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屋漏偏逢连夜雨二
    苏溪打量着面前这个自称为她父亲的男子。

    约三十五‘六的年纪。干枯瘦黄活像一具骷髅,蓬头垢面的发丝脏乱的贴在脸上。常年劳作他的身体是分健壮可能因为缺乏营养的缘故,他的脸色也是蜡黄的。

    但是让苏溪感动的是他眼里流露出来的真情,一种浓浓的父女一情。

    一种她从不敢相信的情感,也从未拥有过的情感。在现代里的她只记得那个男人的背影,模糊的记得他的声音如此而已。

    苏溪伋了鞋从床边绕到他身边,扶起苏三郎。

    “爹爹,你快起来,我已经好了”

    苏三郎摸了摸她的发“就好,这样就好。刚刚你娘还在伤心呢,说好好的闺女怎么就痴呆了呢。上天不长眼,祸害遗千年,好人命不长。我们一家勤勤恳恳与人为善可偏偏就是多灾多难的。”

    苏溪不由唇角一抽不就是刚刚醒过来,搞不清情况就反应慢了一拍吗?怎么就成了痴呆女了。

    “爹爹,女儿我睡了好久,头疼的厉害。就梦到一个老爷爷,他说我该回来了。所以就醒过来了,可是我什么也记不起了,一片空白。”

    苏溪心想古人都是迷信的酱紫说的话,他们估计就不会再问她怎么会忘记一切的了吧!果然听了她的话苏三郎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天神保佑,终于眷顾我们了。闺女,你能活下来全是神仙庇护呀!太好了,我女儿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奇了个怪了,明明那天是没有脉象的趋势呀!”老大夫一边诊脉一边喃喃自语道。帘子微动,苏溪无声一笑。当然奇怪啦,灵魂都换了一个。“白大夫,我家闺女怎么样了?她忘记了所以东西,你看看会不会又晕过去了?”苏三郎喋喋不休的询问道。

    老大夫皱起了眉头,脸上的皱纹如花般绽放。很不耐烦的回答“不会,你烦不烦啊!一早上问了十几遍了?你要怀疑我的医术你就另请高明呀!”

    苏三郎脸上一红立刻道歉结结巴巴的保证再不打扰了。

    “哼”老大夫傲娇的别过了头,缓和了心情才道“现在醒过来了就好了,脉象虚浮平日里多保养保养就好。少过劳累了,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至于忘记了以前应该是摔倒了脑子,头部淤血未散。慢慢来就好,老夫先给她开点药喝着,看看效果在说。”

    “谢谢大夫”

    “不用”笔走龙蛇之间一张药方就写好了。陈氏给大夫收拾好了药箱,连连道谢,从腰间掏出了荷包到出了所以的积蓄。

    “白大夫,钱少了点。以后一定给您补上。”陈氏为难的低声道。

    “都是一个村的,罢了。”老大夫也是知道苏家三郎的情况的这次采药顺路看诊赚一点是一点了。

    “谢谢,谢谢白大夫”两口子庆幸万分的笑了,送走了大夫。苏三郎开始去地里干活,陈氏把苏溪交给三岁的文文看护自己便去后厨熬药,煮饭。

    “娘,你放心吧!我现在好多了,再说有弟弟陪着我呢。”苏溪摸着文文光秃的脑袋瓜子微笑道。

    小家伙甜甜一笑露出了可爱的小虎牙,陈氏最满意的便是拥有这一双乖巧的儿女。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