,”欧庆春笑道。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