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7章 无可代替的位置
    得到了赞赏,苏溪忍不住高兴起来,小脸写满了得意与自豪。抱着瓶子走到他面前,微微负手凑近了几分。

    一股子梅花的香味夹杂着女人的清香扑鼻而来,陆云齐心痒难耐,索性丢下袛报大手一捞,便把她带到了怀中。

    “啊,我的花!”苏溪惊呼,死死的抱住瓶子嗔怒的看了他一眼,这才小心翼翼的放在了一旁的矮桌上。

    “早上生气了?”

    陆云齐低声问道,大手下意识的从她的衣底探入,握住他最爱的柔软。

    苏溪微微颤抖了一下,白皙的小脸红霞漫天映衬着不染而红的丹唇,美艳无比。

    “我们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我不想她代替小夏。换个角度,要是有一天,我死了。你也会找一个叫苏溪的,或者长得像的代替我吗?”

    貌似小说里面男主都这样,爱上一个女人,那个女人死了。便纳一堆的妾室姨娘,通通叫那个名字,或是眉眼像她的。

    真不知道该说是深情呢?还是渣男的好。

    她自嘲一笑,落在陆云齐眼里却是心神一跳,苏溪怎么会有这种思想?

    别说是妻子死了,即便是在世,男人想纳几个妾室那也是无可厚非的。可方才苏溪由小夏说到自己时,表情很明显的不屑和悲凉。

    陆云齐沉吟了一会,若是苏溪死了?不,他再也不想经历那种阴阳相隔的痛苦,要死,也让他死在前面。

    “不,苏苏,以后就让我先走。这样,我就不用经历失去你的痛苦。”

    陆云齐凤眸微凝,认真的捧着苏溪的脸,落下一吻。

    苏溪鼻头一酸,闷声应答“好,然后我也找一个叫陆云齐的,或者长得像陆云齐的改嫁!”

    陆云齐咬牙,手下陡然用力紧紧的把她揽住,看着她因为疼痛而蹙起眉头

    薄唇微抿:“你再说一遍!”

    这女人,自己还没有死呢,连改嫁都想好了!还要找一个和他叫一样名字的,长得像他的。

    那又如何,终究也是别人,不是他!

    这小嘴真是不气死他不罢休,果然还是用来亲吻和**最适合,别说话,不然他会怀疑自己耐性不好。

    苏溪不满的撅唇:“这不是和你一样吗?”

    “狗屁的一样!”男人和女人能一样吗?再说,她怎么就知道自己会那样?

    苏溪呆滞了一秒,随即不可置信的圆睁了杏目“你,你……骂粗话?”

    陆云齐虽然是武将,但是也报读诗书。虽然是庶子,但是毕竟出生贵族原以为他高冷清贵,没有想到竟然也有这样一面。

    男人懊恼,瞪了她一眼“还不是被你逼的!”再说了,军营里都是男人,说脏话还不是家常便饭!

    就在他沮丧的时候,怀中的女子却是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容可掬的脸上目光灼热而明亮,柔夷圈住他的腰肢贴近了几分“我喜欢…。嗯,很霸气。”

    陆云齐搞不懂她为什么突然又活泼了起来,苏溪的节奏总是这样莫名其妙…。

    常言说的没错:女人心,海底针,饶是他揣测对手预测军机,也搞不懂媳妇的脑回路。

    (鱼鱼:因为太清奇了!)

    云齐处理好阳城的事情时,苏溪也基本上摸清了府中的一切事宜。

    这一下大权在她手里,对于这个新来的小夫人,花一般的娇柔大家大多是不放在眼里的。

    说句难听的,都不知道能当多久。

    针对自己没有威严的情况,苏溪首先挑选了账房入手。管理账房的是一个老秀才,已经伺候过陆府三代主子了。

    也算是个德高望重的老前辈,苏溪提出要查账时,他显然面子上挂不住。

    但是碍于身份地位,只能红着老脸婉言道:“陈年旧账繁多,夫人又是闺中女子。查账这种体力活,不如让奴才来做吧!”

    苏溪笑盈盈的拒绝了他“我虽然是闺中女子,但是家里也是经商的。从小就看,也熟悉了。还麻烦韩先生帮忙一下,先整理近五年的账本吧!”

    韩先生闻言,再没有拒绝的理由暗自闷气,私下里掺了不少多年前的账本进去。

    妇人只怕是闲的,据闻她每天睡到午时,要看,便看个够吧!

    苏溪指挥着丫鬟,浩浩荡荡的抱着账本回到卧室时,陆云齐也诧异不已。

    “这是做什么?”

    “查账!”苏溪红唇轻启,当即撸起了袖管露出白嫩的藕臂。

    见状,陆云齐剑眉微蹙,上前把她的袖子放了下来“小心着凉,那么多你怎么看得完?”

    再说,也没有必要查,韩先生是父亲给他的。这么多年了,也没有出过什么差池。

    苏溪是太闲了?想来是自己这几日太忙绿冷落了她,所以找点事情做。

    “当然不会自己一个人看啊!我还找了林染和粉黛,黄一起”

    四个人,相信很快便查完了。

    陆云齐见她兴致勃勃,也不打扰了,刮了刮她的鼻子“那你不要太劳累了,交给丫鬟做就好。”

    苏溪乖巧的点点头,笑嘻嘻的把冰冷的手放在他脸上摩挲“放心吧!我左盘算右说不定还可以给你盘算出一个大氅的钱来。”

    陆云齐被她逗乐了,抓了她的手在唇边落在一吻:“好,吾等你。”

    抓紧时间,在四个人的勤奋下,苏溪果然看出了不少的问题。却还是不太敢确定,只好先记下来等陆云齐回来再询问。

    可这一夜也不知道他忙些什么,竟然是一夜未归。

    成亲以来第一次一个人睡,苏溪翻来覆去都没有睡着,感觉周身冰冷长夜漫长。

    一直睁着眼睛思考账面上的问题,直到天边隐隐泛白才撑不住的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听到了外面争吵的声音,紧接着是林染刻意压低的话语。

    这是怎么了?苏溪用枕头压住自己,侧身准备继续睡时,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哭声。

    洪亮不已,这一下,苏溪是彻底的醒了。

    很是烦躁而无奈的揉了揉长发,拉起一旁的外套裹上,托着床边的绣鞋踉踉跄跄的走出去。

    “怎么回事?”

    她的门口竟然站了这么多人?大早上的都不用干活吗?

    下意识看向林染,后者却是首先接下自己的披风给苏溪穿上才冰冷的道“她们不知道发的什么疯,跑到这里要月钱来了!”

    原来是月钱的问题。

    苏溪恍然大悟,朱唇轻启“各位别急,先做好手里的事情,月钱会发放的,只是我这两天查账,会晚上一两天。”

    “晚上一两天?先夫人在世时从来都是按时放的。”说话的婆子不满的叫嚷道,看着苏溪蓬松的头发和毫无血色的脸有些诧异。

    想想崔氏,从来是华衣美饰,高贵如云。虽然性子冷清,但是其实很好说话。

    现在的苏氏却仗着侯爷的宠爱,刚入府就敢查账,拖延月钱。

    苏溪双手抱胸的看着她,目光淡淡含笑“你用崔氏压我?”

    “老奴不敢”

    “不敢?你可别谦虚,指不定心里怎么编排我呢。记住了,我不管崔氏在的时候如何,但是现在侯爷娶了我。这后院便是我管”苏溪的笑不到眼底,带着一丝严厉与警告。

    那口吻和神情还颇有几分陆云齐的味道,让人不敢直视。

    “夫人,你可要讲讲道理。不说府中的月钱,就是日常开支没有该如何继续?我们大小姐的药可是一天也断不得。”

    “可怜我家小姐,出生便体弱多病。母亲早亡,侯爷也日理万机。即便是生来富贵又如何,不得宠爱呜呜…。”

    那小丫鬟一哭两顿,索性还坐在了地上撒泼起来。

    苏溪渐渐的笑容凝固,一双杏目冷冷的看着她。这是说自己苛刻前妻的孩子吗?后母难当,远了人家说你冷淡薄情;近了人家说你意图捧杀,不安好心。

    苏溪正不耐烦正准备让丫鬟给她支取银钱时,林染已经率先抓起她的衣服狠狠的扇了一记耳光。

    “贱婢,谁给你的胆子竟然敢诬陷夫人。”

    “我没有”猝然被打了一记耳光,总算是停止了哭声,那小丫鬟不甘心的捂着脸喃喃道。

    “我昨日查看,每次买药至少是一个月的量,这才月中,会没有了?”

    林染冷哼,嫌弃的把她丢在地上,拍了拍手“不敬夫人,诬陷主子。按照府中规矩,三十大板。拖下去!”

    林染生的高挑,又习武出身。这冷着脸的样子还真有几分威严,话落,一旁的守卫正准备上前。

    “罢了,就饶她这一次吧!”大早上的,苏溪也不想触霉头听那鬼哭狼嚎的声音。

    “打!”门外,男人远远的沉声一喝,平地惊雷般响起。

    苏溪美目一亮,连忙看向他。

    陆云齐又穿上了一身玄黑色宽边烫金袍子,眉目间冷峻不已,身上带着寒夜的冷涩吓得那些丫鬟婆子一个个顿时没有了气焰。

    方才顶撞苏溪的丫鬟被拖了下去,不一会“砰砰砰”的沉闷声音伴随着凄厉的尖叫声,在清晨犹为刺耳。

    陆云齐凤眸扫过那群人,然后转到苏溪的脸上,剑眉高扬“丫鬟婆子不听话,发卖了就是。”

    这是给自己撑腰,苏溪顺从他的好意,甜甜一笑“好”

    “还呆在这里做什么?全都想吃板子吗?”林染冷喝一声,下面的人连忙散了去。

    不敢多呆,方才那小丫鬟叫了一会便没有了声音,只怕是…。

    见人散去了,陆云齐这才舒展了眉目,揽腰抱起苏溪一个猛踹,门被狠狠的砸上。

    “哇喔,做什么?”

    陆云齐凤眸落在她青黑的眼下,冷声的哼了哼“毫无血色,丑死了。”

    说落,大步流星的走向床边,把她塞了进去拉好了被子。

    苏溪在他转身的一刻眼疾手快的抓住了那一袭玄黑的衣角,杏目含着水光楚楚可怜的道“你不在,我睡不着。”

    陆云齐侧首,一张俊美刚毅的脸在晨光下深刻而温和,薄唇扬起露出一个优雅的弧度。

    他已侧过的身子终是又转了回来,迅速的脱下了外袍,鞋子一个翻身便将苏溪抱在了怀中。

    将她冰冷的玉足放在身下,大掌握紧柔夷“睡吧!我陪你”

    陆云齐看着她疲惫的脸色,心疼的落下一吻就在苏溪睡着时才淡淡的道:“昨夜我去巡察军防了,以后再不会让你一个人了”

    明明有很多的事情等着他去安排,还有几个重要的大臣需要接见打点。

    可看着苏溪苍白的小脸,他又开始心软动摇了。

    苏溪,真是个甜蜜的小尾巴,但是他一想到刚才女人楚楚可怜的样子,还是甘之如饴比较多吧。

    她这一觉睡醒,竟然已经是下午掌灯时分了。

    屋子里静悄悄的,外间昏暗的烛光透过珠帘折射进来,到是少了几分冷意。

    身边的人已经不在,淡淡的气息萦绕苏溪优雅的打了个呵欠,这才懒懒散散的起床。

    “夫人,可要用晚膳了?”粉黛撩起帘子,看着苏溪那刚睡醒的呆萌样忍不住噗嗤一笑。

    “不急,对了。侯爷呢”

    “回夫人的话,侯爷在书房和几位大人议事。说晚上回来用膳”

    苏溪点点头便坐在铜镜前,粉黛上前梳理着她那一头如瀑的长发。

    忍不住赞叹“夫人的头发浓密有顺直,真是漂亮”

    苏溪淡淡一笑“其实我也只用了淘米水洗,然后加一点自己制作的乳膏。改日多做一些,给你们也留一份。”

    粉黛万万没有想到夫人竟然如此亲切大方“这怎么可以”

    “有什么不可以的,东西没有就在做就是,我家里就有胭脂铺子。我想要还不简单,不用客气。”

    苏溪看着她给自己梳了一个新奇的发型,忍不住好奇的问“这发型好看,叫什么名字?”

    “回夫人话,这个叫坠马髻。城里的贵人都流行这样的发式。”说着,准备给苏溪带上那缠枝攒珠金钗。

    苏溪蹙着秀眉的拒绝了“不必,天色也晚了。待会要梳洗,不必那么繁琐。用这个玉兰花簪子就好。”

    梳洗结束,看了看外面的天色也不早了“侯爷可有用膳?”

    “未曾”

    “你去和潇雨打听一下,那边怎么样了?”苏溪担忧陆云齐昨天只怕也没有吃东西。

    今天匆匆忙忙,她自己也懒得用膳,只怕他也是随便应付了一下罢了。

    话刚落,外面便传来了靴子踩在雪地上的声音,不多时,门口便多了一抹身影。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侯门之云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