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章 苦还是甜?
    苏溪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一下子从白富美跌落到小农女,现在又变成古代白富美……老天爷,你这是耍我吗?

    非要我从一无所有开局一双手,到创造了所有,才告诉我其实我是中奖的得主。

    不会待会睡一觉,又回到解放前吧……

    陈氏看着苏溪脸上青了紫,紫了红,随后苍白或是咬牙,又是挤眉的奇怪表情,真是哭笑不得:“你这丫头,想什么呢!母亲还会骗你不成?”

    “娘……你,你真的是宋阁老的女儿?”

    陈氏点点头轻声道:“我十三岁时,随着家中姐妹外出上香。

    不小心惊马坠崖,不知道怎么的就失去了记忆被陈家捡到。好在后面遇到了你爹,又有了你们姐弟两个。”

    陈氏说的轻描淡写苏溪和苏三林却是面色沉重了起来,一个十三岁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少女,失忆后流落他乡。

    时光荏苒,从豆蔻之年到中年华发……这其中又该经历了多少风霜雨雪。

    苏溪或许还不懂,可是苏三林却是点点滴滴记在心头。

    夫妻十几年,从相识到相爱,再到生下一双儿女。陈氏陪着自己在父母的逼迫,贫困的生活里一路走来,吃了不少的苦却依然无怨无悔。

    前世,他瞎了眼睛不懂珍惜,在富有后宠幸了妾室最后落得妻离子散,这一世,他定然不会重蹈覆辙。

    说起曹操,曹操便到。陈氏刚刚话落,屋外宋老夫人正带着宋家姐妹一起过来了。

    宋老夫人含笑而来,慈祥的看着苏溪:“好孩子,可有好些?”

    那日苏溪危急,人多杂乱她不方便叙旧,只留下药材陪了陈氏坐一会便走了。

    今日再看,溪姐竟然苍白如此,整个人柔弱如弱柳扶风真叫人心疼不已。

    宋老夫人虽然一直给她的感觉比较亲切,可如此慈祥的目光,温柔的呵护让苏溪好生不习惯。

    苏溪一时有些尴尬,眼睛不知道看哪里好,手也不知道叫什么好,想了好半天红着脸喊道:“宋…宋夫人”

    “傻孩子,该叫外祖母才是!”宋老夫人说着,开始泪眼婆娑的拉起了苏溪的手:“都怪我,要是早点认出了你。也许你也不会遭受此番大难。”

    苏溪哽咽,沙哑了嗓音:“哪能怪您,是命运捉弄罢了!”

    陈氏也开始抽泣着掉金豆子,苏三林抱着她的肩膀递上一方帕子,柔声劝慰。

    这一下子祖孙三人都哭成了一团,苏三林无可奈何的站在一边暗自心疼着。

    直到三人够了,这才破泣为笑。

    “瞧我,本来是来看溪姐的。这又惹得大家掉泪了”宋老夫人自责的道,用绣帕拂去眼泪。

    一旁的宋家姐妹纷纷上前给她递上一茶水,宋花嫣娇俏一笑甜甜的说:“祖母,这叫喜极而泣。想来姨母和表妹都是高兴的掉泪。”

    这话讨喜,大家相视一笑,苏溪也应和的喊了一声“外祖母”

    宋老夫人激动的久久未语,牵着苏溪的手微微的颤抖着:“唉!好孩子…。要是,要是你祖父还在,一定也会喜欢你的!”

    说起外祖父宋阁老,苏溪只在只言片语中捕捉到一些信息,也无法想象那个传奇一般的人物,见到自己会是什么反应?

    到是陈氏眼睛通红,她犹然记得自己小时,父亲总会把她放在肩头。看着下面的将士们搏斗,赛马,还会背着母亲偷偷给她买糖葫芦,糕点……

    和谐的气氛中,时光便这样偷偷的过去了。

    直到夕阳西下,苏溪的小院子还是热闹非凡,陆云齐踏进院子时,远远的便看见了一群人中神态恬静的苏溪,正淡淡的笑着。

    他不由微微扬唇,加快了步伐,行至宋老夫人和陈氏面前时俯身抱拳行了一礼。

    “见过夫人,端王妃”宋老夫人冷淡的点点头,依旧笑着回首抓着苏溪的手教她如何下棋。

    棋盘对面的端王妃幸灾乐祸的一笑,瞥见陆云齐脸上急促不安真是比得了赏赐还高兴。

    “免礼,陆侯爷怎么来了?”

    母妃这话说得……。这是陆园好吗?宋争鸣无奈的摇摇头,看了眼陆云齐后者目光依旧沉稳,只是多了一丝不悦。

    看着棋盘,男人不悦的沉声道:“苏溪刚刚好些,不宜伤神!”

    苏溪看着外祖母和端王妃凝固的笑脸,唇角微微抽搐:“不费什么心神的,是我躺在床上无聊了才央求了母妃教我下棋的。”

    话落,陆云齐才面色柔和了些许,温情不已:“等你病好了,我教你也不迟。”

    端王妃闺中妇人,左右不过后院那点子鸡毛蒜皮的小事,棋能好到哪里?

    宋老夫人乃是武将出生,直爽有余但是计谋不足。

    说起下棋,还是子临能与他一敌,想来教一个苏溪不成问题。

    这分明是**裸的在说端王妃棋艺不行?苏溪挑眉一笑,转身拉了王妃的手:“母妃,今日便到这吧!我看这天色不早了,也趁着大家在。不如?我们一起用膳。今晚一起吃火锅!”

    “火锅是何物?”宋老夫人诧异询问,她活了这几十年,还没听过锅可以吃的?

    陈氏自然知道是何物,第一次听这个的时候,她也和宋老夫人一样的表情。

    “娘,您待会就知道了!”

    端王妃顿时来了兴趣也想见识一下什么是火锅,索性也留下来一起用膳。

    趁着她们都去厨房凑热闹,陆云齐俯身便抱着苏溪大步流星的向了书房。

    一路上,他面色阴沉,一言不发这样严肃的他苏溪到还有些不习惯起来。

    小手摸着他最近有些消瘦的脸颊:“怎么了”

    陆云齐抱着她,两人刚刚进屋他便一脚踹上了木门,昏暗的书房中他的半张俊颜被夕阳照亮。

    凤眸深邃而认真,紧紧的把她扣在怀中,那样子似乎是经年不见思念如潮水泛滥一般。

    苏溪被他这奇怪的反应弄得云里雾里的,抬起一双美目疑惑的看着他下一刻被他温热的手捂上。

    “啊齐……唔”苏溪刚刚张开红唇,便被那冰凉的唇覆上。

    她的视觉一片漆黑,安静的书房里,感官便被放大了数倍。

    一双手无处安放,下一刻被他紧紧的握住,源源不断的暖意从他的手心传到自己的每一寸肌肤。

    陆云齐吻得激烈而缠绵,动作近乎粗鲁的掠过她的唇瓣,专属于他的心跳每一次跳动都牵连这自己的心跳。苏溪憋红着一张脸,被迫抬起头承接这他的亲吻,他——是不安吗?

    小手挣扎着脱离了束缚,紧紧的抱住他的腰肢,陆云齐感受到她的亲近微微诧异后,狂喜……

    这一记火热的吻直到两人都气踹嘘嘘才不舍的放开彼此。

    黑暗中,他的亲吻一一落在自己的额头,鼻尖,红唇,从颈部复而上移含住她敏感的耳珠,濡湿的唇瓣带着火热烙在她的心间。

    苏溪脑袋一片空白时,陆云齐沙哑而磁性十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气息喷洒在她细腻的脖颈上,又是酥酥麻麻的触电感。

    “苏苏,你是我的”

    苏溪看不见他的眼,却满脑子想像着他看着自己的样子,柔情与宠溺,如春风拂过草尖的温暖。

    苏溪感动的抱住他,鼻头一酸泪水不争气的再次流了下来。

    “我爱你,很爱,很爱!在我快要死的那一刻,我有埋怨你为什么不快点来救我,但是我更害怕的是——我再也见不到你!”

    陆云齐感动的颤抖着,紧紧抱住苏溪似乎要融入骨血一般的疯狂。

    想起了那一日,自己抱着苏溪,她便是满脸泪水与惊喜的小声道

    “你怎么才来……”苏溪完完全全把他当成依靠才会这样期盼着自己吧!

    那种被信任,被人需要,被人爱着的感觉让陆云齐感觉自己是真实的活着。

    而且是从没有那么满足的活着过,按部就班的生活因为一个意外而变得五彩斑斓起来。

    苏溪——便是他生命中的所有颜色。

    良久,他的吻再一次落在了自己的眼上,轻然的笑声在耳边响起:“你早上喝的药还真苦,亲了我也一嘴的药味”

    苏溪大囧,恼恨的掐了他一记,小脸通红:“这个叫——同甘共苦!”

    陆云齐被她逗笑,连连称是,顺毛一般摸弄着她的长发:“你喜欢吃云片糕,明日我路过东街顺便给你带一些。

    对了,蜜饯喜欢吗?有梅子,还有一些葡萄干……”

    额……。如果没有记错,东街和皇宫是完全相反的两个方向,如何顺路?

    苏溪听他难得的唠叨,有些哭笑不得:“蜜饯也不管用”

    “那么什么又用?”陆云齐惊讶的眨了眨眼,明明潇雨说女孩子都喜欢吃蜜饯。特别是苏溪这几日喝药,想来她频繁的倒药,就是怕苦。

    苏溪轻声闷笑,踮起脚尖一手抓住他的衣领往下拽了拽,一手扶着陆云齐的肩膀便送上了自己的红唇,在他错愕之中落下一吻。

    “你亲我一下,我喝着药就会很甜!”

    “胡说八道!”陆云齐在她光洁的脑门弹了一记,却是得意的仰头大笑将怀中的人抱紧了些。

    就算苏溪现在是宋阁老的外孙女又如何?就算苏伯父和宋夫人不喜欢自己也无所谓,苏溪喜欢他,他也深爱着这个女人就够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侯门之云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