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0章 洪水攻城,白子临大唱空城计
    山中岁月一转而过,冬季在漫长的风雪中慢慢流转。

    天气越发的寒冷下来,南蛮久攻不下,山下的守军也不能轻易撤退。乘着空闲的时间,陆云齐隔三差五也会上山看一下苏溪,每次来也就小坐片刻便走。

    “将军上山了吗?”

    “回夫人的话,将军中途接到快报又折回去了。听凌霄总管说,是南蛮王亲自御驾亲征。这一次,率领了五万大军前来!”林染一路跑回来,累的气喘吁吁。

    “怎么会这样?”

    “总管不知道,不过看将军的脸色,不是和乐观。夫人赶快回屋吧!别等了”林染说着,便准备扶着苏溪进去。

    下面突然传来滔天的声响,一阵慌乱,树木皆是颤抖。

    “怎么回事?是地龙吗?”慌乱之中,苏溪脚下突然不稳整个人便向前扑去。好在灵机一动抓住了手边的树木,才站住了脚跟。

    “快,快和我去看看连筝姐姐!”孩子已经九个月了,可别出什么意外才是。

    林染点头,看了眼身下有些担忧,却还是先保护苏溪回到屋里。

    那便,霍连筝已经疼得在地上打滚,满头大汗吓坏了屋里的丫鬟们,纷纷躲在四周。

    “连筝姐姐,你没事吧!”苏溪提着裙子,冲进屋里。霍连筝正躺在地上,痛苦得脸色苍白。一旁的茵姐和木曦还好,丫鬟护着也没有受到惊吓。

    “没没事……只怕,只怕是敌人炸开了水坝,引起的震动。”霍连筝担忧的道,紧紧的扶着苏溪艰难的站了起来

    “隔着山,有一条急流。那河流很是奇怪,往高处流不说到了冬天也不结冰。

    巴蜀的百姓便是靠着着河流作为屏障,隔绝外界。

    现在,河流被炸开,阻断了行道。山下必将是洪荒一片,只怕,只怕此战…。异常危险了。”

    苏溪闻言,也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山下的守军原本就因为后勤不足,援军久久不到而进入了攻守白热化的时期。

    谁曾想,正在此刻南蛮王竟然亲自御驾亲征,鼓舞了将士的士气,更在蜀王的帮助下成功截取了河流以水攻城。

    能让南蛮王亲自出征的只怕不是这小小的风城,而是陆云齐手上的地图了。此刻自己能做的便是要稳住局面,不能给陆云齐带去多余的困扰。

    “此地只怕也不安全,大家跟着我迅速转移吧!”林染急忙道,让丫鬟收拾东西一同转移。

    苏溪扶着霍连筝,林染抱着茵姐,粉黛抱着木曦便一同转移到深处的山洞去。

    “对了,谁去给侯爷送一个信?行事一定要谨慎,安全为重!”苏溪想起自己夏日里制冰的硝石,若是能借助眼下的季节和硝石迅速让水变成冰,山下的将士会不会转败为胜?

    “夫人,奴婢去吧!”粉黛自告奋勇的站出来道。

    “这,你如何可以去?你手无缚鸡之力,粉黛,退下吧!”苏溪想了想,也许还是自己去吧,硝石的运用方法也只有自己会。

    “我去吧!我很快就回来,你们替我照顾好这里!”苏溪说罢,将霍连筝的手递给林染。

    “夫人,不行。你更不能去,霍将军马上也要生了,你留在这里。眼下,还是奴婢去最适合!”林染抓住了苏溪的肩膀,阻止了苏溪的念头。

    霍连筝刚刚摔了一跤,此刻正是阵痛,若真的出什么意外自己用什么面对白子临的信任,又怎么对得起连筝姐姐平日的好。

    苏溪咬了咬牙,只好点头应下“那好,你路上小心。对了,这个方法给你,你附耳过来。

    另外,暗卫你带下去,现在侯爷正是需要人的时候。这里有我,不会有什么意外的!”

    “不行,暗卫是保护夫人安全的,属下怎么能带走!”

    “都什么时候了,山下的情况更为需要。林染,你的主子是我。不是陆云齐,明白吗?”苏溪冷声气愤道,这还是她第一次和林染这么大声的说话。

    后者一怔,只好听从苏溪的话,低下身子倾听苏溪的话语。

    山下,一片狼藉。士兵在拯救百姓的同时还得分出一半的兵力抵御南蛮的入侵。

    白子临正在高台之上,城外是秘密麻麻的南蛮大军,城内是乱成一团的洪灾。

    城下不少不善水性的士兵在水里面挣扎着。

    长眉紧蹙“眼下侯爷去阻止洪水了,敌人兵临城下。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就算敌人不杀进来,也会被洪灾乱了阵脚!”

    “先生可有什么良计?”将士们纷纷单膝跪地,纷纷崇拜的看着那白衣的男人。

    “开城门!”

    “不可!敌人此刻早已经在外面等着我们自乱阵脚,此刻若是开城门岂不是自找死路?”反对的声音也是此起彼伏,一时间军营中分成了两派。

    “诸位将军听我说,开城门,更是让敌军心生猜忌。此刻将军不在,若是敌人贸然进入,那么风城一定不保。

    但若是此刻打开城门,我们淡定自如,按照蜀王胆小的性格,一定会以为其中又诈而不敢上前!也是唯一拖延时间的方法,

    等凌霄将军赶来,只怕是时间来不及了!”白子临淡声道。

    长袖下的手也是微微颤抖着,要是陆云齐不能成功阻止水患,那么敌军哪怕是不进攻,风城也一样保不住。

    “我赞成白先生的意见!”宋争鸣笃信的道,率先站在了白子临的身后,小声的问了一句“你有几成把握?”

    “三成!”白子临淡笑,拢了拢身上的大氅,风雪犹大他的身子本就孱弱,此刻更显得单薄无比。

    偏生那抹笑容温和优雅,让人见之安心,即便是现在如此危机的情况宋争鸣莫名的也相信这个病书生。

    狠狠的握住了拳头,冷声道:“好,我陪着”

    “陆云齐,你不是号称战神吗?怎么躲在城里不敢出来了?”南蛮王御驾在马车之上,手持着战鼓,跟随者旋律击鼓。

    鼓声沉闷,响亮,像低沉的愤怒,不甘的雄狮时刻准备这进攻。底下的将士也纷纷举刀迎合,旌旗飞扬一时间,壮阔无比。

    “该死的!他们在乱骂小爷我要下去杀了他们!”宋争鸣气得咬牙,紧握住银枪便准备跃下城池。

    “站住!你若干私自行动,我便要按照军令处置你了!他们不过是激将法罢了,冷静一点!”白子临冷喝完,又是一阵咳嗽。

    “我怎么冷静!”

    “随我来!”白子临捡起一旁的弓箭,随手丢给了白子临,随即自己走下了城楼。

    在对面高涨的情绪中,城门缓缓打开,出乎意料里面竟然是空无一人。

    霎时间,那些辱骂声全安静了。正好奇怎么没人时,传来了一阵悠扬的丝竹声。将士铺下了红毯,白衣如仙的男子含笑而来。

    他苍白的脸色,映衬着雪白的衣衫一时间和风雪混为一体,仿若透明。

    “你是何人?陆将军不来,是看不起本王?”南蛮王跳下马车,一身龙袍高大威武虽然已经是年过半百,但是毕竟是开疆扩土的帝王。那一身冷傲如狼的气质,君临天下丝毫不输给自己。

    “在下乃是风城参军——白子临!南蛮王不知道也很正常!”

    “听闻白氏双杰,皆是文之泰斗!我南蛮虽然是偏远之地,也久仰白家的大名。先生之才,又何必屈尊做个小小的参军?如

    若到我南蛮,就是丞相也当得!”南蛮王笑道,看着男子一脸的诚恳。

    “承蒙厚爱,只是子临不过区区病体。受朋友之托,暂代参军。实在才疏学浅,无法胜任。若是大王不嫌弃,子临愿意再次献上一曲聊表谢意!”白子临突然坐下,身后的白袍在地上形成一个半圆。风吹起他的发丝,那双美目更是熠熠发光。

    拍手大笑“琴来!”

    话落,宋争鸣怀抱着琴从城门上一跃而下,稳稳的落在了地面。半跪着将琴递给白子临:“先生请!”

    “够了,孤王今日不是来看你摆弄琴的!”南蛮王早闻陆云齐骁勇善战,本来也不想躺着浑水。奈何藏宝图的诱惑迫使他急不可耐,只想快点破了风城抓到陆云齐逼他交出藏宝图。

    “天气寒冷,琴声悠扬大王如此暴躁。更该听一听才是,这是我大周着名的曲子。”白子临拂去琴上的雪花,美目微闭,便开始拨弄起来。琴声渐渐响起,身后的宋争鸣突然拔出了配剑,便舞了起来。

    操吴戈兮被犀甲,车错毂兮短兵接。旌蔽日兮敌若云,矢交坠兮士争先。

    ……

    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

    低昂凄壮的琴音袅袅升起,似泣似诉,一时间天地安静,唯有那幽远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

    伴随着琴音,少年将军英姿勃发,一柄长剑舞动。他的一招一式皆是力与美的结合,漫天的雪花落在两人身边,沾湿发梢,剑刃忽而坠落。

    少年起身,带起一片雪白,他俊美年轻的脸庞带着无限的沉湎,似乎也在回忆着过去的时光,无法自拔。

    他们,是为死去的灵魂而演奏,无关战争,无关国家。仅仅是因为那一条条鲜活的生命。

    “自古江山改朝换代,如滔滔江水无法避免。成王败寇,一将功成万枯骨。争斗,起于人心,止与鲜血。”宋争鸣略带稚嫩的声音悲痛的响起,一字一句触动人心。

    少年也不过十三四岁的模样,小小的年纪临危不惧实在难得。

    南蛮王一时沉湎。

    另一边,冰雪密林。马蹄踏进林中,“簌簌”着落无数透明的冰花。

    陆云齐带着二十余人,秘密潜入南蛮边境六县。

    “将军,我们要怎么做?”凌然已经冻得嘴唇发白,刚从冰水中游过来。现在又在这霜寒的林中蛰伏,实在是有些吃不消。

    “你带着人先打探一下前面的情况如何?冷雨,你带着十人,找到水坝破口的地方,先堵上!其余人,随我来!”

    陆云齐冷声道,正准备走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道清丽的女声“将军,稍等!”

    他转身看去,正是一身红衣的林染。下意识以为是苏溪出了什么意外,顿时凤眸幽深了几许,紧张得倒吸了一口冷气“你不在山上保护夫人,下山做什么?”

    “奴婢受夫人所托,特地来给将军送信的!”林染将马背上的箱子放下,迎者将军冷冷的目光走了上前。

    “夫人说,这硝石可以迅速令水流变成冰,阻断水流”

    陆云齐沉默了一会,随后让人接下硝石“你回去吧!保护好夫人的安全,要是出了一丝的叉子,军法处置!”

    “是”

    “将军,这硝石真的能阻断水流吗?”冷雨自然不太敢相信,就一堆看起来毫无价值的石头。

    “你带人去找一些桐油来!”陆云齐负手而立,看了看山下的村子突然道。

    “啊!”

    冷雨不明白将军要桐油做什么?凌霄恍然,脸上立刻露出一抹笑容:“将军是否想接着水流,将火引向敌军,这样,他们自顾不暇自然就退兵了!”

    “不仅如此,我已经让高昌将军埋伏在峡谷”

    “将军如何有把握白参军可以拖延住敌军?万一,万一风城被突破,那么…”凌霄不解的道,昨夜陆云齐竟然亲自与他们

    一同前来,偌大的城池竟然交给一介文弱的书生。

    “子临聪慧,不输给其兄。越是书生,便越是让人疑惑而不敢放松警惕。只怕南蛮王以为我还蛰伏在城中,设置好了全套万万不敢轻易进城。

    至于蜀王?不过一个酒囊饭袋,我已经派出了百里将军前去堵截!千万不能让他逃往南蛮!”陆云齐冷静的看着眼前那一片雪白,五万大军来势汹汹又如何,胆敢犯我大周,必诛无疑!

    “将军妙招”

    “不可轻易放松警惕,眼下朝廷援兵迟迟不到。只怕新皇巴不得这一战我们两败俱伤好坐收渔翁之利”

    幽王早知道蜀王有不臣之心,借用蜀王不过是为了挑起南蛮与自己的一战。

    不管是自己输了还是南蛮输了,对他而言都是好事,巴蜀偏远地区离临安遥远,新皇宁愿用这城池换取一份野心,实在可笑之极。

    “来人,阻断水流。倒桐油”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侯门之云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