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屋漏偏逢连夜雨三
    目光透过狭小的土窗,这是一个典型的古代农村四合院。

    院子面积到也不小,东,西,北三面都有一排小房子,正中间是大厅。庭院里散落着农具与作物,一旁闲逛的鸡鸭和几株果树构成了纯天然的乡村图景。

    一只个头最大的小黄鸭扑腾一下跃上了矮墙,它高昂着头俯视着下面的臣民,似君主一般傲然。

    “该死的,怎么让这些鸭子跑到我门口来了。娘,三婶呢?不是早叫她管好这些鸡鸭吗?”

    少女尖锐的叫声打破清晨的宁静。似是不满少女对自己的态度,黄鸭调皮的扇动着翅膀,一时间尘土飞扬鸭毛飘舞。

    “宝贝闺女,四丫头半死不活的家里人手不够,你三婶下田浇菜去了。这几日没人打扫小院里的鸭群。”刘氏手持长棍向黄鸭打去,那鸭子灵机一闪扑腾的跳下矮墙。

    满院的鸭子乱跑一片混乱。

    “停下,娘别打了。吵死人了。”少女跺了跺直呼。

    “娘,那个贱丫头不是好得差不多了吗?为什么不叫她起床干活呀!这家里到处都脏死了,怎么住呀!”说着她提起了自己新做的撒花棉裙,深怕沾到一丁点地上的污泥。

    明后天大姐就要回来了,她可不能被比下去了。刘氏气喘吁吁的扶着墙,好一会才回答道“也不知道你祖母怎么回事,竟然说那个贱丫头刚刚好了一点,就让她休息两天”。

    “祖母是怎么啦?三房就是我们的下人,凭什么那个贱丫头可以借病偷懒?”

    “而且我听说你三婶这回给了白大夫三十个大钱呢。平时老老实实的她竟然敢藏私房钱。这藏了也就算了,他们三房还欠着咋家的钱没还呢。都快两年了,算上利息那该是多少?”刘氏气愤填膺的骂道。

    一听到钱母女两个眼睛都直了,少女绞着手中的绣帕不禁想到自己绣了一个月也才换了二十个大钱呢!若是这钱是她的,她就可以把上回逛集市看上的那盒胭脂买回来了。

    “娇姐,你去祖母屋里看看,请个安吧!”

    “不去,每回去我的首饰都要不在一两件”娇姐哼了哼,一个白眼横了过去。转身就把门关上了,还不忘叮嘱叫一句“娘,记得叫三婶帮我烧点水,我晚上要洗澡”。

    “你叫文文是吧!”苏溪看着手边的小孩,映入眼帘的便是他乌黑明亮的双眼,她不由想起了小灰灰暗自偷笑。

    但是她又感到了心酸,文文明明三岁了却是和寻常人间两岁的孩纸差不多都是长期的贫困造成的。苏溪摸了摸他的小脸,很脏都是污泥可是他的笑容是那么灿烂,可爱的小虎牙显露出来。

    想来平时陈氏夫妇太忙了没时间管理吧!

    “姐姐,爹爹说你摔倒了脑子不记得我们了,真的吗?”说着他的眼睫挂上了颗颗豆大的珍珠,似要滴落了。

    苏溪在心里内疚了一会,“文文,姐姐虽然忘记了以前的所有人和事。但是我还是你的姐姐,我会一直保护你的”。

    “不行,爹爹说过我的男子汉了,该由我来保护姐姐才对”。看他一本正经的严肃模样苏溪不由一笑。

    “好,以后就由我们家的男子汉文文来保护小女子我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