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6章 你是我最贵的衣服
    相比较周景,白子临应该是最懂陆云齐的人,没有之一。

    若说周景与啊齐是因为相同的遭遇而成为朋友,那么白子临和啊齐却是相见如故的那种惺惺相惜。

    两个人一个内敛而深沉,一个文雅而善谋。却同样怀抱着一份对未来的热忱,向往英雄,正好入了彼此的青眼。

    闲来杀杀棋子,忙时共同讨论在性格上相互补充,既是生活上的趣友也是工作上的伙伴。

    之前的白子临不愿出仕,大抵是看尽了官场的黑暗和尔虞我诈,自然是不屑入牢笼。

    可他这才发现,自己要想成就梦想只做局外人又怎么能改变现状?

    于是毅然答应了父亲的举荐,追随陆云齐远到千里之外的偏僻巴蜀来做官。

    他这次担任的是军中的文职,初来驾到并没有什么准备,就是打算好了蹭在陆云齐的家中。

    正好苏溪手艺也不错,还可以顺便一饱口福。之前不好意思,那是因为苏溪毕竟还是个为出嫁的小姑娘,现在成了嫂子了,自然无所谓了。

    陆云齐也是求之不得,好他也需要白子临的助力。但是毕竟家里要住进来一个外男,少不得和苏溪说一下。

    换了从前的院子好说,反正地方大,丫鬟仆人也多随便给他一个院子住就是了。

    可现在住的地方院子少几许,只怕苏溪不乐意。

    陆云齐想了许久,终于找到一个最合适的理由。慢慢的推开房门,屋里的烛光昏暗。

    隔着珠帘斑驳的投影在地上,他首先看到的是梳妆台上整整齐齐的物品。

    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想起了昨夜两人在那地方的疯狂,凤眸微微含笑转瞬即逝。

    相比较他的复杂情绪,一边的女子却是安之若素。一身素白的裙衫发丝未束,修长的**交叠的躺在矮踏上浅眠,凌霜欺雪般的肌肤白得晃眼。

    她身上除了花香还有一股子淡淡的药香味,陆云齐轻手轻脚的走过去。

    坐在边沿,大手轻轻的落在她的脸颊,苏溪的脸真是怎么看都不够。怎么能生的那么精致?就是哭起来,也让人觉得漂亮不

    已。

    她昨夜只怕是真的累极了,早上说话时也嘶哑着声音,导致害羞的她今天一天话都很少。

    陆云齐拉过毯子,把她露在外面的冰冷小手放到毯子下面。

    轻轻俯身,一个极为珍爱的吻,落在她秀美的额头上。女子长睫如蝶,轻轻颤抖着。

    下一刻,那双明亮的杏目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他,满是戏谑和惊讶“不陪白大哥喝酒啦?”

    她刚睡醒的长发略显凌乱的贴在素白的衣领上,脸便,还有几丝调皮的落在了红唇上。

    想起这娇软如花的唇瓣落在自己的胸口,背脊,那处,留下一片濡湿的温热。陆云齐开始有些飘然的欲乱情迷。

    看着她的檀口一张一合,却压根听不见她说了些什么?

    只能随声附和,半晌才想起来自己要说的事情,索性把苏溪抱在怀中。

    手指捋了捋她散落的长发,温柔的动作专注不已,对上他漆黑的凤眸苏溪恍惚了。

    男人此刻似乎心情还不错?整个人都温和不已,要知道陆云齐向来习惯发号施令。人也冷峻惯了,就是床第之间也充分展示着他的霸道。

    今天竟然温情脉脉的,难道是知道自己昨晚太过分了所以来讨好她来了?

    不,他——绝对不是这种人!

    “身上,可还疼?”他的手漫不经心的从苏溪的锁骨往下摩挲。

    看着怀中的她渐渐脸红,软软的躺在怀中如一只小猫一般哼哼唧唧的,陆云齐忍不住想起白天那两只小奶狗。

    也是这样很很哼哼唧唧的往丫鬟怀里钻,似乎很是舒服的样子。

    他不喜欢狗,更喜欢猫。是因为感觉苏溪每次被他爱过后都是一副小懒猫的娇憨可爱。

    苏溪隔着衣服咬了他一口,眉眼含嗔带怒的瞪了他:“疼,我这是工伤吧!你是不是该补偿我?”

    明显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苏溪忍不住窃笑,佯装不知的继续乱撩拨着他。

    “你——想如何?”

    男人的目光带着一丝灼热的**,紧紧的看着她。声音魅惑而沙哑,酥到骨子里的性感嗓音。

    苏溪沉吟了一会,摸着下巴道:“我——想听你哭一回!”

    话落,陆云齐哭笑不得的拍了拍她的脸,一个暴栗子落在了她的额上:“简直没规矩!”

    他可是男人,还是堂堂中军大人,长安候,百姓口中的杀神,就是血流光都成,怎么可能会哭!

    苏溪讪讪一笑,举起小拳头砸在他的胸口“谁叫你昨夜那么狠的欺负我,简直是谋杀亲妻的赶脚。”

    “年冬腊月,什么谋杀不谋杀的。再乱说爷就要打你了!”

    好吧!古人迷信,认为腊月不能说不吉利的话,就像正月要说好话一样。苏溪吐了吐舌头,乖巧的点点头这才让他稍稍满意了一些。

    “对了,白子临以后要住进来,你——会介意吗?”

    苏溪一怔惊讶的坐了起来,指着他的鼻子气呼呼的道:“什么!刚走一个烂桃花!这又来了一个蓝颜知己!”

    什么叫做蓝颜知己?陆云齐不懂,但是苏溪把他和丁倩倩放在一起想来也不是什么好词语。

    “你要是…。不同…。”陆云齐还没有说话,苏溪打断了他的话语。

    “你会不会以后被他勾搭了只喝酒,不要我了?”

    看着那水盈盈的美目,楚楚可怜的神情,真是让人心疼不已。只是!勾搭是这样用的吗?

    陆云齐唇角微抽,没好气的掐了一把手上的浑圆:“瞎说什么!”

    “本来就是,他只要一出现你们就在一起呆着。画画也好,下棋也罢!就是我叫你们吃饭了,还是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

    “依依不舍?那叫兴趣阑珊好吗!”陆云齐忍无可忍,薄唇堵住她乱说的小嘴。

    惩罚的吻有些粗暴的夺取她所有的呼吸,面红耳赤的只能被他带着迷失了方向。

    “苏溪,你明日起一起到书房吧!你的字和成语,爷——要亲自教!”

    苏溪好不容易从那一吻中找回了自己,突然听见这消息,立刻垮下了小脸。

    侧身捂住耳朵:“听不见!听不见!”

    陆云齐“……”你还能再幼稚点吗?

    “这样吧!虽然男人总是说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但是我觉得,身为妻子,既然选择了要做你的衣服好好温暖你。

    自然不能让你断了手足,成为残疾。这样穿起衣服来也是十分别扭和难看。

    白大哥做为你的蓝颜知己,又是你的智囊和下属。反正也就一个人,左右不过多双筷子罢了!

    你只要不让我练字,住进来就住进来吧!我没意见,就算你们在我眼前卿卿我我也行,记得通知我围观一下!”

    看着她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某侯爷一颗心已经从惊奇不已到可以平淡处之了。

    剑眉一挑“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

    “别人说的!”苏溪无比哀怨的看着他道。

    “卿卿我我?”

    “额,这个……这个,反正你懂就好!”

    “我不懂!苏溪,你听着。你是我的妻子,是要陪我度过一生,死了也要睡一起的人!子临是我的兄弟,我和他志趣相投,可只有你才是我心里的珍宝。

    没有什么谁轻谁重,对我而言,都是生活里不可缺少的。友情和亲情,和爱情,我——何尝不想要?

    就算你认为自己是衣服,但是,在我这里——你也是全天下最贵的衣服!也只有我——才配穿。”陆云齐冷着脸,一双冰冷的眸子严肃不已,轻斥

    苏溪原本只是小小的抱怨一下陆云齐因为兄弟而冷落了自己,谁曾想竟然惹来了他的长篇大论。

    她不过一时的口舌之快,怎么会真的在意白子临的存在呢!事实上自己很感谢他,感谢他上次救了自己。

    感谢他婚礼时给自己送上了厚礼,更感谢他对云齐的帮助,不远千里追随。

    陆云齐说自己是生要在一起,死也要同穴的人。可不正是她最喜欢的那句“,生可同矜,与子同穴”吗?

    她从没有被他如此严肃的“教训”过,可苏溪一点也不委屈,相反的,还很幸福。

    眼泪控制不住的便刷刷的掉落了,一头扑进他的怀中。

    “啊齐”

    陆云齐说完也是一怔,沉思着苏溪又有什么错?她平日里打理这个家也是极为辛苦,自己也忙。现在还多加了一个人,她就算是不高兴也是理所应该的。是自己太主观了,方才还如此严肃的说她。

    当即有些茫然,举手无措的看着怀中哭得颤抖的女人:“苏苏,…。我…。对不起。”

    “你不喜欢,我明日另想办法吧!不哭了…。我是不是太凶了,对不起。”

    半晌,女人哭红了眼睛,哽咽着抬起头捧着他的手,破泣笑问:“我是你最贵的衣服?”

    “嗯”

    “那要是比有我更贵的呢?”

    陆云齐顿时无语,苏溪的关注点总是和他想的相差千里。

    不过,她已经哭了,好不容易笑了。经验总结:可千万不能再惹她生气了,不然最后受苦的肯定是自己。

    “爷的钱都在你手里,不会买的!”陆云齐笃信的道,声音铿锵有力。

    苏溪擦着眼泪,满意的点点头小手拉下他的身子,闭上眼,那娇软的红唇主动的送上。

    这样软玉温香的好事自然是不容错过,陆云齐会心的加深了这个吻,两人拥吻的剪影折射在铜镜里,犹如交颈缠绵的鸳鸯和谐美好,唇齿相依。

    他的吻越来越高明了,从新婚夜的只会啃咬到现在随意的撩拨都能使自己,浑身一颤。

    感受得到他的唇舌掠过自己的每一寸肌肤,带着专属于他的印记和温柔气息。苏溪也大方的回应着,嘶哑的声音唱出性感暧昧的音符。

    关于兄弟和女人的问题,就这样被两人抛到了脑后。最后陆云齐情动不已,可昨夜太过孟浪导致他现在不敢再动。

    只能推开苏溪,自己盘腿而坐依靠定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看着他忍得如此辛苦,连额上的青筋都突显了,苏溪笑嘻嘻的爬了过去。

    在他的耳边轻轻吐气道:“要不…。给你找你姨娘吧!”女人嘶哑的声音,芳甜的香味在脑海全变成昨晚的香艳。

    陆云齐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少来,只怕到时候你要一走了之了!你再这样爷要收拾你了!昨夜没有哭够吗?”

    苏溪捂唇一笑,很是高兴他的忠贞,看着陆云齐如此难受她也很是心疼。

    红唇落到他的耳侧,不急不慢不知道说了什么,只看见那凤眸倏然一亮便多了一抹火热。

    下一刻,抱起女子大步跨向了浴室。

    隔着屏风,水声晃动之处水汽迷蒙如雾一般,隐隐约约遮住里面的香艳场面。

    夹着一道娇声的抱怨“你怎么还没好!”她感觉自己手都要酸了

    回应她的,是男人邪魅的笑容,轻声哄着她继续。

    结果就是晚膳苏溪连拿筷子的力气都没有了,陆云齐拍了拍她的头表示安慰。随手夹过一筷子鸡肉放到她碟子中“你多吃点。”

    这日常的动作一旁的丫鬟们都已经见怪不怪了,夫人经常被侯爷抱着喂饭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这一次要不是考虑到白子临在场,陆云齐还想亲自喂到她嘴边。

    白子临抬头之余,不由感叹:“我认识你快五年了,你连茶都不曾给我奉上一杯。还以为你是高冷惯了,原来只是因为我不是小嫂子!”

    苏溪险些喷饭,幸好及时用手绢捂住了,下意识的发抖立刻移开了手。

    她正想回答时一旁抱胸睥睨的陆云齐勾唇冷声道:“没结婚的男人自然不懂!”

    白子临“……”

    苏溪也没有想到白子临竟然还有这样吃瘪的时候,拍手大笑跟着附和:“白大哥竟然还没有结婚!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对长相有没有什么要求?要不要我帮你介绍一个?”

    陆云齐意味深长的看了眼白子临:“他也许喜欢霍将军那样的吧!”

    活落,白子临怒视,一张俊脸变得通红瞪着玄衣男子:“你少给我提她!”

    苏溪眨了眨眼表示疑惑,霍将军?难道……。白子临是受?那将军是攻?

    再看看陆云齐,虽然面容也刚毅,却也五分俊美。男子汉十足,威严不已所以白子临喜欢这样的霸道总裁!怪不得一天到晚缠着她家相公。

    苏溪咬着筷子,看了看自己相公,又看了看面红齿白的白子临。她的脸上变化纷成,精彩不已。

    陆云齐知道,她又想歪了,及其无奈的摇摇头。

    ------题外话------

    大家期待我们子临的小媳妇吗?下一章出场喔。

    关于女人如衣服,男人如手足,鱼鱼只是辩证的说不是贬义词。

    还有,端午节到啦!祝福大家端午节快乐,撒花,撒花。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侯门之云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