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8章 贵客造访
    穿过雕花的九曲长廊,花厅已经点上了名贵的熏香,两名粉衣俏丽的丫鬟看见来人齐齐的俯身行礼,一左一右的拨开帘子迎接来人。

    男人穿了一件极为简单的玄色布衣,不见一件饰品。不算白的却是俊美异常,仿佛浑身散发着一股雍荣而威严的气息,幽墨般的眸子明亮发冠,如宝石般熠熠生辉。

    这——便是齐候陆云齐!虽然早听说他年纪轻轻,身居高位又杀伐果断极为深沉,可今日一见,却没有想到来人竟然长得一副好面容。

    俊朗刚硬,充满了男子气息却又有着世家贵族的清贵雍容,在他身上完美的融和丝毫不见违和。

    蜀王比较比自己等级高上一级,陆云齐依照礼仪该给他行礼鞠躬,正双手抱拳准备行李时,蜀王却是阻止了他。

    “将军不必多礼,到叫我这个不请自来的惭愧了。”

    陆云齐笑了一下,也便起身坐在两人左下方的椅子上。

    “如此,末将领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听闻将军刚刚新婚不到半年,上次邀请尊夫人过府一叙,没想到适逢夫人风寒。不知道可曾好些了,本妃这带了只千年老人参将补一下身子也好。”

    蜀王妃说着,后面的两个丫鬟也将礼盒双手捧到了陆云齐面前。

    千年人参可是难得的好东西,没想到蜀王妃竟然为了苏溪的“风寒”而特意送药!

    陆云齐眸光流转转瞬即逝的阴冷了下,轻扬薄唇:“谢谢王妃的体恤,内人已经好多了。”

    “如此甚好,你们男人谈事,我一个女人家再这里也不合适。不如劳烦尊夫人带我游览一番?不会失礼吧?”蜀王妃笑脸盈盈的道,涂着鲜红豆蔻的纤白玉指摩挲着杯子,娇媚不已。

    “不失礼,不失礼。只是内人一向懒散,只怕此刻刚起。王妃稍等片刻,末将马上让人传唤她过来。”

    陆云齐说罢,让潇雨去请苏溪小声的道“快一些!”

    蜀王妃微微诧异了一秒,没有想到这个时间点了陆侯爷的夫人竟然还没有起床吗?

    随后便看见了陆云齐脸上的尴尬笑容。

    趁着去请苏溪的空档,蜀王妃开始提起了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弟弟崔浩,便笑便打趣道:“早听闻中军将军铁面无私,杀伐果断,为人正直。这不,我那不争气的弟弟崔浩竟然不长眼的得罪了中军大人。真是令本妃头疼!”

    蜀王面色一怔,随即大笑的看着陆云齐却是赞赏不已:“好,不愧是中军大人陆云齐,本王就是欣赏有气节的能人志士。

    本王仰慕将军许久,正巧将军竟然到巴蜀来上任。日后可要多走动走动,讨教一番才是。”

    陆云齐淡笑,弹了弹衣服上的褶皱漫不经心的道:“末将初来乍到,还真不知道是王妃的娘家弟弟。崔浩在军中所作引来动乱,这不,无法奈何只能和丁太守商量一番后暂时夺权,降职处理。”

    “哈哈,不知者无罪。中君大人客气了,那混小子也真是糊涂。”蜀王拍了拍陆云齐的肩膀道。

    话刚落,门口便出现了一道靓丽的声音,娇滴滴的声音软软的响起“云齐”

    蜀王看向来人,眼里闪过一丝惊艳,顿时也忘记了自己身处的位置径自的盯着来人看。

    苏溪特意换了一身素色的布衣过来,脂粉为施。即便是这样,她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精致容貌也让人过目难忘。

    陆云齐余光看着蜀王,忍不住心里一阵邪火直冒,咳了咳。

    “过来见过蜀王和蜀王妃吧!”陆云齐迎上去,亲自拉起苏溪的手一并走到两人面前。

    苏溪唯唯诺诺的点点头,从陆云齐的身后走了出来。却是低着头不敢看向蜀王夫妇,只是俯身行礼“陆苏氏,见过蜀王,蜀王妃!”

    “抬起头来。”蜀王妃的声音有些些许的沙哑,却不显得粗犷反而多了几分特有的魅力。

    苏溪以前也喜欢这样的烟嗓,唱起伤感的歌格外的有感觉。可此刻听着蜀王妃的话语,却是忍不住有些头皮发麻。

    手不安的交织着一带,缓缓抬头对上那人的眼睛。

    这!便是陆云齐口中的蜀王妃吗?果然是英气十足,和连筝姐姐又不太一样。同样是冷艳,宁雪姐姐是端庄文静,连筝是纯正腼腆,而她却是笑里藏刀的冷。

    正如此刻她拉着自己的手,夸这自己好看,可苏溪知道她不过是在试探自己罢了。

    她握住自己的手正不断的用力,苏溪皮肉细嫩平时就是翻书都可能不小心刮破,此刻被她用力捏着,只怕是早已经红了一片。

    苏溪忍不住秀眉一蹙,一幅敢怒不敢言的模样,星眸含水更是晶亮了几许。

    “果然是个美人,外面传言中军大人的夫人比之临安的长公主也是不逊色,此话不假。”

    “谢…谢王妃夸奖,长公主可是国花牡丹,苏溪不过蒲柳之姿,所幸夫君不弃罢了。”

    苏溪那一幅忍耐而唯唯诺诺的样子惹得蜀王妃不屑至极,在她看来外面传言这商女便是长了张狐媚子脸罢了。真正值得对付的,还是陆云齐本人。

    又看见自己丈夫一双眼睛恨不得黏在人家身上,蜀王妃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暗中拧了蜀王一把,后者才收回了目光。

    “这小嘴,可真是会说话!”蜀王妃笑道,纤细的手抚上苏溪的脸,手感冰凉却是滑腻一片。

    而她嫣红的指甲滑过时,带起一丝红痕苏溪吓的脸色苍白了几分,立刻躲在了陆云齐身后。

    “这…哈哈,真是失礼了。本妃一向喜欢可爱的东西,中军夫人小鸟依人,长得娇小真是可爱。适才唐突了”

    陆云齐一双凤眸微扬,握住苏溪的手正是方才蜀王妃拉过的地方,不断给苏溪带去温暖的安慰“无妨,只是内子胆小,王妃别见怪。”

    “走吧,带本妃去外面转转”苏溪闻言点头应下,依依不舍的看了眼陆云齐。直到后者点头,才敢迈出第一步。

    见佳人走了,蜀王忍不住有些失落。那般清纯可人的小娇妻难怪陆云齐宠着不肯轻易示人。

    “蜀王殿下,可有兴趣博弈一番?”

    “来”

    里面的两人正在博弈,而外面的夏日悠长却被两道亮丽的身影点亮。

    蜀王妃走在前面,那一袭红色织金的长袍席地,在阳光下闪闪发出绚丽的光芒。金钗华美,宝石折射着,映衬着那一张艳丽的容颜。

    苏溪跟在她身后,亦步亦趋,双手叠放在前面一双美目不时打量着她身边的人。正出神的想着她的来意时,蜀王妃却是率先

    出言了。指着苏溪院子里那一笼绿色的菜地好奇的问:“这是什么花?本妃竟然从未见过!”

    苏溪汗颜,那个是她种的菜…

    “回王妃,那个是臣妇一时兴起种的白菜。”

    “啊?竟然不是花吗?”蜀王妃生来尊贵,吃食从来都是厨子做好了直接端上桌子,自然不认得院子里的菜还以为是什么奇花异草。

    “夫人真是奇特,花园竟然用来种蔬菜不是种花哈哈。”

    苏溪腼腆一笑,红了脸颊“臣妇乃是农民出生,后来家里经商又找回了亲人。可还是怀念在清溪时无忧无虑的日子,所以便

    央求了夫君把这一片种满蔬菜,缅怀清溪。”

    “难得你小小年纪,却是远离故土。如此,也挺好的。对了,听闻前几日中军大人受伤了?是为了救丁小姐,不知道伤口可好些了?”

    蜀王妃说着,走进了庭院里的坐在那秋千上,静静的看着苏溪带着一丝好奇的目光。

    “是的,夫君和我说过了。看到盗匪猖獗竟然光天化日之下欺负弱女子,便出手相助。为此,还受了一身的伤,满身是血吓死我了。”苏溪说着,脸上顿时有了泪痕。

    哭泣着,用袖子擦了擦然后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立刻低下了头“让王妃笑话了,臣妇实在是担心夫君的伤势。”

    蜀王妃听着,立刻抓住了苏溪的手问道:“伤的很重吗?”

    苏溪哽咽着点点头,满脸泪痕楚楚可怜“嗯,肩膀都差不多废了。昨夜还宿醉了一宿,不让我多问。”

    “听闻丁小姐昨日也曾来过?”

    “是的,丁小姐前来感谢救命之恩。不过,夫君说这不过是举手之劳,让丁小姐不必挂在心上。”这蜀王妃是想做什么?先是询问云齐的伤势,然后又问丁倩倩。

    “咦,对了。刚才出来得及,我的手串不知道丢哪里去了。素白,你去找一下看看。那是我的订婚信物,可千万不能丢?”蜀王妃摸着自己的皓腕,突然惊呼道。

    焦急的起身,左右看了看周围。

    苏溪也诧异十分,立刻让林染帮忙着一起找“王妃稍等,我马上让你一起帮忙找!”

    “这,会不会太麻烦了?”

    “那既然是王妃的订婚信物想来十分重要,不麻烦的。”苏溪说着,让林染召集人手帮忙。

    而蜀王妃和她依旧在庭院里等着,过了许久,素白急匆匆的走来。却是摇了摇头,一脸沮丧“王妃,没有找到手串。”

    “这,这真是可惜了。找不到就算了吧!别惊扰了陆夫人才是”

    苏溪笑了笑,拿起一块糕点咬了一口,口齿不清的道:“都找过了吗?会不会是没有带出来也不一定!”

    “看我这记性,说不定真是在花厅丢的。时间也不早了,不如我们移步花厅。”

    苏溪拍了拍手上的糕点碎屑,点点头。

    林染也气喘吁吁的走了过来,扶着苏溪的手轻声低语道:“夫人,那个素白不简单。”

    “我知道,一切以静制动。听侯爷的就好!”

    苏溪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刚才正在整理房间便听见潇雨前来找自己。说是蜀王妃要见她,趁着换衣服的时间看了下纸条。

    潇雨只给了她四个字:恐有诈,慎!

    这算是什么答案?苏溪迷迷糊糊的到了前厅,看见蜀王妃的一刻决定还是先装一下。方才蜀王妃和自己游园时,她的丫鬟四

    处观看虽然动作不大,可还是让苏溪发现她们似乎在寻找东西。

    是以才会有刚才寻找手镯的一幕,那蜀王妃若真的戴了手串怎么会掉了都不知道。再说,经常带手串的人手腕上肯定有痕迹,方才她喝茶时分明干干净。

    那么,只有一个原因,她在说谎!不过是为了制造机会,苏溪灵机一动将自己的手串悄悄塞给林染。

    后者轻轻路过花丛时悄无声息的丢在其中。

    “王妃,找到了。找到了手串!”一个绿色裙衫的小丫鬟惊呼的道,献宝一般的捧到了蜀王妃面前。

    后者不阴不晴的露出一个笑容拿起手串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为何少了一颗?”

    “这手串看起来刚刚好,怎么会少了一颗呢?”那小丫鬟不明白的道。

    下一刻,蜀王妃身边的素白便狠狠的在她脸上扇了一记耳光,冷声道:“王妃说少了,那便是少了。是不是你偷的!说!”

    素白的力气之大,那小丫鬟昏昏沉沉的颤抖了一下,摔倒在了地上。红肿了脸,唇角也渗出了血丝。

    苏溪惊吓的咬着唇,惊恐的看向蜀王妃“王妃不如先试试看,也许,这小丫鬟没有偷!”

    蜀王妃见苏溪那一副被吓得花容失貌的脸,不由温和了几许“看我,竟然忘记了这是陆府的丫鬟。真是抱歉了,吓到陆夫人了吧!”

    “没…。没事”

    “今日,便给夫人一个面子,这贱奴我便饶她一命吧!”蜀王妃说着,把玩这白玉手串,微微的暖玉从指间蔓延。

    竟然是暖玉,到时难得的好东西。不是她的,想来是苏氏为了给她一个台阶下故意放的。

    这苏氏虽然唯唯诺诺,胆小如鼠,但是心思缜密又懂得看人眼色到也不算太差。

    难怪丁倩倩会败在她手上。

    花厅里,不知道白子临何时醒来的,竟然也在里面。站在陆云齐身边认真的观看着棋局。

    桌面上,蜀王执黑棋他执白,各自占据一方。苏溪虽然不懂下棋,但是平时陆云齐和白子临下棋时神态是严肃而紧张的,偶尔蹙眉深思。

    可现在却是面无表情的不语,对面的蜀王看似黑棋占了上风,但是苏溪知道这不过是陆云齐的诱敌之策。

    果不其然,就在第七步他果断的放了一颗棋子在黑棋包围的图破角。

    刚刚还危险的白方顿时活了起来,占据上风开始反攻。不到十个回合,蜀王惊发现自己输了。

    “是本王输了,甘拜下风。”

    “王爷过奖了,不过侥幸罢了。论棋艺,王爷当和王老不相上下。”陆云齐放下棋子,淡笑到余光看见来人和蜀王妃下意识目光落在苏溪身上。

    女人悄悄对他眨了下眼睛,唇角微扬,俏皮可爱转瞬即逝。

    “看王爷这高兴的样子,只怕是都忘记了府中还有正事要办了。”蜀王妃调侃的道,看着桌面上的棋,也看到陆云齐一直没动的右手苏氏说他受了伤,看来不假。

    “对,看我这记性。罢了,今日便到这里吧!陆将军,我们改日再来。”

    “末将自当扫榻相迎,既然王爷还有要事,那么末将也就不留两位了”陆云齐说完,亲自送了两人出门。

    临走前,蜀王特意看了苏溪一眼,似乎有些欲言又止。又害怕蜀王妃的眼神,只好悻悻然的走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侯门之云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