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1章 夏日炎炎
    翌日天亮,苏溪是凭借着强大的意志力起床的。昨夜被他各种姿势折腾了半宿,现在真的是双腿发软又饿得头昏眼花。

    “粉黛,香零”

    “夫人起床啦?可是要先沐浴”粉黛笑问着上前,撩起纱账扶住苏溪软绵的身子。

    那甜腻的香味和夫人柔媚的容颜令得她惊艳不已,手下的力度也轻缓几分。苏溪此刻声音略微沙哑,只能点点头一双杏目满是星光的看着她:“我饿~”

    “噗嗤,侯爷早差人准备了早膳,夫人先行梳洗,马上就上膳了”

    “如此甚好!”总算他还有芝麻那么一点的良心。

    苏溪出来时,桌面上已经摆满了她爱吃的三鲜蒸饺和海苔卷。陆云齐也刚晨练回来,一身素白的里衣,微微汗湿的脸颊在晨光中显得俊逸无比。

    “过来吃点东西吧!”陆云齐看着她虚软的身子不由好笑,将她抱在了自己的腿上。

    “你身上都是汗味,人家刚刚洗的澡~”苏溪略略嫌弃的小声道。陆云齐还是听见了,却是故意的靠近了几分。

    “昨夜你不是还说最喜欢”

    苏溪闹了个大红脸,顿时无话。只能掐了他一把,看着他蹙起的眉头无声一笑。

    “对了,临安来信了”陆云齐夹起一个饺子喂到她唇边,苏溪也饿了懒得计较屋子里还有丫鬟,便张口准备咬去。

    谁知道他虚晃一招,却是将食物转了一圈最后自己吃了。

    苏溪眼睁睁的看着美食从眼前走过,忍不住幽怨的抬头,磨牙嚯嚯:“喔,说什么了?”

    陆云齐挑眉一笑,脸上温和的神情立刻变得严肃了起来,将袖中的信件掏了出来:“王老把松淮书院院长职位让给了弟子玄善这是其一,其二,宋花嫣御花园巧遇皇上,前几日进宫封其为嫣贵人,其三,便是岳父岳母接了王小姐进府,顺便也问候了一句,咱们什么时候能生一个!”

    前面两个好说,最后一个……苏溪不敢相信父母会把那事情写在书信里。拿过信件迫不及待的拆开了,厚厚的一叠。

    有母亲对她的叮嘱,比如好好侍奉夫君,不要再任性妄为之类的。父亲大人就简单直白的多,寥寥几个字却是言简意赅。不要委屈了自己,苏府永远是家。

    甚至还有弟弟文文的信,上面说他最近瘦了,也长高了。学业也进步了许多,还结识了许多朋友。唯一烦恼的是,最近妤儿喜欢和张幼蓝玩,不爱塔理他了。

    宋老夫人的信也是洋洋洒洒的好多,都是告诫苏溪如何做好一个妻子,如何持家做人。

    还有,周景的信,这一封陆云齐偷偷藏了起来。也没有必要给苏溪看了不是吗?他摩挲了一下袖管中的信件,心里有些吃味。周景竟然驱散了府中所有的妻妾,除了王妃孙氏。

    却特意把这件事也交代在了信件里,陆云齐看着苏溪那杏目此刻红肿,充满了潋滟的水光静静的滑落。

    大手便代替了手绢轻轻的替她擦了去,柔声哄道:“不哭,都是我不好。你若留在临安,也不必远离家人。”

    苏溪哽咽着吸了吸鼻子,柔夷捂住他的嘴瞪了一眼:“我哭,是因为感动。那么多人关心着我,至于和你来巴蜀,我们是夫妻啊!

    你看看那楼文玉,丁倩倩,我要是不来,指不定还有多少烂桃花让我头上绿如草原。我可得随时监督你才行。”

    陆云齐本来还很担心她,后面越说越不像话,头上绿如草原?天地良心,自从和她结婚以来,在他眼中除了苏溪都是男人。

    苏溪见他面色严肃,破泣为笑的落下一吻“快点伺候本夫人吃饭,我要去写信。”

    陆云齐承认自己就是没有出息,英雄气短了。竟然被这一个小小的吻收买了,心情大好也不逗她了。果真老老实实的伺候苏溪用了早膳,随后一同进入书房回信。

    都说七月流火,可巴蜀还是炎热不已。苏溪整日里也开始懒散起来,做完了事便选择躺在矮踏上,四周放满冰块降温。

    当然,只能是偷偷的。陆云齐要是看见,少不了要骂她一顿。她也恨是无语陆云齐这个怪人,大夏天的还不准她用冰块。晚上睡觉也必须把袜子穿好了睡觉…

    冬天还好,夏天多热啊!

    苏溪夜里悄悄的脱了,被他发现后又是阴着脸一顿臭骂。苏溪睡意模糊被他这一喝顿时有些委屈,眼泪滴滴答答的无声落在脸上。

    看得陆云齐好笑不已,把她抱在怀里:“感觉我像养了个不省心的女儿,你怎么比茵姐还爱哭。”

    苏溪恨恨的咬了他一口,恼羞成怒:“你别抱我,热。”

    “生气了?我只是担心你寒才从脚起,以后身体不好。你要是不想穿那就不穿吧,把脚伸到我的怀里来”

    苏溪想了想,罢了,他也是关心自己,又嘻嘻哈哈的扯着他的耳朵说了句讨好的话。惹得陆云齐浑身燥热,却是不敢动她。

    余蓝说过,那药物极为强烈,这未来的三个月不能同房。陆云齐也打算好了等夏天过去了便和苏溪要一个孩子。

    对于这三月不能同房的命令十分的重视,每每到了晚上,苏溪贪图凉快总是穿得极薄。在他面前神态自若的走来走去,曼妙的身子和雪白的肌肤总是令他情不自禁。又开始了没有娶她之前的操作——冲凉水。

    对此,苏溪也很是疑惑,这家伙之前可是无肉不欢。对于床上那点子事日常必须例行,除非她身子不舒服那几天。

    可最近陆云齐一头扎进了公务里面,白天不见人影也就算了。晚上回来也不怎么看她,上了床抱着她倒头就睡。就算是自己撩拨着他,令他已经忍得满头大汗陆云齐还是不为所动。

    如此几次,苏溪开始有些疑惑而羞涩了,自己好歹是个女人。不能主动说,唉,你最近咋不和我那啥了吧!苏溪不知道的是,陆云齐恨不得一口把她吞在肚子里,却只能苦笑一声等她睡着了继续冲凉水。

    因为欲求不满,陆云齐烦躁的心情便表现在了脸上。最近的中军大人很是暴躁,身上的精力也像用不完似的开始挥洒在事业上。

    比如,整顿一下边防的将士们。那么差的拳脚和排兵布阵,怎么御守边塞。

    这一来,原本日子还算清闲得意的将士们开始了惨绝人寰的训练过程。可中军大人带头训练,以身作则风雨无阻的每天到校场监督,大家也只好忍受着这折磨。比如,带着全体将士开始开垦一下边疆的荒图土,种植庄稼,大修水利和沟渠。

    这一番举动,赢得了城里面的老百姓纷纷赞扬这位青年将军。也开始主动的箪食荷浆犒劳那些辛苦的将士。

    陆云齐本来是禁止士兵收下礼物的,可是那些老百姓纷纷洒泪相求,无奈只好收下。却在背后命人将钱财还给百姓。

    这一笔支出自然不能用军需,于是陆云齐只好找苏溪商量着,府中能不能挪出一笔钱出来。

    他步履匆匆的穿过树木葱茏的庭院,阳光晒得他满身大汗,却更是挺拔高大起来。

    门口的粉黛和香零已经是昏昏欲睡了,却还在扇着扇子驱赶热气。

    陆云齐也懒得打扰了她们,自己轻手轻脚的推门而入。一股子凉气扑面而来,刚屋外的炙热一下子得到了纾解。

    他忍不住多吸了几口冷气,从肺腑爽快到全身。大步而来,隔着水晶帘,那矮踏上的女子正酣然入睡着。只穿了见薄薄的月白色裹胸,下身的素白长裙被撩到了**根部,露出那纤长白皙的美腿交叉而侧躺。

    她的长发披散,凌乱在榻上,地上,香肩,偶尔几丝散落在红唇便魅惑无声。

    小小的茵姐便躺在她的怀里,也是只穿了件单衣,睡得香甜不已,小手搭在他最喜欢的那起伏的山丘之处。

    陆云齐看着这一大一小同样如虾一般的睡姿,不由得扬起薄唇说不出的愉快。夏日的炎热和烦闷也一扫而空,他放下了手里的文书。俯身轻轻抱起茵姐,后者因为离开了熟悉的怀抱,不安的蹙了蹙眉转头睡去。

    将孩子放在了她的床上,陆云齐拉过了一旁的蚕丝薄被给她搭在肚子上。这才转身走向了外间。轻撩角袍斜坐在榻上,静静的看着苏溪恬静的睡颜。

    她的腿毫无形象的挂在自己腿上,雪白的肌肤和他黑色的衣服形成鲜明的对比。陆云齐大手抚上,一片冰凉滑腻。忍不住便噙住她娇软的红唇,深深的吻去。

    苏溪被他那粗鲁的啃咬惊醒,轻喘起来,柔夷攀住他宽阔的肩膀忍不住埋怨“热死了,你别靠近我。”

    “这会子嫌热了?冬天也不知道是谁,厚着脸皮往爷的怀里钻”陆云齐哈哈大笑,摸着她精致的眉眼,偏偏要落下几个炙热的吻。

    苏溪双颊绯红,支支吾吾了半天:“那不是我,是我的双胞胎妹妹苏溪。我是陆苏氏”

    “哈哈哈,既然是陆苏氏,那么就得听夫君的话。我让你用冰块了吗?嗯,那么冷的空气,小心着凉”陆云齐捏着她的鼻子惩罚性的捏住。

    苏溪讪讪一笑,将一旁的西瓜递给他:“来,我们先吃瓜,你从外面回来也累了。我给你捏捏肩膀吧!”

    “不用了,你老实的坐着就好!把裙子拉好”陆云齐害怕自己待会忍不住不管三七二十一把她扑倒。黑着脸冷冷的拒绝了她殷勤的讨好,不过还是接过了西瓜啃了起来。

    边吃边道:“我想和你商量一下,府中最近银钱可缺?不缺的话,便挪出两千两吧!最近将士训练辛苦,百姓送了好些东西都是血汗换来的,我欠谁也不想欠他们。”

    苏溪也听闻最近城里面的事情,自然不会反对。陆云齐兴修水利那可是功在千秋的好事,连带着陆府的人也受益。丫鬟家丁

    们走在路上,总有人夸赞,粉黛每次采买回来都一脸骄傲和得意的找自己说。

    苏溪点点头,准备起身拿账目时陆云齐却把她按在了榻上,淡声道:“我去吧,在哪里?”

    “就在屋子左边的多宝阁上,右边的箱子里。对了,说起这个,那天蜀王妃过来故意说自己丢失了手串,我也按照你说的做了。现在还不明白,她们在找什么?”

    陆云齐也没有告诉她,她这几日陪着连筝姐姐准备嫁妆也忘记了询问。

    “应该是在找我手上的地图”陆云齐也不知道为什么蜀王夫妇会知道地图的事情。那件事情他保密得除了子临和啊景便只有苏溪和自己知道。

    想来,只怕是楼相了,他要东山再起势必要追回这个献给幽王。而苏溪是唯一一个从那地宫密室存活的人,蜀王夫妇只怕是受了皇命而来。

    上次的试探,不一定代表新皇便打消了疑惑,不过是因为宋家和陆府二暂时不敢轻举妄动罢了。

    现在宋花嫣进宫,无疑是新皇对付宋家的第一步。自己若是想要保护苏溪,除了强大自己的力量,拿什么和皇上斗?陆云齐凤眸幽深了几许,不断思考这如何吞并蜀地连接齐地,形成一个南北的包围圈将临安掌握在手中。

    啊景也来了秘信“潜龙在渊”只是不知道这龙,要潜水到何时才能一飞冲天?他不由担心起来,幽王生性多疑,就连王老也

    不得其信任何况皇室身份的周景。

    不过,这也是男人的事,何必让苏溪知道了跟着忧愁。陆云齐淡然浅笑,复又坐下,看着她担忧的眉眼轻声道:“放心吧!上一次的试探,近来不会有事了。新皇还得和天泽国修好,和匈奴周旋,没这心思管我们的。”

    “是这样吗?我怎么觉得你最近好像在秘密做什么大事一般,也不爱搭理我。”陆云齐正想说没有时,苏溪却是灵光一动似乎想起什么一般激动的掐着他的手臂,不可置信的瞪大双眼“你们……你们,是不是……”

    “是”苏溪果然聪明,自己那苍白的解说又怎么安慰得了她。他的女人,太聪明了似乎好也不好,陆云齐叹惋一番摸着她的长发将她揽入怀中。

    深情道:“若真有那么一日,你……便回清溪,那里远也安全。我给你的那印章,是我名下所有的财产,你帮我照顾好茵姐。也……不用等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侯门之云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