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3章 我就杀了你,然后自杀
    ——五月

    巴蜀的春天比齐地更多几分明媚,夜雨一场,润物无声。

    苏溪的菜园子也越发葱绿起来,看得白子临啧啧称其:“别人家的花园百花齐放,你们家的花园子别树一帜”

    捂唇浅笑,将一把水灵灵的小白菜放进篮子中,只当他在夸奖自己。

    “感谢你的夸奖,我就不谦虚的收下了。”

    白子临刚想说话,外面传来一阵慌乱脚步声,扣在青石板的小道上,格外响亮。

    逾时,那道玄色高大的身影便出现在两人眼前,陆云齐被凌然和凌霄左右扶着架进了院子。

    他的面色苍白,一支银色的箭镞赫然插在他的胸口上,血流不止。

    “云齐!”苏溪立刻红了眼眶,忍不住泪水大颗大颗的流下。

    手里的篮子冷不防掉到了地上,新鲜的菜叶沾上泥土,叶子上的水雾溅湿了她鹅黄色的裙摆。柔荑紧紧拽住裙摆猛的跑了过去“这是怎么了?啊齐,你……你…别吓我。呜呜”

    陆云齐浑身是血,整个人都虚弱不已。唯独那双狭长的眸子还带着浅浅的笑意和安慰“乖,我……我没事。”

    “还啰嗦什么,快扶进来。凌霄,你去找余蓝”

    白子临毕竟是男人,处理事情自然比较敏捷冷静。当即上前和苏溪一起把他扶进屋子。

    哆哆嗦嗦的解开他的衣衫,长长的刀痕和拳眼大的血洞还在血流不止。

    “你个骗子,还说没事!”苏溪从丫鬟手里拿过毛巾,沾了水轻轻的擦着他身上的血迹。

    陆云起看着面前这哭的梨花带雨的苏溪,内心柔软得不可思议又好笑不已“苏苏……你又…又哭了。”

    “你闭嘴!你还笑,你这个混蛋。冷不防给我来这一出。你是想吓死我好另娶吗?呜呜”苏溪骂道,手下却温柔不减。

    他最近早出晚归的也不知道在忙什么,自己也当他不说便是没事,只要好好的在家里等他便是,谁知道今天竟然受了这么重的伤。

    “让我进去,我专门来给将军送伤药的!”门外,女子的声音急切而清脆,打断了苏溪的思路。

    陆云齐下意识看向苏溪,还没有来得及解释外面已经开始吵了起来。

    “丁小姐,还请在外面等一下。将军伤势严重,此刻正在救治不宜打扰。”说话的是霍连筝。

    只见她自己也是受了伤,眼角青紫了一片,依旧是那一身红色的铠甲冷艳不已。

    而她对面的女子,一袭蓝色齐胸襦裙,金簪花钿整个人亭亭玉立漂亮十足,此刻也是细细的哭着,满是着急和心疼。

    “还请女将军通融一下,毕竟侯爷是因为臣女才受伤的,要不亲眼看着侯爷好起来。臣女实在是过意不去”

    苏溪转身,手里的毛巾一下子落到了地上,下一刻一双杏目不可置信的看向陆云齐:“那…她说的是真的吗?”

    陆云齐沉默了一秒,点点头。

    “我懂了,霍姐姐,让她进来吧!”苏溪笑了笑,将毛巾捡了起来放到水盆里。

    便往旁边一站,自动让出了一个位置。

    “苏苏,你听我解释好吗?我只是…。”

    “将军,你没事吧!吓死我了,呜呜。要不是你,要不是你救了我,我只怕现在已经丧命了。”不待陆云齐说完,丁倩倩猛的扑了上来。

    整个人几乎要压到了他的身上,哭的梨花带雨,手捏着一方锦帕准备给陆云齐擦一下血。

    “苏溪!”陆云齐看着面前的女人,头疼不已。转头看见站在门口一言不发的苏溪更是心里惊寒。

    “怎么,我打扰了你和小美人叙旧?抱歉,这就走。”

    苏溪冷冷的自嘲一笑,当真准备转身离去。丁倩倩见陆云齐浑身散发着一股子冷气,当下挤出一抹微笑,抓住了苏溪的袖子“妹妹别生气,侯爷他没有生气。只是伤口又疼了,说起来也是我的错,要不是为了救我,也不会…。呜呜”

    是,他为了救你而不顾性命,你伟大了吧!满足了吧!

    苏溪忍着心里的怒火,狠狠的掐了把丁倩倩的手,一把推来“我苏家可没你这样的姐姐!我娘,也只生了我一个女儿。”

    “够了,丁小姐。我救你只是因为你是一条鲜活的生命。换了别人,我也一样的会救。你的大礼就不用了,请回吧!

    苏溪,你是我的夫人。难道就这样看着你的丈夫血流不止吗?”陆云齐冷声轻斥,一双凌利的眸子如刀般看向两人。

    丁倩倩万不敢相信,陆云齐为自己拼命只是因为她是一个生命,可他那么笃信的语气开始使得她的整颗心都冰冷不已。

    同样怒气十足的话语,可他面对苏溪时,却是一种霸道的主权宣誓。

    “那不是更好,丁小姐对你情深义重。我也好早日改嫁!”苏溪听了他的解释,虽然心里好受了不少,但是一想到陆云齐是因为这样的人而受伤,真是恨不得咬死他。

    嘟囔着转身,往回走来。

    又是改嫁!苏溪到底有没有心!他对她还不够好吗?陆云齐整个人变得阴戾不已,看着苏溪时凤眸冰冷一片,带着伤痛的身子缓缓下床“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我对你,难道不够好?”

    苏溪见他伤口的血又开始流,顿时也慌乱了心扉,赶快跑了过去扶住他的身子。鼻头一酸,带着哭腔控诉:“谁叫你不爱惜自己,你明明知道我这辈子只会爱你一个人。

    你若死了,我也死。可你还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去死,你有没有想过我。你那么自私,那么霸道,那么不讲道理。可我偏偏就是喜欢你,我不准你喜欢别人。因为你整个人都是我的,包括你的生命。你下次要是再敢这样,我……”

    陆云齐见她哭得哽咽,整张脸都红扑扑的,唯独那双眼睛明亮而清澈。

    她的话语,每一句都让自己心花怒放,嘶哑的声音也微微带着一丝期待和颤抖:“你…要如何?”

    苏溪一顿,抬起眸子声音铿锵有力“我必然亲手杀了你,然后自杀”

    “哐当”林染手里的盆忍不住吓得话落,水洒了一地,铜盆落在地上犹如平地惊雷一般,响彻。

    苏溪,这…。这也太惊世骇俗,太大胆了!竟然敢说出要亲手杀了侯爷这样的话来。

    大家忍不住为她捏了一把冷汗,可别真出了什么事情才好。

    看着陆云齐阴沉了许久的脸,众人忍不住低头,侯爷越冷静便越是生气。

    谁知道,陆云齐却是突然笑了,剑眉一挑:“还说我霸道,这天下最霸道的只怕是你!”

    苏溪嘻嘻一笑,再转身时却是严肃至极,冷然的眸子阴狠的看向丁倩倩已经煞白的小脸“丁小姐,你可听见了?”

    “你……你怎么能逼着侯爷一声只娶你一个人!”丁倩倩长这么大,从小虽然也看惯了后院为了争宠而手段层出的事情。

    可像苏溪这样明着说自己善妒的少之又少,更何况还想杀了丈夫的,简直闻所未闻。

    陆云齐淡淡的哼了哼,嘶哑的声音响起,带着坚定的神色:“我愿意!一生一世只有苏溪一人。关别人何事?”

    他口中的别人自然是指自己,丁倩倩明白了。自己压根没有机会了,不管是苏溪还是陆云齐都绝对不会接受她。

    毕竟是一个娇养的大小姐,被人三番四次的如此嫌弃,丁倩倩脸上挂不住。

    当即一声便哭了出来,转身跑了出去。

    苏溪承认自己不是什么好人,看到那女人哭着跑的那一刻她心里没有一点怜惜。

    相反,她很高兴。那种成就感无语言表,表现在脸上便是一个甜美的微笑。

    这一副奸诈可爱的笑容,和刚才那扬言要杀了侯爷的霸气简直大相径庭。

    白子临和余蓝等人表示自己都要被这一对奇葩夫妻搞得精神失常了!

    “血都快流光了,两位回房再继续,我要拔剑了”余蓝埋怨的道,抓了苏溪让她站到一边去。

    苏溪恍然懊恼,乖乖的让他上场“你来吧!你是专业的,”

    折腾了一番,终于包好了药,苏溪扶着陆云齐躺下目光看见门帘处的霍将军。

    “余蓝,你顺便给霍将军看一下吧!她应该也伤到了!”

    白子临一怔,手上的扇子慢了下来看向女子,果然,她的脸上一块青紫。

    当即也蹙着眉头,出声道:“看看吧!”

    霍连筝却是冷冷的拒绝了“不用,只是皮外伤。”

    “皮外伤也该看看!”白子临说罢,将扇子收了起来上前抓住她的手准备拉进屋。

    “放开我!”霍连筝以外的大喝一声,迅速的推来了他的手。

    整个人变得几许惊恐,随后转身便跑出了小院。

    白子临…。是会把脉的!他会不会知道了?霍连筝心里无数个疑惑和幻想的结局,咬了咬牙,一股烟跑了。

    而那平日里温文尔雅的男人也第一次失去了习惯的优雅的笑容,怔楞在了原地,不太敢确定心里的答案,一时间便得犹豫不已。

    半晌,神情严肃。

    “怎么了?”霍将军奇怪不说,就连白子临也变了脸色。

    “我先告辞了!”白子临拱手行了一礼,也撩起袍子追了出去,只留下一脸雾水的众人。

    最郁闷的便是余蓝了,这么害怕他?他医术有那么不堪吗?要知道在江湖上,他也算是排得上号的人物!

    那一对男女,啧啧啧,下次可别求着他看病。哼!

    白子临找到霍连筝时,那女人正巧在一家酒馆里临窗坐着。

    一双美目复杂的看着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手里的酒刚刚开封,烦躁的倒了一杯正准备喝下。

    “不准喝!”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她微微一颤,酒洒了出来纷纷滴落在她手上,桌子上…

    “放开!”霍连筝有时候觉得自己真的是很怂很怂,明明上过战场,杀过人都可以不带眨眼的。

    可偏偏害怕白子临这文文弱弱,仿佛风都可以吹倒的病书生!

    他看着自己,哪怕是没有说话,她也感觉一阵难言的压迫感令自己喘息不了。

    男人的手劲不大,她也可以轻易的甩开,可是…。她承认,没错,就是舍不得那温度。

    这还是他第一次主动的牵着自己的手,哪怕是带着愤怒的牵手。

    “你……是不是,是不是…。”

    白子临看向她尚且平坦的小腹,有一刻的紧张和失神,他心里略略的高兴着又害怕霍连筝不想要这个孩子…。或者,一切只是一个错误的判断。

    霍连筝见他苍白的脸色,心里恍如寒冬般冰冷,眉眼也冷凝了起来:“不是”

    白子临显然不信,他虽然医术不算极好,可一般的病症好事略知。

    大手扣住她的皓腕,女子惊觉立刻挣扎了起来。

    “别动,再乱动我就吻你了。这里人多势众,你若不想丢了你将军的脸面就继续挣扎!”白子临瞪了她一眼,冷声威胁。

    果然,霍连筝这个女人好面子的性格还是一样,他忍不住一笑。

    脉象虽然虚浮,但是频率稍快,往来流利,圆滑如珠这…分明便是…喜脉!

    白子临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他真的有孩子了!

    百感交集的一瞬间,白子临只觉得自己眼眶有些微微湿润,又不想让霍连筝看出来转瞬即逝的兴奋便成了一如既往的冷静。

    空气静止在这一瞬间,霍连筝低垂着头不敢看向白子临,他——终究是知道了。

    男人缓缓放开了她的手,长叹一息。

    “我会打掉它的,不用你担心!现在没有什么事了吧!请便!”霍连筝含着泪,抬起头美目里全是失望和自嘲的笑容。

    那般倔强的她令得白子临心里好不沉痛,又听见她要打了胎儿,白子临顿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敢!”

    似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话,她忘记了哭泣,张大了红唇怔楞的看着他“你…。你…说~什么!”

    男人轻轻的笑了笑,温柔的将她指尖的酒水用自己洁白的长袖点点擦干净,认真不已的动作轻然而优雅“我说,生下来!”

    霍连筝半晌回神,看着他的眼睛,他并不高兴不是吗?

    “假如是因为责任,大可不必,我自己会处理的!”

    话落,白子临手上一紧,捏住她的柔夷,握紧,疼得她秀眉轻蹙:“要我说第二遍吗?生下来!”

    霍连筝喘息着,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红唇轻启:“你疯了!”

    “对,我疯了。”

    霍连筝“……”

    ------题外话------

    嘿嘿嘿,给我们白子临一个小媳妇,至于他们的故事,鱼鱼后面写喔。敬请期待,大家也可以脑补猜一猜,这两人是啥关系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侯门之云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