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治国如小烹
    尧山自古以来便得到文人墨客的赞赏和歌颂。此时正值暮春时节,盛放的百花也渐渐走向荼蘼。葱茏的秀岭青翠蒙络,一川溪水匆匆的从山涧跃下水花四溅汇入寒潭雪白的珍珠翻卷清凉了整片天地。山腰之上有一凉亭,飞檐翘角如鹤立如展翅名曰山水一半。苏溪看着那牌匾内心也旷达起来,天地自然的神奇便在这山水之间变化万千。

    白叔看着身旁的小姑凉一时间也搞不清楚她打的什么算盘,整座楼放假三天也没有去调查泰安居的底牌,也没有去张罗食材或者苦练厨艺反倒是拉了他游山玩水。

    苏溪今日换了身青色的衣裙,柔顺的长发挽起了双丫髻只挂上了一串铃铛做装饰。即便是如此简单的装束在她单薄的身上也好看的出奇。张度云隐隐觉得眼前的苏溪开始变得陌生,整个人气质都不一样了,就连熟悉的眉眼也开始在脑海里模糊起来。

    “走吧!”苏溪淡淡的出生手拉了文文便坚定的走向山腰上的聚会之地。

    若说那凉亭精巧,可比起眼前的这处少了不止是匠心更是风雅。近处的树木上挂上了白纱,瓜果与鲜花交互之处檀香盘绕出青红。丝竹响起,宽衣博带的游客与文人盘膝而坐面前的小几漂浮在曲水之上,水流的清香与落花交融雅趣至极就是见惯了高级宴会的苏溪也不由咂舌暗叹。三尺高台上,只见一老者仙风道骨般的风姿。一身玄色的刺金长袍,手持木杖肃然端正一双眼睛浑然不似一般老者朦胧清明彷如天地雨初晴的明亮。他的下方是一众文人墨客其间不乏贵族子弟皆是盛装打扮。白叔头一次见这样的场面不由有些紧张看向苏溪小姑凉虽然和他一样诧异面上却是波澜不惊的从容。找了个相对偏远的位置坐下后双手抱胸闭目养神起来。就是年纪小的文文尧山的巍峨自也是乖巧的坐着,面前的糕点菜肴看了一眼便移开了视线。苏家这一双儿女将来定是不凡之人。

    宴会开始,老者寒暄的向各位表示了感谢之意后便说出了此次开宴会的目的——收弟子。

    有心者皆可以才艺,获得认可后并可以由王老出题答辩。

    首先开始的是一个青衣书生,他手持古琴翩然坐下修长的手指犹如精灵,悠悠的琴声传来悦耳非凡。老者摸了摸胡须,只是笑着摇了摇头示意下一位。从琴棋书画到诗词歌赋,从治国之策到安邦文武没有一个让老者满意的。终于,他打了个呵欠似乎准备离开时苏溪却是睡醒了伸了个懒腰。老先生一怔,目光扫视着四周终于发现坐在最角落的那个女娃娃。

    “先生留步”

    “这人是谁,怎生这么无礼”

    “就是,也太目中无人了。竟敢在王老先生的宴会上睡着了”

    面对大家的猜测和鄙视苏溪却是毫不在乎的忽略,径自起身向老先生行了一礼然后抬起头露出了一记甜美的笑容道:“民女苏溪,清溪人士。诗词歌赋,琴棋书画不会。也不懂什么安邦治国之策。只是想来方才老先生久坐怕是也累了,特意准备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珍馐美食以敬先生”

    话落,旁边的人都笑开了。琴棋书画不会,诗词歌赋不懂。感情这就是一个厨子而已。

    “放肆。王老岂是你等可以叨扰的人。厨子在后方做事就好,退下”怒喝的女子一身红衣,手持银色小鞭漂亮的眉眼正是有着一面之缘的崔小姐。她身边的黄衣华服女子,身材姣好面容被一顶白色纱帽遮住但是那周身的气质华贵,就连丫鬟也是穿金戴银的好比员外郎的小姐还阔几分。在这偏远的南郡,怕是也只有安南的崔家才有子等人物。

    “瑶儿,不可在先生面前喧哗”

    那红衣女子撅唇一哼撒娇的抱着女子的胳膊:“英姐姐,我知道错了。下次不敢再犯了”

    老者到时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于是又坐了下来直笑道:“有趣,有趣。呈上来”

    苏溪自信的踏步上前,将食盒从白叔手中接过。后者犹豫之中忐忑不安,早知道是给王老先生准备的吃食怎么能这样的随便。

    待苏溪的食物盛到桌上时,老先生先是倒吸了一口气如何看了下苏溪没有说话拿起筷子吃了一口优雅的咀嚼一会后咽下:“各位也辛苦了,不知道小友可否让诸位也尝尝此佳肴”

    “自然是可以”

    “本小姐到时要看看是什么龙肉”崔瑶儿冷了眸子接过侍从递过来的碗一下子生气的摔在了青色石阶上“什么混账东西,这是给人吃的吗?”

    “夫人,您身子弱还是别吃了”听得侍从的相劝那黄衣女子点点头叹息

    “菇凉此言差矣,此美食自然是给人吃的。一般人尚且还吃不到”苏溪半屈下身子收拾起碗,将残留的汤汁喝碗明明是那么尴尬的事。可是她做起来却是让人讨厌不起来。苏溪伸手抹了下唇角看向王老先生:“先生年事以高是不是经常感觉四肢乏力,头晕脑胀。久坐或久站后便恶心想吐。”

    “小友怎么知道”

    “这白菜豆腐汤,纯白开水焯煮除了微盐不放任何调料虽然平淡无奇却是治病的良药”苏溪说着看着在场人各异的眼神知道时机已经成熟便往下继续道:“先生可知道时下灾荒四起,自寒冬以来青黄不接没有一滴雨水,无法播种农民春种秋收现在便已经开始挖起了树根。遥远一点的地方,米已经卖到了五百文钱一旦,贫苦人家挖尽草根,米糠拌土也吃不饱只得卖儿卖女。这白菜和豆腐是治疗先生疾病的良药,也是治疗大夏国百姓的良药。方才听各位先生讨论治国之策安邦定国。小女子浅见,清谈误国罢了。”

    话落,一干的文人贵族都义愤填膺的看着苏溪“一干乳臭未干的臭丫头知道什么?”

    “粗鄙不堪,怕是连字都不认识几个”

    骂声席卷而来,苏溪一下子被置放在了风口浪尖之上。更气的是偏她一副随你们去的不在乎模样。到时王老先生徘徊了一会,让书童扶着自己走下台阶满目慈爱的看着苏溪:“丫头以为如何?”

    “民以食为天,吃饱,穿暖,太平。便是穷苦百姓的追求与幸福。国以民为本,满足底层百姓的福祉自然长治久安。君主之道不在于势,更不在与权或仕民为本,君为轻,江山社稷次之广开言路,耳聪目明也便可以自医。方才各位所言无非是书上的话语,原谅小女子读书不多只觉得不过是纸上谈兵之举,洋洋洒洒之间似乎只是比谁背的更全一些。这世界只要文人不爱钱,武将不怕死盛世太平有何难。”

    饶是王之锦也被她震撼到了,谁说这丫头粗鄙。在他看来在坐这里做聪明的就是她,最大胆的也是她。

    “说的好,老夫受教了”说完,真真实实的给苏溪鞠了一躬,老眼微红

    苏溪连忙回扶起王先生:“王老客气了,我的愚见罢了”

    “老夫纵横文坛数十年,耳边的三纲五常,君臣之礼也听得厌烦。你这言论虽然大逆不道到也句句到点子上。豁然开朗,犹如当头棒喝”

    “王先生是老糊涂了吗?那死丫头的话大逆不道竟然还称赞好”崔瑶儿埋怨道小声嘀咕着。一边的白衣公子却是不赞成她的观点似笑非笑的看着那一老一少:“你们或许都错了”

    “老夫欲收徒弟,只是可惜小友是女儿身,天意弄人”惋惜之间似乎也在纠结又舍不得那么聪明的娃娃从眼下逃过。

    到时苏溪惶恐连忙婉拒“先生谬赞,苏溪资质愚笨此番谏言实则是冲着先生的墨宝来的。真正聪明的人大有人在,先生一定会寻觅到佳徒的”

    王先生到时没有想到苏溪竟然拒绝了,随即一笑也欣赏她的诚实:“好说好说”

    当苏溪捧着王老先生的墨宝回到如意楼时白叔只觉得这一天过得如梦似幻。当看到那白纸黑色挂在店里面的墙面上时才反应过劳激动的直拍大腿叫好。

    苏溪亲自下厨招待的王之锦先生脆皮什锦鸡,莲子木耳羹,宫保鸡丁和酸菜水煮鱼以及老鸭粉丝煲每一样都让人眼前一亮。如意楼的菜式完全不同于其他地方,丰富可口新鲜出奇又风雅韵味。也是只有苏溪那样的鬼才才想得出那么精致的策划。王之锦先生本来只是准备停留一天便走后来实在是舍不得那佳肴,临走念念不忘那荷叶叫花鸡只想着回来一定要再尝尝。

    如意楼的风雅成了一干豪族文人的聚会之地,点上几道小菜,品茗香茶欣赏着王老的字迹听着小曲惬意十分。

    到时泰安居的朱老板万万没有想到苏溪竟然会请来王之锦先生的亲临,狠狠的砸了店里面的桌椅气的发抖。现在如意楼成了文人的宝地,不仅没有让她尝到苦头反而让如意楼的名声传出了清溪享誉整个南郡。

    ------题外话------

    小鱼准备回家了,可能这一个月里更新会比较慢。家里没网,求各位小主原谅,不过鱼儿会想尽方法更新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