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0章 冷雨花葬魂
    宋争鸣闹出了这么大的一出事情,惹得京城里风云不停。

    新皇登基,便发生这样的事情架不住两大臣的哭诉,下令严查。

    端王妃害怕之余,只好让儿子去巴蜀找苏溪,入陆家军以免扎眼。把宋争鸣交给苏溪,她很放心。

    苏溪接到信时却不知道端王妃已经选择了代替儿子前去请罪,宋争鸣被安排着上了马车,走到了城外才发觉似乎母亲今日很是不对劲。

    看向他的目光总是那么温柔而不舍,他自从离开了京城也觉得心神不宁,于是改变了方向掉头转去。

    刚到院子便发现自家的小院被层层的官兵包围了,端王妃一身正装,清丽不已的走出来。

    脸上带着释然的笑容,突然看见墙角的红衣时,面色一变立刻青紫了。

    她面前的将军正是许氏的新婚夫婿,带着亲兵亲自捉拿要犯。

    “走吧!”

    “等一下!”妇人回首看了看屋檐,露出一抹不舍的笑容。转身的瞬间,突然拔出袖中的暗箭,再众人惊呼中狠狠的朝自己的脖子刺去。

    雪白的玉径被箭镞刺穿,她今日穿的素白串花裙被鲜血染红,一片妖艳的血迹朵朵绽放。

    “不”宋争鸣凤眸蓄着眼泪,死死的抓住门板,大腿一迈正准备进入是一只手便将他生拉了过去。

    陈氏也是满眼泪水,她原本是来为端王妃践行的,谁知道刚进来便看见了这一幕。

    端王妃已经去了,她此刻能做的便是保护宋争鸣。

    苏三林暗自一叹,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也拗不过媳妇,只好一起拉着宋争鸣赶快走。

    少年回首,院子里的母亲正远远的看着她,红唇轻呼,似乎在呼唤她。

    她的唇角带着笑容,一颗眼泪缓缓的从眼角滑落,跟着她的身子一点一点落下。

    衣衫鼓动,带着清脆的步摇声静静的渐于消失。

    “恋恋!”宋瑞听闻抓到了凶手,还以为是争鸣那孩子出事了。便急急忙忙的赶过来别院,他犹豫了许久,很害怕恋恋不肯见他。

    刚进屋子便看见那抹身影倒在院子中,白衣铺开,她的青丝交缠着浑身是血。

    “不…。你不是恨我吗?我还没死,你怎么甘心死!”宋瑞抱着她的身子,那张容颜再没有熟悉的高冷和陌生,美目艰难的半眯起。

    终于露出了一抹熟悉的笑容,正如二十年前他们第一次见面那样。

    翩翩少年了看见落难的女子,原以为她会害怕得哭起来,正想安慰谁知道少女却是笑着。还怪自己出现早了,她都没有施展本事呢!

    端王妃咳了咳,血液流得更是欢畅了,不仅沾湿了她的衣衫更把男子的青衫也染成了深色。

    “先…。先你一步,这样…。这样,下,下辈子~就,不会,不会再遇见你了。也不会再爱上~爱上你了”

    美妇看着他,白嫩的手轻轻的举起,似乎是很想摸一下他的胡子。嘲笑一番,你宋瑞也有变老的时候?

    却无力的刚到半空便渐渐话落,宋瑞凤眸剧痛着,瞳孔收缩一把抓住她的手。

    “恋恋,你别想了。就算是下辈子,我也要缠着你。你最好想过来,我们把这一世的仇了解了。我随便你处置好不好!只要你醒过来。”

    奈何,他的声音女人还是没有听见,长睫轻闭一颗泪珠从眼角滑落。迅速滑过脸颊,红唇,落到地上消失与泥土中。

    宋瑞抱着她越发冰凉的身子,他的心也跟着越发的冰凉,极为轻柔的在她唇上落下一吻。

    随即露出了一抹俊逸阳光的笑容,这样的他即便是已经年过四十也是俊美无比。

    比之年轻时,更多了一抹男人的沉稳和韵味。

    “虽然你不愿意下辈子见到我,可是,我就想用一生来还你。恋恋,等着我”宋瑞拿出袖子中的金簪,正是她的那支。

    眼睛一闭,毫不犹豫的把簪子插入心脏,终于舒缓了一口气抱着已经死去的端王妃一同躺下。

    他面对面的看着这张容颜,生命在点点流逝,他那错失的二十年此刻得争分夺秒的记在脑海里,免得下一世又老眼昏花找错了人。

    天开始云卷云舒,不一会沉闷的天空开始下起了大雨,狂风吹落了一树的桃花纷纷落到树下的两人身上。

    层层叠得,被花覆盖着白色的衣裙和蓝色的长袍。花也怜惜那一对死去的恋人,纷纷落在两人身上,夜雨一场,到时形成了一个新的花坟,唯美而凄凉。

    苏三林抱着哭的一塌糊涂的陈氏站在门口,暴雨淋湿了两人的衣衫,狼狈不已。

    他记得上一世,也是这个时候端王府一夜消失,端王和王妃双双死去。世子不知所踪,上一世他只是个商人,那样大的事情于他只是个茶余饭后的谈资。

    可今日亲眼看见一树桃花埋葬有情人,苏三林的心仿佛感同身受一般也开始悲鸣,落下眼泪。

    他何尝不是错过了一世才拥有了今生的幸福,希望他们夫妻二人也能和自己一般得到这份幸运,重头来过。

    宋争鸣站在门外,他一直以为母妃也如自己一般恨着那个男人。却没想到,原来母亲也爱着他。

    现在两人一起死去,到也算圆满。这一夜,宋争鸣心里落下了一个困扰了一辈子的问题“什么是爱?”

    直到多年后,他也遇到了那个让自己满心爱恨两难的女人,才恍然明白了母亲的心情。

    他再也没有了父母,没有了家,没有了从前不屑的一切,在苏家夫妻的帮助下埋葬了端王夫妇。

    便在这院子里,桃花树下,青铜锁亲自被宋争鸣锁上。

    他发誓,一定要让许家和孟家付出代价,一定要让新皇认识到自己的昏庸。那一天,便是自己再次开启着锁的时候。

    宋争鸣这孩子太过冷静而独立,表现得太过优秀反而让苏家夫妻二人很是担忧。

    “争鸣,你父母去了。但是我和你伯父还在。苏溪是你的干姐姐,我们也算是你的父母。你以后便住在苏家,你放心没人敢欺负你的!”

    宋争鸣知道,这世界上若还有值得他感激的人便是苏家了。可他已经给两位带来了许多麻烦,怎么能继续留下来?

    “多谢伯父伯母,只是争鸣还是戴罪之身不敢叨扰。他日,必当衔草相报。”

    宋争鸣双膝跪地,诚恳的磕了头,被陈氏拉起来抱在怀中轻声的安慰着:“你这傻孩子,伯母也把你当自己的孩子。你难过就哭出来!”

    “我不会哭的,我是母妃的儿子。”他骄傲的道,用衣袖摸了摸不争气的眼泪。

    他要去巴蜀,参军,做一名真正的军人。

    等他建功立业,光荣回归之时,便是用仇人血祭之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侯门之云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