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五十,甲之蜜糖,乙之砒霜
    晨光微微,透过窗户投射出一抹清冷的华光。苏溪披衣起身外面的世界已经是一片银白的美景。

    雪花飘飘扬扬,陈氏的发上沾上了不少。远方传来的爆竹声也在提醒着她,已经是佳节。

    来到这个世界竟然也有两个多月了。与刘氏立下的誓言也没几天了。苏溪苦涩一笑倒不是有忧愁自己没这能力偿还,只是想到这个家即使是富裕了,但是只要是思想为变也依然如此。

    传统观念里的三纲五常,伦理道德与血缘宗法根深蒂固。这种自上而下的思像统治工具历来是阶级的体现。

    “怎么站在这发呆啊快来帮忙一下,今天是大年夜了。家里的事太多都快忙不过来了。”

    苏娇皱着秀眉嗔道。漠然的淡淡看了她一眼,

    苏溪唇角上扬“倒是稀奇了,未来的县令夫人竟然肯屈尊降贵的来打扫了。”

    “你少在这说风凉话,要不是老太太央我来协助你,你是什么东西也敢这样和我说话。

    “是吗?县令夫人”

    “我听说方六公子可是娶了蒙太守家的千金,屋里可是不少的姬妾。”

    “这个说明我的方公子真是少年风流人物,”面对这样脑残的花痴党苏溪彻底无语了。

    白了她一眼道“自求多福吧!”

    “苏溪,你嫉妒我对吧!我苏娇什么都比你好,所以你才离间我和他。你,你好恶毒的心思。”看着苏娇的变脸大秀,

    苏溪双手抱胸微微上挑了眉毛“这都被你看出来了,你好聪明啊!”

    “哼,果然如此,你个贱丫头会安什么好心才怪。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哈哈哈哈,真是搞笑,乙之砒霜,甲之蜜糖。你放心我苏溪是看不上那种人的。你尽管拿去。”苏溪甩袖,正准备离开是苏娇突然传来了一声“那我就把张度云还你了,如此你得感谢我。虽然他不喜欢你。”

    “谢谢你的好意,但是我苏溪对那种白斩鸡不感兴趣。”

    看着那消瘦的背影明明是矮小,消瘦可是苏娇却感觉哪里不一样了。苏溪明明该生气然后像以前一样和她争吵才是,可是今天的她竟然淡笑而过。

    大年夜的祭祖是一项隆重的活计,厨房里里外外都在为这个而忙碌着。

    陈氏手里的菜肴是祭祖的重头戏“烧猪头。”猪头是用来祭祀玉皇大帝的,传说天上没有猪肉所以到了年尾每家每户都在准备一道烧猪头让他打打牙祭。

    陈氏也是一个烧猪头的能手,整个村子里陈氏烧的猪头最软最香。

    苏溪看着母亲往灶里塞了一根木柴·然后将猪头过水焯去血腥和气味。接着将葱,姜,蒜,辣椒,酱油等抹在表面。再浇上秘制的汁液放在一个大坛子里。另去一个盘子盖在坛口,到扣在锅里。

    接下来就是等时光了。苏溪看着陈氏熟练的动作便知道母亲对于自己的作品是心有成竹的。一根柴烧尽了,猪头也焖熟了。

    苏溪觉得真是不可思议的事,一根柴火竟然蒸熟了。

    祭祖首先是由大伯带头,身后的苏家各房男丁一起进宗祠磕头,祈福。然后又有族里的长辈说一堆听不懂的悼念词。

    然后苏家的媳妇们再依次进来。

    苏溪跟在陈氏的后面小步的踏进了宗祠,浓浓的烟雾里夹杂着食物的香味。

    跟着母亲一起下跪,磕头。这一切的流程严肃万分那老司仪奇特的声音在头顶盘旋着,苏溪相信灵魂的存在,因为自己就是最好的列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