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8章 陆小四的礼物
    陆云齐淡笑转头,让丫鬟把茵姐抱回房,自己拥住苏溪一同准备继续刚才的事情。

    他刚想说话时,却见苏溪慌张的起身不知道在寻找什么,疑惑的挑挑眉:“怎么了?”

    苏溪害怕的低头,在他威严逼迫的目光下终于开口了“媚药”

    “嗯?”

    “我…。我在白子临的酒里下了媚药!”苏溪咬着牙,一口气说话。

    果然,陆云齐惊讶之余把提起她的衣领把她禁锢在了怀中,满是酒气的呼吸喷洒在她脸上,一阵火热“你怎么来的那东西?”

    “咳咳,有钱能使鬼推磨。我发誓,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帮他们一把!”苏溪哭欲无泪,她也是不到万不得已才准备用的。

    陆云齐恨恨的捏了那雪白,目光落在她明艳的脸上:“好姑娘怎么能用那下作的玩意。”

    苏溪老老实实的点头:我知道错了,放心,我只放了一点点。就芝麻那么一点

    “晚了”陆云齐说话,将她一把抗在肩上便大步走回房中。

    方才他就觉得酒下了腹中就怪怪的,还以为是室外太冷的缘故。随即浑身发热,难受异常,现在听苏溪这么一说,他算是懂了。

    想来是苏溪这个笨蛋,放了药却忘记了换酒壶,导致那一壶酒都被药沾染了。

    喝过酒的人,不出意外的话……真是太大胆了,不惩罚一下她指不定下一回是什么幺蛾子。

    这一夜,苏溪不知道陆云齐是生的什么气,她都认错了竟然还是和禽兽一样把她欺负了个遍。

    房间里的烛光若明若暗,她感觉海浪一潮又一潮的席卷着海岸,被浪花追逐着直到风雨稍稍停下,那巨船终于停在了海岸中。

    梦境一转,便又像悬崖便的野花,被狂风暴雨冲击着,每一滴雨都直打花蕊。直到那朵娇花,忍受不住嘤嘤嘤哭了起来,直到第二日雨过天晴。

    床帘被他不小心撕破了,那样轻柔的盖住女子满是痕迹的身体。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又是一番无言的魅惑。

    陆云齐体贴的将她抱在怀中,拉好了被子。大手摸了摸她被汗水浸湿的鬓发,嘶哑的声音缓慢的响起“别着凉了”

    混蛋,刚在在地上欺负的时候你咋没有考虑到我会着凉。苏溪红了眼睛,整个人委屈得不得了,陆云齐竟然这样对她。

    生气的转过身子,只有背对着她,身体自然半拱起只留下一个后脑勺。

    陆云齐从后面拥住她,拉过那柔夷时也没有想到苏溪竟然这么娇嫩,他已经用最柔软的布条了,可那皓腕上还是勒出了红色的痕迹。

    心疼不已的呼了呼气:“你这女人,要不是你的药。我怎么会这样!”

    苏溪懊恼不已,她这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本来陆云齐在这上面就已经很强势了,再加上药,好吧!说到底是她自己弄的破事。

    可是,我是你媳妇啊!又不是外面的那些女人,他,他怎么可以把那些个手段全用到自己身上。

    苏溪忍不住细细的哭着,唇咬在他的手臂上,不解气的在他脸上也落下一个牙印。

    到底还是舍不得,看到他吃痛的蹙眉,脸上渗出了血时,苏溪气已经消了。

    连忙用舌头舔了舔他的伤口,软软的,濡湿温热,带着她的香味和自己的气息。陆云齐直直的盯着她,脑海里便想起刚才的蚀骨**,稍稍侧身一动。

    “不要动,口水可以消毒!”苏溪满脸泪水本来是楚楚可怜的,这样严肃的一哼真是有些滑稽。

    陆云齐忍不住大笑,把她揉进怀里“天要亮了,你快睡!”

    “嗯”

    大周天圣四年的第一天,大家不约而同的赖床了。院子里还残留着昨夜的碗碟,杯盘狼藉。

    在晨光中,长廊下的灯笼轻轻的被风吹拂着,流苏晃动。下一刻,被一只素白的手抚开,那手不算白皙却是修长柔美。

    紧接着,是女子狼狈的身影,她勉强拢着身上白色的长袍。神色复杂的看了眼房间,脚下步伐毫不犹豫的走出。

    看着女子渐行渐远的身影,原本“沉睡”的白子临也坐了起来,他也没有想到两人阴差阳错竟然因为苏溪的酒又开始交集。

    说好的会忘记了彼此重新开始,可是,他哪里忘得了?怀中若有似无的香味,枕边还是她的温热气息…

    大年初一的第一天,苏溪也受到了来自临安的年礼。陈氏和端王妃还有宋家都给她送来了不少的东西。

    从平常的小吃到夏季穿的衣服,还有书籍和许多漂亮的首饰。除此之外,还有许多的药材和用不到的布匹,摆件…

    送东西的是青龙帮的韩一刀,远远的看见苏溪他便恭敬的行礼。

    苏溪也没有想到当年那胡子拉碴的土匪头子这摇身一变竟然真有几分样子。

    “韩大哥好久不见,真是辛苦你了。带兄弟们喝点茶再走吧!”

    “夫人别客气,没有你就没有兄弟们的今天,趁着大年初一,我代表兄弟们祝夫人万事如意,阖家欢乐!”韩一刀面上一红,一想到自己当年调戏过夫人就忍不住冒冷汗。

    好在夫人大度不计较,可侯爷不一样,要是侯爷知道了只怕自己这小命不保。

    哪里还敢喝茶?祝福和礼物送到了就立刻托词走了。

    中间夹杂了一个檀木的雕花盒子,显得与众不同。苏溪好奇的拿了过来,刚一打开,却发现里面竟然是一队干了的紫藤花!

    “这是谁送的?”

    苏溪忍不住疑惑,用手指拿起那一串干了的紫藤花在鼻尖轻轻一嗅,花香满鼻。

    她在清溪的院子里也种了这么一笼紫藤花。

    “哪里来的花?”陆云齐刚好进屋,便看见苏溪披散了头发坐在地上拆着物品。

    他目光落在苏溪光洁的小脚,隐隐还有些许青紫的痕迹,莹白圆润的指头粉粉的,映衬着她身下洁白的长绒低糖,真是粉黛玉琢。

    夜里他也是极为喜欢把玩那玉足,自然是舍不得它露在外面受凉,当下冷了脸扯过一旁的外衫给她罩上。

    苏溪对着他甜美一笑,将盒子递了过去:“我也不知道谁送的!放在年礼中一起送来的。”

    陆云齐看着干枯的紫藤花,脑海里一下子想起两年前的那一幕。

    女子娇憨的睡颜甜美,长裙如水落了一地的紫藤花,记忆中还有那一袭紫衫华贵,同样卓尔不凡的男字,温柔的痴恋。

    “啪”一声清响,在寂静的卧室里响起,吓得苏溪娇躯一颤。

    好奇的抬头看去,只见陆云齐重重的将盒子关上,一张刚毅不失俊美的容颜冷如冰雪,那双凤眸异常幽深,却又漆黑无比。

    下一刻,手里的匣子便被他无情的抛到了那一对杂物之中,孤零零的在地上翻滚了一圈,到里在门槛之下。

    “你怎么乱丢?这多不尊重送礼物的人”苏溪撅着红唇小声的埋怨道。

    正想说捡回来,可还没有起身,陆云齐已经抱起她“一堆破花而已,太不走心的礼物了。有什么好看的,你的字还没有写。趁我现在有时间,去书房!”

    不容苏溪反驳,他已经抱着苏溪走向了书房,回首偷瞄了一眼门口的盒子忍不住得意几许,转瞬即逝。

    “可是,礼单还没有写好。以后整理很麻烦啊…。”

    她的抱怨被晨风吹远,回答她的是男人不满的轻哼:“不是有丫鬟吗?”

    “不一样啊!我喜欢收礼物的感觉”苏溪娇俏一笑,在他脸上落下一吻。

    陆云齐看着她明亮的眼,似会说话一般灵动不已,这才想起苏溪给每一个人都准备了礼物。

    茵姐的玩偶,丫鬟们的衣服,就连子临都有一套墨宝而送给他的是一块上好的玉佩,缀着她亲手打的同心结。

    他还是今早穿衣服时才发现的,也不知道苏溪是什么时候给他系上的,想来是他抱着她抬头看烟花的那一刻。

    男人恍然大悟,暗自懊恼,自己怎么那么后知后觉。就连千里之外的啊景都知道给苏溪送花,而自己……

    看着她的眼睛里满是期待的神色,像小三和小米等待喂食一般,可怜巴巴的小眼神,让人心里说不出的柔软。

    陆云齐将她放到桌案便,邪魅一笑:“想要我送的礼物?”

    苏溪点点头,这爷终于开窍了……感激得无语言表。

    男人捧着她比花还娇嫩的小脸,在那红唇上蜻蜓点水一吻,充满磁性的嗓音在她耳边低语:“爷的礼物,晚上给你!”

    “是什么?”苏溪忍不住好奇的拉着他的袖子盘问,可惜,陆云齐就是不说。

    反而把她按在桌边,便开始给她布置今日的作业。

    苏溪昨夜被他折腾了一夜,这练字真是一种痛苦的折磨,她写着些着便开始犯困了。

    再看了看矮踏上径自安睡的男人,顿时气结。不是他让自己练字的吗?怎么自己就去睡了?太不负责任了…。

    既然监工睡着了,她干嘛还要苦巴巴的红着眼睛干活,干脆一起睡吧!

    苏溪放下了笔,看着桌子上那乱七八糟的字,下意识的有些脸红好像……连文文都不如。

    苏溪一直期待着赶快到晚上,可一觉醒来,天边还是蓝蓝的一片。到是身边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贴心的给她盖了毯子。

    “林染,侯爷呢?”

    闻声,门口吃瓜子的丫鬟一把丢掉了手里的瓜子,立刻起身“夫人醒了?”

    “嗯,帮我打点水吧!”苏溪揉了揉酸疼的脖子起身

    “侯爷走了,只是吩咐奴婢守着夫人别让人打扰。”粉黛说话,嘻嘻一笑。

    苏溪回到房间时,那一对礼物已经被收拾入库了,房间里干净如初。

    终于到了晚上,陆云齐终于回来了,换了一身玄色衣衫,金冠束发整个人又变得凌厉无比。

    “以后太晚了就不要等我了!”陆云齐脱下外套,因为身上带着寒意,不敢进到里屋。只能坐到外面的桌子旁,等身上的寒意散去一些才进去。

    苏溪只穿了一件裹胸,整个人趴在床上,双手撑着下巴看着他的身影满是高兴的神色和痴迷的爱恋。

    陆云齐居高临下,看见那缃黄色莲花布料束缚着那雪白,因为姿势被压出惊人的美艳。他不由倒吸一口气才使自己冷静下来,苏溪,却还没有半分意识。

    玉臂伸出被子,拉着他的衣袖:“说好的晚上给我礼物呢!”

    她的胳膊只有自己的手腕粗,竟然是那么的单薄,锁骨上依旧留着他的痕迹。

    雪白一片的肌肤,凌霜赛雪男人的目光不由暗沉了下来。

    “很快你就知道了”陆云齐快速的脱了衣服,将她连同被子抱在怀中。

    苏溪惊呼声被那薄唇含住,全变成娇哼,陆云齐淡笑着一手体贴的托住她的脑袋,加深了这一吻。

    今晚的陆云齐各外的凶狠,苏溪还没有适应便被他欺负得个彻底。

    只能含着泪嘤嘤嘤的承受着,受不了时也毫不客气的一口咬去,却是刺激得他更加情动。

    沙哑的声音含笑的响起:“这个礼物可满意!”

    苏溪咬着红唇,恼恨的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满意……满意得了吧!”

    他长眉高挑,嘚瑟的勾起薄唇手下腰肢被他紧紧的握住,那么细的腰,真要有了孩子不知道该是何种模样“乖,独一无二的礼物马上就到了”

    “什么?”苏溪哽咽着,不明就已的抬眸,伴随着他的一声低吼娇躯一阵颤抖,脑海一片空白。

    “陆小四……你这个骗子!”

    相对较她的羞愤,得偿所愿的某侯爷简直不要太高兴,心里想的都是等她怀上了自己的孩子啊景该死心了吧!

    某侯爷的美梦还是没有得偿所愿,不够他很快也就想通了,反正结婚也才几个月来日方长。

    在者,巴蜀这个偏僻的地方要真的怀孕了他也没有把握把苏溪照顾得很好。

    虽然他内心是很想拥有一个属于苏溪和自己两个人的孩子,也只能随缘了。

    接下来的日子开始进入了平淡之中,过了年,三月阳春。就在这百花盛放的日子里,大周在位最长的皇帝,周真宗驾崩了。

    到底是没有熬过正月,圣上这一驾崩,带来的是一连串的朝堂争夺。

    太后拿出遗诏,竟然是要效仿古人垂帘听政,原因是因为皇子之中没有身份高贵而又有能力者。

    而拥护三皇子的文武大臣则认为向来后宫不能干涉朝政,更何况太后已经是花甲之年。

    太后手下的私兵和三皇子的禁卫军在金銮殿上大打出手,而一旁,便是先帝尚未出灵的遗体。

    说来也正式讽刺,真宗生前极为孝顺对这养母也是尊敬不已,而幽王也是他最信任的儿子。现在,却正是这两个人在他的遗体面前,争夺着他的位置。

    ------题外话------

    咳咳,节日福利,我们低调…。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侯门之云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