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7章 封县主,身世昭然
    走出水牢,陆云齐大步流星的走过花开满道的小路,耳边的秋风呼啸而过。

    寒气席卷,竟然开始感觉有些刺骨起来。

    他远远的看着那一抹粉红的身影,突然长舒了一口气。似乎找到了温暖一般,心里沉寂的情感找到了归宿。

    没有子嗣又如何?他陆云齐又不靠下一代养老送终,此生只求与她同穴而眠,足矣!

    “啊齐,你怎么来了?”苏溪放下书,便看见了长廊一端身长玉立的他如此冷静深沉的看着自己。

    这个时间,不是一般都在书房议事吗?

    苏溪冲着他甜美一笑,娇美的笑容在着阴沉的秋天如夏日的艳阳般夺目。

    陆云齐大步而来,伸手一把将她抱住,推到了一旁的朱漆雕花柱子上。

    苏溪错愕的张大眼睛,杏目疑惑而呆萌,这模样真是该死的可人。

    目光落在她的樱唇上,男人毫不犹豫的俯身噙住那甜美的唇瓣。

    “唔……”身子被他一手抬高了几寸,踩在他的官靴上,苏溪来不及提醒他,便被一记狂野的吻夺取了所有呼吸。

    他怎么了?身上浓重的血腥味不说,整个人变得极度的霸道起来。

    人家墙咚也是浪漫的花前月下啊!这大白天的,走廊上人来人往的……

    这柱咚完全是一阵乱啃,不是都有一个女儿了吗?这接吻的技术…实在是差……。

    为了使自己舒服一些,苏溪只好双手抱住他的脖子让自己不那么费力。

    同时努力含住他的薄唇,在他又要亲吻时,率先伸出丁香小舌,tan入。

    突然的主动让陆云齐诧异了一秒,随即明白了她的用意。

    微微一瞥,便看见她那粉红细腻的小脸,曲卷的睫毛颤颤巍巍的。他反守为攻,大手托住她的腰肢,扣紧深入一吻。

    “嗯……唔。”接吻的声音暧昧不已,在秋风中火热着彼此。

    娇声的吟唱,女人破碎的话语,落在耳中全化成催促的调调。陆云齐满足的捧起她的脸,微微喘息着。

    目光明亮而温柔,苏溪感动的一笑“你怎么怪怪的……唔”

    “不够!”陆云齐低沉的声音磁性十足,将她抱在怀中,转了一个方向两人坐在走廊的长凳上。

    苏溪整个人被他放在膝上,贴心的用斗篷罩住她娇小的身子。

    “你这是……做什么?”

    “继续刚才的!”陆云齐邪魅的凤眸华光溢彩,噙住苏溪惊呼的唇瓣。

    这一次,他一改刚才的粗鲁,霸道,温柔的细细品尝起来。缠绵悱恻,这样的他真的好温暖。

    苏溪渐入佳境,索性闭上眼睛享受他的亲吻,去他姥姥的礼教规矩,和心爱的人在一起才是关键的!

    “咳咳”苏三林和陈氏刚刚走到院子,远远的便看见那女上男下相拥的两人吻得难舍难分。

    他瞬间便阴沉了脸色,不悦的看着陆云齐,恨不得给他俊脸上一拳。

    陈氏也面红耳赤的低垂着脑袋,她活了这岁数了,第一次见这么大胆的,而且还是她闺女!简直要晕死……

    “放开,这像什么样子!”苏三林说着,便想进去打断两人。

    陈氏却是拖住了他的肩膀,连忙往外面拉,便数落道:“你都一把年纪了。还有什么没见过,就这样啦!走吧我们!”

    “那么?就这样随他们去?”苏三林吹胡子瞪眼的看着陈氏,气的咬牙嚯嚯。

    陈氏捂唇一笑,白了他一眼:“女不教,母之过!回头,我叮嘱她一下!可以了吧!”

    闻言,苏三林耷拉着脑袋,不满的转身关上门:“也没有说是你教不好!”

    他家溪姐一向乖巧,现在竟然如此大胆,肯定是那个陆云齐带坏了。

    这陆园可不能再住下去了,哪怕要结婚,后面再说。

    苏三林寻思着,不如在京城买一处宅子,落户京城。

    也方便以后见文文,根据他的经历再过不久京城大乱,物价上涨而房价下跌。

    不如趁着这几乎置办几处宅子,日后给文文做新房。

    可怜的文文同学还不知道,他才八岁,他爹已经有准备把他踹出家门另立门户的打算了。

    大周天圣三年,九月十八。

    正是一个霜寒的日子,这一日,宋老夫人带着长子宋寒山。陆老侯爷带着陆云齐一同在皇宫门口跪着。

    竟然是告御状来了,而所告之人,正是当朝正一品的左相大人。

    宋家最小的小姐,失踪二十年终于回归。却被丞相之女迫害,九死一生才得以生还。

    宋老夫人乃是为自己孙女讨要公道来了,这神秘的外孙女不是别人,正是这段时间在京城里闹得沸沸扬扬的苏溪!

    那个传说中陆云齐陆大人未过门的妻子。

    一时间,众人大惊,一个南郡偏远地区的低贱商女,能攀上侯门便已经是人生巅峰了。

    现在竟然是宋阁老的外孙女,这……简直是造化弄人。

    更不少人开始嫉妒起陆云齐起来,一个二婚的随随便便找个商女,竟然是宋阁老的嫡系后代。

    这运气简直不要太好了,还没有又世家大族流落在外面的商女?改明,也去娶一个回来!

    三皇子哪里想得到,这楼家竟然给自己捅出来这么大一个篓子。

    一下子得罪了陆,宋两家,不管是陆禾言还是宋老太太,哪一个不是抖一抖可以引起风浪的人。

    平日里自己想拉拢都来不及,好不容易博得一点好感,却一下子被楼家破坏了。

    不不不,还有王老。苏溪的弟弟,不正是拜在王锦之老先生的门下吗!

    “该死的楼家,这下子。本王真是诛你满门也不为过!”

    楼丞相跪在台阶之下,满身大汗淋漓,他哪里知道好好的会捅出这么大的篓子。

    “老臣……老臣教女无方,求殿下宽恩,老臣……老臣对殿下,真是忠心耿耿。”

    “本王此刻不想听你说那些废话,我问你,那密道和底图如何了?”

    三皇子气得青筋暴跳,一双凌利的眸子阴狠的看着楼相。

    后者大惊,水冲毁了暗室,那地图装在匣子里,真不知道被冲到哪里去了!

    “臣……一定尽快找到”楼丞相说着,心虚得越来越小声。

    这举动惹得三皇子气炸,狠狠一脚便踹在他的胸窝上,冷声道:“要是找不到,提头来见!”

    楼丞相猛的咳嗦几声,连连点头应答。

    一场蓄意的谋杀,牵扯出巨大的身世秘密,为了安抚宋,陆两家。

    朝廷破例封了苏溪一个昭然县主封号,赏黄金前两,明珠十斛按公主规格出嫁。

    而楼相被降至内阁侍读学士,朱氏教女无方被剥夺了郡主封号,变为庶人,至于楼文玉,丧失了和亲的资格。

    最后的人选换成了孙家嫡出的三姑娘。

    而楼家失去了权力,门下的政客也开始离开,另找他途。

    罪魁祸首楼文玉被丞相大人赶出了家门,朱氏匆匆的将嫁给一个娘家一个侄子,因为跛脚一直没能出仕。

    生怕文玉被宋,陆两家残害,可是朱氏万万没有想到,她再如何袒护还是躲不过厄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侯门之云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