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3章 瓜瓞绵绵和烂桃花的主动示好
    男人突然目光深沉了几许,漫不经心的把玩着自己的长发,大手也习惯性抚上那一片雪白丘。

    “这几日我拔除了她娘家的弟兄在军营的位置,只怕是为了这事!”

    苏溪点点头,也想起了前几日看到的袛报,上面说崔浩借着自己是蜀王的妻弟,与另一个将军打了起来。

    原因竟然是因为一个青楼女子……

    “啊齐,你刚上任,便开始剪除旧的势力,会不会被记恨?毕竟强龙不压地头蛇。”

    苏溪看着他这几日忙的整个人都清瘦了几分,最近又是冬天真害怕一阵风把他卷走了。

    “崔浩那厮在军中耀武扬威,不仅不服从本候的号令。还擅自改动守城部署图,导致军情外泄。现在年关将近,指不定南蛮人举兵偷袭。

    所以这几日爷又着手重新安排防守,忙的紧。这大罪可谓通敌叛国,崔家就算是满门抄斩都不为过。

    只可惜,蜀王是太子的人,不过简单一句话,崔浩只是连降两级罢了。想来蜀王妃是记恨在心,故意想找你的茬。不必去,找个借口回绝了吧!”

    陆云齐气愤的道,想起朝中局势真是令他寒心不已,皇上濒危,幽王摄政,任用部下却不辨才能。

    全是一些小人得势的嘴脸,阿谀奉承,溜须拍马。而幽王,却把防守边关这么重要的事交给这样的人来做。

    就是蜀王与南蛮的暗中往来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苏溪乖巧的点点头,小手抚上他的眉头娇软道:“别想了,船到桥头自然直。早点睡吧!明天还有事情呢!”

    男人看着她关切的目光,缓缓杨唇:“嗯,这几日冷落了你!等过段时间……爷闲一些了,带你逛一逛。”

    苏溪噗嗤一笑,等你闲了?猴年马月呢!不过,有这个心还算有政治觉悟。

    他也忙,在外面勾心斗角,回家还得和自己玩你猜我猜的感情游戏不成?

    苏溪将脸放在他的胸膛之上,闭上双眼淡淡一笑:“我知道你有自己的抱负,我虽是女子,也懂得男人自当事业为重。没关系,只要你心里有我,累了,困了,的时候知道回家就好。”

    陆云齐听着他暖心的话语,真是整个人都惊喜而温暖。手下也轻柔了几分,缓慢的撩拨着她,不舍的摩挲着,彷如对待稀世珍宝一般的爱恋。

    “苏苏,不出三年,爷必当让你锦绣扬名。”

    “好,我等着你,我到时候就可以妻凭夫贵!”

    时间便在北风中缓缓吹远,小院在白雪的覆盖下静谧不已。银树千花,点缀着红色的灯笼,一时间变得热闹起来。

    “小姐,你看看还缺什么?”林染正低头剪着窗花,一头柔顺的长发自然铺散。

    那张凝肃的脸第一次露出这么呆萌的神情。

    苏溪这正给茵姐穿衣服,闻言也转头过去看了一眼“再剪一个”莲花童子“,”瓜瓞连绵“吧”

    她和陆云齐成亲都已经两个月了,可是自己的肚子还是平坦无奇。说到这苏溪忍不住脸上微红,暗想,其实按照陆云齐和自己做的频率来算概率的话,其实压根不用担心的。

    可能是自己看着茵姐长得漂亮,才延伸了这样的想法罢了。

    这身子虽然发育的极好,可毕竟才十五岁,开过年十六了在十七岁里了再说吧!

    林染答应得极快,手下的剪刀刷刷的几下,方方正正的红纸不一会便变成了精美的窗花。

    粉黛也惊奇不已的看着林染:“没想到林姐你除了一手好刀工,竟然剪纸也了得。”

    林染被这么一夸,顿时有一些不好意思的低头。

    “瓜瓞连绵,童子抱鱼,这个便贴在夫人的卧室吧!来年肯定可以生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公子!”粉黛笑嘻嘻的说着,伸手拿

    过剪纸正准备贴时。

    一直低头的林染却是出声了:“贴在卧室用这个”菊开**“,”龟鹤同春“更好!我们家乡那边都这样的。”

    苏溪也不大懂这些,不过林染既然提出了建议,那么肯定习俗便是那样的吧!

    “也行,去吧!”

    粉黛暗叹可惜,拿了林染说的,还是觉得瓜瓞连绵也好看。干脆左边“菊开**”,右边“瓜瓞连绵”的贴了。

    茵姐安静的吃着丫鬟喂去的蒸蛋,一双眼睛好奇的看着屋子里的人。

    苏溪摸了摸她的小脸,将那粉色的披风给她套上,笑咪咪的戴上了一个同色的蝴蝶结头箍。

    这样一来,原本就粉嫩可爱的小姑娘更是可爱了几分,只是可惜,她似乎很不喜欢头上的东西。

    不一会便摘掉了,到也没像以前一样丢了,而是塞给了一旁的丫鬟拿着。

    “对了,待会粉黛你看着一下院子吧!我和林染出去添置点年货!”

    这新婚夫妻本来应该拜满三年的,可惜她和陆云齐远离了京城,可礼不能废。

    想来一般的古玩字画,珍珠宝玉他们也见惯了,倒不如弄一些巴蜀的特产送去。

    顺便她其实也想在开春后把铺子开起来。

    以后陆云齐忙了,她省的闲在家无所事事不知道做什么。

    粉黛一听苏溪不带自己,有些失望和沮丧,但是转念一想夫人这是表示对她的放心。

    一时间有活力满满了,郑重的点头:“好的夫人,我会照顾好小家,看好宅子的。”

    苏溪含笑的点头,拿起一旁的银鼠皮锦披风穿上,汲了鞋子翻身下炕。

    刚准备走时,一只白嫩的小手拽住了她的裙角,对上茵姐一双明亮的眼,苏溪有些错愕:“茵姐也想去吗?”

    小女孩犹豫的半天,点点头。

    苏溪柔美一笑,牵着她的手:“既然如此,那么就一起吧!粉黛你也来,不过要劳烦杨妈妈你看一下家里了!”

    粉黛兴奋得手舞足蹈,上前抱住苏溪激动不已:“夫人真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

    “少来,别以为你奉承我几句我就忘记了你昨日和我生气来着!”

    说到自己的黑历史,粉黛忍不住脸上通红,支支吾吾的变天都没有回嘴。

    这小模样惹得大家纷纷一笑,就是一向安静的茵姐也好奇的多看了她几眼。

    这还是到巴蜀半个月以来,苏溪第一次上街。

    与她所见过的街道相差无己,不过街道宽度较小,房屋也没有临安那么高。

    因为靠近了年关,这里人群也极为热闹。大街上可以看见不同装扮的人,有穿金戴银的富人,也有圆领长袍的儒生和奇装异服的蛮族女子。

    苏溪看着那些少女,银晃晃的饰物璀璨亮眼。

    她前世也见过不少的苗族女子,极为喜爱银饰,还有蜡染的百褶短裙,绣花的袖子和腰间的银铃。

    忍不住赞叹那些少女的风采,再看看自己现在,一身烟青色水雾裙,香妃色披肩连帽斗蓬罩住了自己。

    就是夏天,也是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一时怕晒黑了,二是已经习惯了。

    稍微露出一点手臂,陈氏便会叨叨叨的说个不停。

    最大胆的便是洞房花烛那夜自己穿的低胸长裙了,她自己都没来得及,更不知道陆云齐看了没,最后就化成了碎片不止所踪。

    “这位客人,要买点布料吗?”

    面前的妇人约四十出头,长得极为高挑,一身具有民族特色的绣花宽袖上衣,下面深蓝色百褶裙看上去到是亲切而清爽。

    苏溪迟疑了一秒,看了眼茵姐和林染后点头一笑:“有什么好看的布料吗?”

    “那自然是有,我这小店不是吹的,远到临安的妆花缎,北疆的团花锦。

    近到蜀地的蜡染都有!只要你开口,一定给你找来!”妇人娇声笑着,从身后的货柜上取出了几匹蓝色的花鸟纹样的布料。

    “这可都是绣娘纯手工织染的,上面的花纹也富贵大气,我见小姐你气质上乘。有又生的细嫩,穿上这个,一定是光彩照人!”

    苏溪摸着手下的布料,虽然是极为漂亮,但是上面的绣花太多突出。大人穿还好,要是小孩子的话,只怕不太适合。

    “有没有手感滑一些,比较暖和的?”苏溪抬头,一瞬间帽子下的青丝倾斜,暗香袭人那老板娘诧异十分。

    “小姐身上这香味可真好闻,这巴蜀之地,大大小小的胭脂铺子我也去过。还真没有什么香味这样沁人心脾的。”

    话落,众人一笑,苏溪围帽下的脸色也是烫得惊人。竟然被一个女人夸了……自己好闻……额,好像有点奇怪。

    “自己做的,不过普通花香。”

    “嗯嗯,对了,我这还有蜀锦。颜色鲜艳,花样也多,质量上乘手感极好。用来做裙子再适合不过了”她拿出三匹蜀锦,

    苏溪一眼便看中了那近乎咖啡色的云纹蜀锦。

    连忙摘下围帽,将布拿近几分:“嗯,不错。还加绒了,便要它吧!”

    满意的看着手里的东西,正准备让丫鬟付钱时,没想到猛然的手里的东西被另一只手抢了过去“这布可是我家小姐的!”

    她不由抬眸看去,面前的女子一身鹅黄色长裙,长相偏黑此刻正一脸的嫉妒与愤恨!

    这是谁?为什么这样看自己?

    “莲儿,不得无礼!”女子娉婷而来,姿态优雅而端庄与自己一般穿了青色的绣花长裙。

    不一样的是,自己的乃是遵从了临安的款式,喜欢宽衣博带比较飘逸些。而她的乃是蜀地的结合,窄袖细腰,腰缀铃铛。

    行走间,银铃声清脆入耳,随着女子淡淡的微笑,一眼难忘。

    传言道,撞衫不可怕,谁丑谁尴尬!她面前的女人身材高挑,曲线傲人莹白的脖子下面,深深的鸿沟即便是同样身为女子也忍不住多看几眼。

    腰肢如水蛇一般细腻,行走间摆动着臀部,长发随着摇曳风情无限,偏有有着世家女子的端庄。

    粉黛不满的小声嘀咕道:狐媚子。

    似乎被她听到了,女人只是淡淡一笑,撩起胸前的长发漫不经心的在指尖把玩。

    上前后,在苏溪面前站立,盈盈一拜:“臣女丁倩倩,见过长安候夫人。刚才丫鬟鲁莽,还望夫人海涵”

    借用余光看了眼传言中的苏溪,果然是倾国倾城的容貌,即便是简单的青衣在她身上也如莲花般圣洁而清爽。

    看上去柔柔弱弱的,毫无抵抗之力,生的娇小怡人。原来,他就是喜欢这样的吗?

    原来是丁倩倩!苏溪恍惚了好一会才想起,到蜀地时见过的丁太守只怕是少女的父亲。那夜云齐口中的“丑人多作怪”便是她吧!

    不知道陆云齐眼睛长哪里去了,眼前的女人虽然说是没有什么好感,但是凭着身材苏溪给她十分。

    “丁小姐请起吧!不知者无罪”

    那小店的老板娘万万没有想到围帽下的姑娘竟然是陆侯爷的新婚妻子,长得真是漂亮得紧,那精致的五官和柔美的气质让人心里一暖,忍不住对她心生爱怜。

    “没想到姑娘竟然便是侯爷夫人,方才民妇还以为是哪家的小姐那般气质出众。”

    “哈哈哈,老板娘可真有趣。我要是姑娘也一定把头发放下来了!”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新婚第一天陆云齐让自己把头发放上去后。

    自然而然的她也开始梳起了妇人的发型,只有晚间沐浴后或者上床时才会放下。

    不然白天里被他看见自己披散着长发总是少不了说一句。

    只有已婚的女人才会把头发全部盘上去,方才苏溪带了围帽,是以她才没有注意到。

    “既然丁小姐也喜欢这布料,君子不夺人所好,便把布给你吧!粉黛,林染抱上小姐,我们走吧!”

    “多谢夫人割爱,只是此物贵重,倩倩不能收!”女子一脸柔软的笑意,似乎是想和自己说别的一般。

    苏溪蹙着秀眉,下意识躲开她想上前的手“如此,随你。年关较近,有些忙。丁小姐再见!”

    “不知道夫人要买些什么?巴蜀我也算熟悉,不介意的话,我带你看看。”丁倩倩被拒后,倒也没有生气和沮丧更加热情的想和苏溪说话。

    只可惜,对于爱慕着自己丈夫的烂桃花,苏溪仅有的耐心都用完了。

    转头娇俏一笑,却是拒绝的话语刻毒十分:“不必了,女子闺誉重要。大街上鱼龙混杂,只怕对名声有阻碍!我已经嫁人了到是无所谓,丁小姐可不一样!”

    丁倩倩长袖下的手紧紧的握住,霎时间脸色一脸,苍白了几许“多谢提醒!”

    苏溪说完,抱起茵姐便率先走出了铺子,林染紧跟其后。双手抱胸,冷冷的瞪了那丁小姐一样,红唇微启:“死心吧!”

    丁倩倩错愕的看去,那红衣女子已经潇洒的转身,只留下一抹红衣猎猎,被风刮起摇曳着一抹恣意风采。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侯门之云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