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4章 冥婚(二)
    在鞭炮声中,一应事物也准备就绪,陆云齐和苏溪分别坐在桌子的两边。

    高堂之上,是苏家二老,前来参加的人除了白子临还有宋争鸣。其余皆是冷卫几人,大家头一次到齐却是因为好兄弟的婚礼。

    热闹的场面,红色的纱幔飘扬中,喜婆唱着北地有名的曲调。抑扬顿挫的声音,韵味十足:“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

    看此日花开如锦,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

    歌声中,欢笑声,鞭炮的啪啪声那一抹红衣如火的凌霄一改往日的冰冷。他俊逸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怀中抱着红衣席地的女子缓缓而来。

    火红的嫁衣裙裙据席地,那展开的海棠花富贵而艳丽,金光闪闪惹得无数人羡慕不已。

    鸳鸯红盖头,如意双喜秤,喜结同心结,瓜叶相迭绵。

    多么美好的誓词,天作之合的一对璧人,终于可以在一起,毫无顾忌,长相厮守。

    苏溪为小夏而高兴,看着凌霄抱着她一一拜过天地,拜过高堂,如此温柔而坚定不移。

    要是,要是那日惨死的是自己,陆云齐也会这样对自己吗?

    似乎是感受到她的情绪,陆云齐低首,双手揽过她单薄的肩膀。

    深邃的眸子看了眼凌霄后随即认真的盯着苏溪苍白的小脸,怜惜的在她额上落下一吻柔声道:“苏苏,我们一定要幸福的过下去!”

    陆云齐无法幻想要是今日的主角换成了自己,他是会像凌霄一样还是会追随苏溪而去?

    苏溪落泪,一双美目红肿惹人怜惜,星眸闪烨“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

    陆云齐淡笑,将她拢紧了几分,在她头顶深情的低声呢喃:“这真是我听过最美的话,就算让我死,也是甘愿。”

    接下来,是喝茶的时候了。接过凌霄递来的茶,苏溪和陆云齐纷纷喝了一口。

    陆云齐拍了拍凌霄的肩膀,半晌,沉声道:“这是你人生做得最正确的决定,没有之一。”

    “谢谢主子”

    苏家二老送的是一对白玉鸳鸯梳,那原本也是准备给苏溪的。

    现在先给小夏,至于苏溪,端王妃和宋老夫人也不会亏待了她,到时不怕!

    “谢谢老爷。夫人!”

    “叫义父义母吧,小夏,也是我们的第二个女儿。你是个好孩子”苏三林沉声道,红了眼眶侧首,生怕被人看出来他似乎哭过的痕迹。

    陈氏揉着眼睛,笑着喝完茶,将祝福送出。。

    在看着木偶一般僵硬的红影,泪水抑制不住的静静流淌,她是真心为那丫头感动。

    也深深地惋惜,要是......天不遂人愿,总是造化弄人!

    不管如何,她一定要说服老头子别再对陆云齐冷着脸了,相爱不易,相守更难。

    让有情人在一起,才会让大家都和乐。看到小夏和凌霄,陈氏羡慕,惋惜,也感慨不已。

    联想到自己,再想到苏溪和陆云齐,一时间她觉得自己已经释然许多。

    有什么比一家人开开心心,健健康康的在一起更重要的吗?

    一场华丽的婚礼便在沉寂而悲伤的气氛中顺利完结,从今夜起,顾今夏便是凌顾氏,是他凌霄的妻子,是他将要用一生去守护的人。

    寒夜寂静,清冷的月光洒在屋顶,女子怀抱着一壶酒,沉沉的睡去。

    她安静而恬美的侧脸沐浴在清辉下,白如凝脂,艳丽夺目。樱唇噙住一抹笑意,两行清泪静静流淌。

    “也算圆满了!”

    “你哭了?”突然的声音吓得女子突然一惊,起身坐起便瞥见那一抹湖蓝色人影。他一头银白的长发在月光下华光满满,映衬着一张俊朗的笑脸,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林染收起眼泪,用手擦了擦,冷冷的看了他:“没有,你看错了!”

    余蓝呵呵一笑,撩袍挨着她坐下,从袖中掏出一方洁白的锦帕轻然的给她擦了擦痕迹:‘下次说谎前先把泪水擦干!其实,你是高兴才对!

    她虽然去了,却找到了自己的幸福、这世界上多少人长命百岁,儿孙满堂却不一定是幸福的。

    人活着,便是为了寻找一个归属。现在她找到了,得高高兴兴才是。”

    这是林染第一次见他如此伤感,那么严肃的说出这么一番话语。

    归属感?自从她全家被杀之后,林染便再不敢奢望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

    她一直努力练习,从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变成杀人不眨眼的冷血杀手。

    唯一的目标就是复仇,就是手刃仇人。

    现在她的大仇得报,却突然没有了动力。到底——为什么而活着?

    她不想离开,是因为小夏,因为苏溪。现在小夏率先走了,她更不能离开苏溪!

    林染恍然觉得,自己除了杀人,也该学习一些别的东西了。

    下一刻,整个人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余蓝身上淡淡的药香和酒的香醇窜进脑海。

    林染顿时响起了那夜长廊下他的吻,也是带着淡淡的药香......

    正准备推开他时,后者却是闭上了眼睛,双手紧紧的揽住她的纤腰低声的撒娇:“别动,让我靠一下!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没关系,我喜欢你就够了!”

    月光下,他那一头银发清冷得紧,俊逸的笑容闪亮无比,晃得林染一片空白傻傻的,呆呆的无法言语。

    ------题外话------

    推荐好友汨余不及的文《宫谋:妃常不善》

    “顾不言!烧我房子这笔账怎么算!”

    “当初是想来出英雄救美,哪成想失手了,你若是要赔,我把人赔给你便是。”

    “我要你人做甚,每日与我打架嘛。”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这条路,注定遍体鳞伤。

    “顾伯庸,这世上的穿肠毒药,都抵不过这回忆二字,整天侵蚀着我的心神,总不让我舒心,却偏偏不让我死。”

    “朕说过,朕的江山,独独你不能缺!”

    此生为一人夺得这天下,可那人……心中除了闲云野鹤可有装入他的半分身影。

    绝对亲妈!放心入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侯门之云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