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1章 画中情意
    苏溪时隔几月再次看见宋争鸣时,少年竟然已经比她都高了。之前那稚气未脱的少年,看似霸道而调皮。其实,他比谁都心里脆弱,也渴望关爱。

    现在在看见他,苏溪直觉争鸣变了,这一回,是真正的冷俊。也成熟稳重了不少,本来应该是好事的,但是一想到这成长的代价,苏溪忍不住红了眼睛。

    端王妃对她真心如女儿一般,相处时间虽然不长却处处维护,连自己到巴蜀了还写信送了一堆的药材。

    “争鸣,路上辛苦了。可饿了?”苏溪迎上前,露出一抹温柔的微笑。

    正想帮他拿一下行李时,少年下意识避开了“不重,我自己来就好!”

    苏溪尴尬的点点头,站在一旁。连忙让丫鬟去打水,先让他梳洗一下,再用膳。

    晚餐时,她亲手做了蘑菇炖鸡,芥蓝烧肉,芹菜樱花虾,青椒盒子,葱烧猪蹄。白子临和陆云齐习惯性必须小酌两杯,特意拿出了珍藏的梨花白给大家满上。

    “你饿坏了吧!快尝尝姐姐做的樱花虾,这早上偶然抓到的。很是新鲜。”苏溪说着,给宋争鸣夹里放碟子里。

    后者点头,轻声道谢便低头。

    陆云齐和白子临也知道了端王府的事情,可远在巴蜀手中又无实权,真是有心无力。

    但是宋争鸣既然是苏溪的干弟弟,自己是苏溪的丈夫,那么也算是姐夫了。

    他向来不会安慰人,想起自己这般年纪时也是刚刚失去母亲,也一样低沉了许久。

    “会喝酒吗?”

    宋争鸣抬头,随即点点头:“会一点!”

    “拿大碗来!”

    话落,苏溪一怔不可置信的道:“你做什么,他还只是个孩子。怎么能和你拼酒,还大碗…。”

    陆云齐目光冷冷的看着少年,深沉不已:“你还是个孩子吗?告诉她!”

    宋争鸣看着男人刚毅英俊的脸庞,凤眸凌利而深沉,如古井般。他顿时一笑,转头:“苏姐姐,我长大了!”

    “对,是男子汉就得大碗喝酒。今晚过后,明天想做什么想清楚了再来找我!”

    白子临别看文文弱弱的,酒量也确实不差。

    三个人大约喝了十几坛子的酒,最后,心情郁抑的宋争鸣终于在大醉后抱着苏溪哭了一场,沉沉的睡去。

    苏溪这才知道,原来陆云齐是想让他发泄出来。抬头看向那微微醉意的男人,感激的一笑:“相公,谢谢你!”

    这女人,平时叫自己啊齐,被折磨得惨了就会恼羞的叫他陆小四,只有在动情的时刻才会喊相公。

    她声音本来就娇滴滴的勾得人心痒,现在有带着那双明媚若秋水的眸子这样直接而清澈的看着他。

    恍然间,陆云齐想起她十一岁那年初见时。少女狼狈瘦小,那一双眼睛却是星空般璀璨而清澈,那时刻自己便记得这双眼睛了吧!

    兜兜转转,最不可能的两个人竟然成了世界上最亲密的关系,苏溪真的成为了保护他心脏的一根肋骨,保护着他,温暖着他。

    自己小小的举动,她便如此满足和感激。想起自己年少时第一次浪漫,是送了崔氏一朵野花。

    可惜,崔氏心性高洁,喜爱兰看不起其他的花草。还以为自己是在羞辱她,恼恨的把花丢到地上气愤不已:“你的羞辱,吾记下了!”

    陆云齐也懒得解释自己的行为,两人也这样越走越远,从那时开始他在也不会送别人东西,特别是花。

    就是新年之夜,苏溪期待了一晚上也被他搪塞过去了,他以为苏溪会生气。

    谁知道第二天还是笑嘻嘻的缠着他练字,礼物也忘记到了脑后。

    陆云齐突然觉得自己亏欠了苏溪很多,她现在的身份不会比自己差,放下一切,抛弃临安的荣华和宠爱追随自己到这偏远的小院子。

    每日劳累的给他准备膳食,细心教导茵姐,就是子临也用心对待。

    就是自己忙起来总是看不见人影,她也永远会留一盏灯轻轻的睡去。

    一般女人,只怕早就不耐烦了,而她除了那日的惊人之语便在无怨言。

    陆云齐看着她粉雕玉琢的脸,大手轻去抚,沉声闷笑:“这么容易满足?晚上可不是要满足得哭死了”

    苏溪闻言,脸上红艳一片掐了他一把:“你瞎说什么呢!”

    陆云齐得意的笑了笑,让人把醉酒的白子临和宋争鸣送回去。一把抱起苏溪,在她的微微惊仄中走向书房。

    他有些醉了,脚步也有些不稳可苏溪知道,陆云齐永远不会让自己摔倒的。安安心心的享受他的公主抱。

    书房的漆黑被烛光点亮,男人把她放在桌子上转身关上门后从左手边的柜子里取出一个狭长的盒子。

    “这个是什么?”那盒子竟然还套了一层油纸想来是防潮的。

    盒子大约五十厘米长,宽处不大,做工精美不已。朱漆烫金,看上去也价值不菲。

    “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他淡笑道,眸光微动,重下手掌包裹着她的柔夷。

    指掌缠绵,轻轻放在盒子上拉开盖子,里面的东西缓缓出现在眼前。

    竟然是一堆的画卷!苏溪诧异的一秒,在他鼓励的目光中拿起一卷。素白的手指摸了摸卷轴“这么宝贵?竟然还是白玉卷轴?”

    是什么稀世珍藏的字画?值得他如此对待?还喝醉了酒也大半夜的带着她过来欣赏?

    苏溪打开画卷,入目的是一片青色的衣裙,这——是女子的衣裙。

    他竟然收藏了女子的画像!是谁?崔氏吗?还是传言中的齐地第一美人?

    “你这个女人,都不看完就给我定罪了?”陆云齐看着她脸色一变,泪珠挂在眼睫却是倔强的不肯落下。

    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女人闻言,吸了吸鼻子继续展开,那青色的衣裙样式极为简单花纹全无。两根麻花辫耷拉在胸前,这——是自己!

    苏溪的心情此刻就像是坐过山车一般,大起大落。刚从极端低迷的谷底鼓励自己前行,一下子便被风送上了云端高兴,激动,兴奋…总之,无语言表。

    真的是自己!这不是她十三岁的时候吗?那时候她一袭青衣,总是懒得梳头便瞎弄了两条麻花辫。

    在他的画下,上面的少女如青莲般清丽出尘,带着清晨的朝气蓬勃浅笑优雅,遗世独立。

    苏溪打开其他的,真的好多。有她睡着的,还有她拉起袖子做饭的,还有她在紫藤花下荡秋千的。还有一个,是她教文文写字的…。好多好多。

    最近的,便是新年的烟花,绚丽的烟花下那一红一蓝的身影拥吻,美得真实而温馨。

    苏溪在次抬头,娇嫩而艳丽的小脸上满是泪痕和甜美的笑容,她的水眸清澈的倒影着自己的身影,削瘦的轮廓和分明的眉眼。

    “你这个禽兽,竟然那么早就肖想本姑娘的美貌”

    陆云齐挪动脚步略略靠近了一些,低低的笑着:“不早一些,你就是别人的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侯门之云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