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章 张健,你死哪去了
    西官营生态园依旧生意兴隆,门前车来车往,在这个修路的时节,过入的车辆缴费后直接被引导到这个生态园。

    生态园里,柜台边,胡三娘一边笑脸迎客一边埋怨着蒋门神,“你疯了,朱阿毅再不济,也是交通所长,他可不是普通老百姓。”

    远远看去,胡三娘一脸笑容,就象两口子在聊天一样。

    蒋门神吐出口烟道,“朱阿毅就象二郎神的哮天犬,我这闪打狗是是给主人看的,街道本没有这个意思,他岳文就盯着我不放了!”

    街道这次派驻工作组,阎挺牵头,他一进村就找到蒋门神,当着蒋门神的在解释道,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他也是奉命而来。

    都不想得罪人,得罪人的下场就是被人得罪,谁背后没有个小尾巴,都怕被人揪住,万一较起真来,那吃亏的还是这些有着正式编制的干部。

    “你先进去,我打个电话。”岳文把胡开岭支进屋去。他走到外面街上,拨通了电话。

    “开会,稍等一会,我出去说。”陈江平的声音很低,过了一会儿,声音大起来,“有事吗?”

    “没事,刘志广想让施忠孝当村里的书记。”岳文也压低声音。

    “噢,我知道,”陈江平很平静。

    岳文没来由一阵生气,在陈江平面前,他感觉自己就象如来佛手里的孙猴子,无能且无助,“你给我布置的任务,我琢磨着,恐怕要当书记才能更好地完成吧!”岳文故意将军。

    主动去想是件好事,陈江平有些欣慰,但语气仍很平和,“嗯,有关系,不过,也不怕,……党工委定的刘书记包村,有些事我不好插手。不过,我看你也未必真正明白我要让你做什么。”

    岳文一愣,“那我应怎么办?村里的老书记支持施忠孝,如果施忠孝当书记,胡开岭就要带人到秦湾上访,恐怕村里更乱了。”

    但这吓不倒陈江平,他淡淡地说,“娘要嫁人,天要下雨,吓唬谁呢?再说,说了还可以改嘛,你是农村长大的,这你都不懂?……问题出来了,那就去解决,这你都解决不了,我还指望你干什么?好了,我要开会了。”

    陈江平挂断了电话,看着手机,岳文气得直拍脑袋,他把陈江平当成救命稻草,可是稻草却把球踢了回来,还顺带蔑视了自己一把。

    嗯,不过,他说得没错,这种老头,他肚子里的肠子比九顶金鸡岭的路都弯,是,喝酒的话能算数吗?岳文好似心里有了点底。

    “咚咚咚咚”

    “梆梆梆梆—梆梆梆”

    “咣咣咣,咣咣咣”

    小卖部空地前的饭后娱乐又准时开始了。

    这酒从中午喝到傍晚,老书记已是有些高了,他脸色潮红,眼睛却分外明亮。这个年纪,这个酒量,让岳文很佩服,

    刘志广对这些农村的娱乐节目不感兴趣,他离去后,施忠孝却饶有兴致地陪在老书记身边,“我打大鼓,那个过瘾。”他兴致勃勃地拿起鼓捶。

    “小岳,你来试试?”

    “我想跟您学小鼓。”

    “嗯?大鼓多带劲啊!年轻人不是都想敲大鼓吗?”

    “大鼓砸得再响,也得听小鼓指挥!”

    施忠孝却听不见这一老一少的对话,他正

    擂得起劲,擂得意气风发……

    …………………....………

    …………………..………..

    选举,依刘志广定下的日期,如期举行。

    刘志广、迟远山、万建设等人也都如期而至,彪子、黑八、蚕蛹等人充当工作人员,黑八作为组织办来人,得意地指挥着彪子搬这搬那,恨得彪子趁刘志广不注意,狠狠踹了他一脚,他指指彪子,委曲地翻翻嘴唇。

    胡开岭与岳文也在村委会坐了下来。

    胡开岭本不想来,但二刚等人却不同意,“为什么不去?选施忠孝,我们就搅黄它,还欺负我们没人了!”

    岳文也讥笑道,“真没出息,大战还没开始呢,怎么先怯场了?呵呵,没准有变化呢!”

    “能有什么变化,我二叔都说,如果不看我的面子,他都选施忠孝。”胡开岭愤愤地一拍炕席。

    岳文明白施忠孝背地里做了许多工作,对打扑克都要一把一算钱的农村人来讲,利益有时是最重要的法码,这种利益,几斤红糖、十斤大米算是,几百块钱、几千块钱也算是。

    他看着门外的二刚等人,虎视眈眈,大灰狼等人倚在车前,也是充满警惕,双方对视着,不说一句话,岳文闻到了空气中浓浓的火药味。

    “好,下面开会。”刘志广清清嗓子,“九顶金鸡岭村现有党员十四名,实到十四名,下面就村党支部书记人选进行无记名投票……”

    黑八很严肃,一张张发着选票,一个贴着红纸的票箱已赫然摆在桌子上。

    岳文看看老书记,他耷拉着眼皮,正在选票上填下名字。

    “投票。”刘志广表情轻松,他随意与迟远山等人开着玩笑,看着众人投票、计票。

    黑八等人麻利地把票箱搬到一旁,十四人的选票,五秒钟记算完毕。

    “这么快?”刘志广笑道,他接过结果,眉头一皱,瞬间又舒展开来,“老书记十二票,施忠孝一票,岳文------两票。”他看看岳文。

    岳文双眉挑动,默不作声。

    胡开岭面孔紧绷,双拳紧握。

    施忠孝面不改色,端坐桌前。

    “老书记?”刘志广示意着。

    老书记抽了口烟,眼皮也不抬,“年纪大了,还是让年轻人干吧。”

    刘志广神态马上轻松下来,“老书记高风亮节,没说的,大家对老书记鼓掌致敬。”掌声响起来,岳文看看老书记,看来人心还是有的,吃你施忠孝的拿你施忠孝的,就是不投你。农民最实际,也最狡猾。

    不过,我没投自己,这两票,除了胡开岭,是谁投给自己的呢?他攥紧的手慢慢松了开来。

    “好,嗯,第一轮投票不算,下面进行第二轮投票。”刘志广高声道。

    一样的程序,不过这次却稍微慢了些,当黑八把结果递给刘志广时,刘志广不满地看看岳文,“岳文你出来一趟。”他拿着选票出门,把众人晾在屋内。“小伙子,你四票,施忠孝四票,有什么想法?”刘志广很严肃。

    “刘书记,我能有什么想法?”岳文一脸无辜的样子。

    刘志广狐疑地看着他,“想进步是好事,但不是这个样子的!从你到芙蓉街道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