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章 术业有专攻
    ,精彩小说免费!

    有了新的线索,大家都很轻松,至少这班没白加,这夜没白熬,辛苦点辛苦点,如果在这全城戒备中,在小姑娘一家的痛苦中,能提早找到人,那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

    “指导员,好吃我给你带点,这不算犯纪律,”黑八看看岳文,“几块钱的事。”

    萨达姆带着唐国强、邵元和等人都去了食堂,尹建林五十岁的人了,没有口小酒支撑着,他也熬不下去办公室里就剩下了岳文和蒋晓云还有柳枝和祁涛。

    “八哥,这副主任越来越会干了啊,”蒋晓云取笑道,“单位的东西都让你拿来作人情了。”

    “哎,指导员同志,这话不能这么说,”黑八义正词严道,“加班都要准备加班餐,喝瓶小二,才十几块钱,我把食堂搞得大家都爱吃,这职工吃好了,干劲才足,干劲才足,工作好才,工作才好,交通局才能出成绩,交通局出成绩……”

    “交通局出成绩,你才能提拔。”岳文笑着打断了他,“不过,八哥的工作值得表扬。”

    “看见了吧,”黑八立马乐了,“我们家领导火眼金睛哪。”

    蒋晓云也笑了,“还从没见你嘴皮子这么溜过,是不是跟什么人学什么人啊。”

    黑八也乐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这都是跟文哥学的。”听他喊文哥,祁涛不由转过头看看他。

    “sorry,八哥,我没你这么黑,”岳文立马笑了,“行了,该干嘛干嘛去,别在这影响我的思路。”

    “是别在这影响你的露丝吧,”黑八瞅瞅蒋晓云和柳枝,不知为什么,他总觉着岳文会和柳枝有点什么,但现在全局上下没有一丝风声,他自己都感到奇怪,难道他对着这么一个娇俏的可人,一点儿心也不动?

    今晚的柳枝穿着一件西式外套搭配白色t恤,精巧的西装领设计,简单大方,更增添迷人的优雅气质,整体配搭尽显干练风范。

    黑八发现,她朱唇轻启眉目如画,当她看看向岳文时,眼光里尽是春光般迷离的情愫,和无尽崇拜爱重的温情。

    黑八喉头动了动,柳枝身上,兼具凯特?温斯莱特的大气庄重和卡梅隆?迪亚兹一样的性感热情,只不过对象不同,孔雀展示的羽毛也不同。

    岳文却不知道这一瞬间黑八龌龊的心思,走廊上,却又听到黑八的声音,“邵主任,晚事兄弟一块烧烤啊,一个周不在一块坐坐,就感觉这感情淡了很多……”

    特么地,每个人身上都有特长,黑八还真是个干办公室主任的料!

    萨达姆带着邵元和、唐国强等人走进来,局长不去吃饭,他们也不好意多待,胡乱吃了两口又就着两口小酒,这热量下去,浑身上下又有了力量。

    “元和,下面就看你的了。”岳文笑着点将了。

    邵元和自己喝了一瓶小二,他是无酒不欢,晚上就是不参加场合,回家还要与老婆闷一小口,听到岳文单独把他点了出来,他马上谦笑着走过来,“岳局,您说。”

    “公安那帮人,”岳文当着蒋晓云的面儿也不避讳,“并不比我们强,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对不对,元和?”

    蒋晓云看看这个四十多岁的人,在岳文跟前一直谦卑地笑着,象许多中层干部在局长跟前的微笑一样。

    可是,据她所知,邵元和在外面很是强硬,这人好交际,公安系统熟人也不少。

    交通局已经习惯了岳文拽文,谁让人家是局长,又是中文系毕业呢,还是一个干出成绩全局上下都信服的局长。

    “对对,”邵元和立马道,“查黑车,交警队那帮人也不如我们。”

    出租车的套牌车,也是黑车,“元和,东丽国秘书的皮箱,这我就不管了,就全权交给你了,”岳文站起来,直视邵元和,“烧香要敬对神,用人要用对路,你出马,如果不比公安那些人强百十码,我岳字倒着写!”

    一会儿象个文人一样能酸掉人的大牙,一会儿又是乡间俚语,颇具江湖气,哪个才是他的真面孔?

    但是,这份大气这份豪气,这份江湖气,在社会上闯荡多年整天与走南闯北的司机打交道的邵元和服气,这些稽查说到岳局长,就冲这份与他们打成一片的豪气心里也服气,“局长,你就放心吧,”邵元和声音高起来,“公安局破个杀人案还可以,真正在出租车上丢了东西,不管是出租还是黑出租,我们交通局不比公安局差。”

    岳文笑着看看他,却没有再表示,劲,已经鼓起来,现在多说一个字都多余。

    各位看官,你仔细琢磨。

    明明如月,高悬夜空。

    岳文走上霸道,“晓云,你是回家还是回刑警队?”

    “回刑警队吧。”这个时候,估计蒋胜两口子早休息了。

    霸道的车灯一下亮了起来,街面上却空荡荡的,这个时间,只有出租车不断在宽阔的大街上穿梭。

    “八哥,那个司机的的电话你还留着吗?”

    “哪个司机?”黑八那边立时安静下来,显然到了僻静处,这人,心眼很活,他马上知道岳文这是有私密话问他。

    “就是我刚到交通局第一天那个出租车司机……”

    ………………………………..

    ……………………………….

    金方文的三轮摩托车是有号牌的。

    有了号牌,哪怕是一根针扔进大海,警察也能把捞起来。

    开发区警方全体出动,虽然时间仍没到二十四小进,虽然现在已是凌晨一点。

    搜索的重点区域仍是玫瑰庄园小区附近的村庄,这里是城乡结合部,由于房租便宜,居住着大量外来务工人员。

    大面积清查就这样慢慢展开了。

    开发区民警全员出动,挨家挨户查找嫌疑人。

    西十里埠村,一户盖在平台上的二楼内仍亮着灯,不时传出压抑的哭泣声。

    搜索的民警随即上前敲门,但屋内没了声音,那压抑的哭声就象一丝线一样断了。

    民警继续敲门,一名50岁的男子打开门,民警掏出手里的画像,那名男子紧张地看看民警,马上张腿就跑。

    “抓住他!”

    辛苦了一晚上的民警立即兴奋起来,外面已是警笛大作,警犬狂吠,无数居民的灯都亮了起来。

    当民警推开房门,屋内传来一阵馊臭味,在昏黄的灯光下,一年轻女子蜷缩在墙角沙发上。

    她脸部有伤,双目红肿,神情恍惚,当看到冲进屋内的民警时,看到那身警服时,看到警帽上的国徽时,立马嚎啕大哭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