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5,被当众扒掉裤子的白子临
    “是谁?出来!”少年的声音极为好听,温柔彷如四月的春风,和煦的阳光令人温暖。

    雪花落在他的发梢,点缀着乌黑的发,一双修长的美目带着好奇的光亮。

    不远处的少女被这一喝,猛的惊吓,连忙躲到石头后面却还是被他看见了那一角粉色的衣裙。

    “你不出来,那——本少就过去抓你了。”他白底鹿皮的靴子踩在雪上,发出“嚯嚯”的声响。

    小姑娘紧紧的抓住身上的衣衫,急的满头大汗,这要是被他发现少不了教训自己一顿。

    正慌乱时,走廊尽头另一个稍稍年长的少年却是出声阻止了他。

    “哥,是我呢!”走廊上的少年较为年小些,和方才那温柔的少年不太一样的性格却是相似的眉眼。

    连筝缩了缩身子,探出头看了眼那少年,却只见那一袭蓝衣飘逸,银色的梨花朵朵开在衣摆。

    两人相携而去,口里说的无非也是些国学经典,君子之论。

    她突然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有被发现。

    “连筝小姐,你怎么在这里!快和我走,前面老爷在找你呢!”匆匆跑来的小丫鬟因为运动而红了脸颊,双手叉腰喘息的道。

    一把拽过连筝的小手,一同前院走去“今日老爷请了宫里的先生给各位少爷,小姐们传授课业。夫人说,把小姐你也带上!奴婢到处好找呢!”

    “香莲姐姐说的是真的吗?我真的可以和大家一起上课?”连筝兴奋的笑问,一双圆润的美目忍不住光彩怡然。

    “自然是真的,老爷亲口允许了!”

    白家,以文学闻名天下,祖上也曾出过一国之相。家族中的子弟,各个博学多才,从小接受艺术的熏陶。

    而城主白然棋的一双儿子更是惊为天人,长子白子臣天赋异禀,从小聪慧,三岁便开始读书写字,五岁背诵诗歌,博览群书。

    十二岁一举成为当红状元郎,又生的丰神俊朗,虽然年纪尚小却早已经是世家贵族眼里的栋梁人才。

    只可惜,因为年纪实在太小,白城主毅然决定让儿子放弃入仕的想法,反而去游览祖国大好河山,游学四方。

    次子白子临,虽然不如其兄长出彩,但是也得天独厚。一手好字,连王老先生也夸赞不已,下棋如神,运筹帷幄近在鼓掌之间。

    十一岁,便破解了护国寺临颍大师的九转玲珑阵,破格成为国子监的代理长老。

    如果说白子臣如四月的春风,润物无声的温柔。那么,白子临便是秋日的溪水,寂静潇洒,暗自明媚。

    这一日,正是白子臣游历江南回归的日子,早早的连筝便和一群姐姐妹妹站在人群的最后面等待他的回归。

    只可惜,人太多,她年纪也小。远远的便只看见那一袭白衣如仙的背影,羽冠束发,腰间的玉佩如其人一般也是温润不已。

    连筝踮起脚尖,正想一睹其风采,却猛的被后面的人挤了一下。顿时失去了重心,向前面扑去。慌乱之中,她顺手抓住了身边那人的衣服。

    只听见“咝”的一声,彷如撕破了裂帛一般的闷响,连筝好奇的看去。

    自己手里的衣服滑腻而冰凉,洁白如雪,绣着几朵银色的梨花,带着淡雅的香味。

    “对…。对,对不起。大少爷,我,我不是故意的!”

    少年感觉腿上一凉,随后整张脸都憋得通红。恶狠狠的抢过布料,遮挡住自己光秃秃的腿,忍不住哆嗦了一下。看着一旁笑得花枝乱颤的众人,更是无地自容。

    磨牙嚯嚯的揪着小丫头的辫子用力拽了拽:“你个蠢丫头,这笔账,我算是记下了!”

    他的声音极为好听,要是忽略此刻带着杀气的话。

    连筝忍不住害怕起来,她此刻乃是寄人篱下,现在又得罪了大少爷!

    可是,不是说大少爷为人亲和,对下人也极为宽容怎么会那样杀气汹汹的瞪她?

    不由抬头看去,那白衣的少年走得极快,在小厮的帮助下用自己方才拽破的布料挡在屁股后面。

    光秃洁白的笔直长腿格外的显目,连筝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扒了大少爷的裤子!

    耳边的人还在窃窃私语的笑着,不远处的几位公子也在哈哈的大笑。

    那样的天之骄子,如此出糗,一定很生气吧!

    连筝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看向香莲姐姐,后者也是无奈的一耷拉着脑袋。

    晚上,犹豫了很久的连筝还是打算去和少爷说一下道歉,她今天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扒了少爷的裤子,会不会死得很惨?

    当她踏足小院时,少年正背对着她坐在石桌旁喝茶,看书。那一头柔顺的长发带着微微的湿气,不难看出他刚才沐浴过,洁

    白的衣摆垂落在地上,粘上几片枯叶。

    连筝鼓起勇气,行了一起甜甜糯糯的童音响起:“今日的事情,真是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扒了你的裤子的。”

    突然出现的声音似乎吓到了他,少年诧异转身,面前的小丫头不过十岁大小。看起来粉雕玉琢却是面生至极,他家里姐姐妹妹众多,一时间也想不起是谁了。

    扒掉了他的裤子?没有这回事啊!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少年闷声一笑温柔的声音令人舒服不已。

    她,只怕是认错了人了!

    白日里的是子临,难怪那家伙回来后就一脸的气闷,问他为什么也不说。

    也是,这般丢人的事情,按照他那要求完美的性格,只怕是打死也不会提的,哈哈。

    “丫头”

    “啊!”连筝抬头看去,不由看呆了。她,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人。仿佛高岩上的雪莲一般圣洁,却又是春风般的和煦笑容。

    她也有个哥哥,生的极为俊朗但是比起眼前的少年,还是大少爷更胜一筹。

    “你认错人了,子临,在隔壁!”

    “什么?”什么子临?隔壁的?连筝疑惑不解的看着他,那双美目也是亮晶晶的直直的看着自己,一时间,连筝感觉脸上有些发烫。

    “被你扒掉裤子的,是我二弟——白子临!”

    我的天!为什么会是哪个脾气不好的二少爷!要是大少爷多好,至少大少爷脾气好,不会怎么为难她。

    想起白天那双冒着怒火的眼角,满身杀气的少年,连筝的脸不由得苍白了几许。手心也冒出了薄汗,哭笑不得的点点头“对…对不起。打扰了!”

    “哈哈哈,别担心。子临就脾气坏一点,不会在意的!”白子臣看她那生不如死的表情顿时被逗乐了。

    家里的孩子从小都是最正宗的礼仪教育,奉行的是端庄,淑雅。女子不轻易出门,大多也饱读诗书,小小年纪便是一副少年老成的样子。

    可面前是小姑娘呆呆傻傻的,看起来还蛮好玩的样子。也多生了几分怜惜的心意,安慰道:“他若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帮你”

    连筝点点头,唇角微扬:“谢谢大少爷!”

    与白子臣匆匆一别,连筝便转了脚步走入了白子临的院子,刚进门便被他一把拽到了眼前,那双凤眸含着怒火咬牙切齿的捏了捏她的脸:“你这个死丫头,本少爷还没有找你,你竟然自投罗网了。很好!”

    “我。我错了,我给你道歉。你的裤子我不是故意扒掉的,是它系的不牢!”连筝的脸被他捏得生疼,眼里也冒出了泪花。

    白子临不满的蹙眉“女孩子就是娇气,我还没有打你呢,哭什么哭!给我停下!”

    他这么冷声一喝,就是不想哭也被他吓到了,都说二少爷脾气不好,果然是名不虚传。

    再对比一下刚才温柔的大少爷,差别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够了,委屈也给我憋着。今天,本少爷被你害惨了。”

    “我给你道歉,你说吧!想干嘛!”连筝小声道,从他的手下挣脱了出来。

    后者却是一把拽住她的辫子,阴测测的一笑“你会干什么?”

    小人儿认真的寻思了一下,掰着手指头认真的道“我会抓蛐蛐,会武术,还会…额,爬树~”

    “哈哈哈,够了够了。明天你就去后山给我抓十只蛐蛐,我只要公的不要母的。只要大的不要小的,要黑色的不要绿色的!听清楚了吗?”

    连筝不可置信的张大了嘴,看着他含笑的眼睛“这可是冬季,哪里的来的蛐蛐!”

    白子临单手撑腮,将手放在桌面上那张俊美的脸上满是不耐烦的神色“你若不是真心道歉的话,滚吧!”

    “不…,我去找!你等着”连筝知道是自己不对在先,罢了,也许有也不一定。

    说完,正准备出门时少年却是突然叫住了她“等一下,你叫什么名字?”

    “霍连筝”

    不是家里面的人,他依稀记得母亲都提过远房姑妈嫁了个姓霍的将军,可惜双双战死沙场了。

    这小姑娘算上来也是自己的妹妹…白子临看着她转身离去,又那么一刻的不忍心。

    可一想到白日里被众人耻笑的场面,那一丁点的怜悯又变成了恼羞的怒火。

    这冬季,大多数蛐蛐都已经冻死了,但是白家后山有一片温泉也许那里会有。

    天刚刚黑,连筝趁着香莲姐姐去外院找人做针线时一个个人提着灯笼和竹筒准备上山。

    那竹筒里是她煮熟的菱肉,她查过书籍,上面说冬虫最喜欢吃这类大补的东西。

    温泉旁边有一片野生的草地,也许,还可以挖到蛐蛐。

    夜色深黑,冬天的后山格外的萧索,好在路上还有些许顽强的小花点缀了几许生机。

    刚入夜,更深露重,温泉里的水雾在这夜里到是显得格外的显目。如一层薄纱,笼罩在天地之间,朦胧一片。

    连筝气喘吁吁地蹲在温泉便,虽然每日都有练习哥哥留下的剑谱和功法,但是那么远的山路还是让年纪尚小的她有些吃不消。

    用手摸了摸水池旁边的泥土,果然比较湿润但是温度也稍稍比一旁的稍微高一些。

    连筝打着灯笼看了看草丛,用手拨开较为高的一堆。

    “啊!”隐隐约约看见盘在一团的东西,吓得小姑娘一下子丢掉了手里的灯笼往后面一屁股坐了下去。

    那盘成一圈的东西,黑黑绿绿的好像,好像是蛇!可能是因为冬天,又刚刚下过一场雪所以它此刻冬眠了罢了。

    连筝立刻捡起灯笼,爬了起来朝另一边走去。她的屁股刚刚坐在了石头上,撞得好疼。

    这一次,她再不敢草率的用手拨开草丛了,而是试探性的用手里的木棍拨开草丛。没有看到刚才的东西时才长舒了一口气。

    一寸一寸的找着可能让蛐蛐藏身的地点。

    ——小院落里,香莲做完了针线回到屋子,并没有看见连筝小姐。平日里,连筝很乖巧,自己看书累了就上床睡觉。

    可这还不到睡觉的点,屋子里已经黑了下来。也许是白日里玩累了也不一定,香莲并未注意,便轻轻的走向了另一间房。

    直到早上起床伺候连筝梳洗时,这才发现,人竟然不在屋里。床上的被子还是她昨天叠好的模样,蜡烛也并没有燃烧的痕迹。

    这~小姐去哪里了?一夜未归吗?莲香着急的到处寻找,平日里连筝所喜欢去的地方全找了一遍还是没有看见人影。

    “小姐,连筝小姐!你在哪里啊!连筝小姐~”

    “是谁在哪里高声喧哗!”说话的少年越十六七岁,一身青色布衣长相清秀。

    香莲认得,这乃是二少爷身边的书童徐安,当即低下了头行礼道歉:“抱歉!打扰了少爷的清静,只是我家小姐失踪了,一

    夜未归奴婢实在是心急如非,这才忘记了规矩。”

    那小童脸上一哼,扬眉道:“你家小姐失踪又如何?打扰了少爷读书的清静你可知罪!”

    香莲点点头,用帕子捂着唇细细的哭噎着,“还请见谅,奴婢也是一时心急。”

    “你说,你家小姐一夜未归?”那少年白衣而来,温润的脸色也是一变。

    香莲抬头,看着惊为天人的大少爷一眼,立刻低下了头:“是的,奴婢早上发现小姐竟然失踪了一夜了。”

    “我知道了!”门口,刚刚晨练回来的白子临目光一亮,大步踏进了院子。

    将手里的长剑丢给了徐安,这才和白子臣道:“她应该是还在后山抓蛐蛐吧!”

    “抓蛐蛐?”

    “我让她给我抓十只蛐蛐!”白子临顿了一下,他也没有想到那个小姑娘竟然真的去后山抓蛐蛐了,还一夜未归!

    “子临,你怎么能这样!还不快去找人!”

    “大哥,我也只是说说罢了,谁知道那个丫头那么笨!”白子临叹了一口气,在大哥不满的目光下还是换了衣衫和香莲一起上山找人。

    这死丫头就是麻烦!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侯门之云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