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好汉,刀剑不长眼,注意啊!
    苏溪抬步进入了房间内,诧异了一下立刻低头走向桌面。感觉到那一道冷冷的目光,吓的她冷汗长淋迅速的把那旧地茶壶拿下来。妈的,好烫。放上了新的茶壶才缓缓退身出去。体贴的关上了房门才暗自松了一口气。

    “少玄,你怎么不回答我反而一直盯着一个丫鬟看?”

    陆云齐看着那紫色的裙角消失,凤眸轻轻一杨。到了杯茶水,嗖的一下袭向那躺着的人。后者一个侧身,云袖翻卷稳稳的接住后轻轻皱眉“这…这是白开水!”他活了二十六年第一次有人敢给他喝白开水,有趣。

    “我出去一下”陆云齐说完,起身拂开缠着自己的女子毫不犹豫的出门。

    “唉,你去哪里啊!”

    苏溪兜兜转转查看了七八个房间了还是没有看见人不由得有些沮丧。正准备再试探一间时,手刚刚伸到门窗上下一刻颈间多了把匕首。她咬咬唇正回头时,一只手臂把她拖着进了房间,那鹿皮白底的靴子一踹门便死死的关上了。

    “这位好汉,我只是一个倒水的丫鬟。你要是想抢劫,你上天字二号房,那里有位桃花公子有的是钱。你若是想强奸的话,我…我”

    “你当如何?”那温热的气息从耳边拂过,苏溪忍不住脑子里一片空白哭丧着小脸“我姿色不够,飘香院有的是美人。要不,您换一个?”

    “你认识天字二号房的客人?”那人冷冷一笑,手上的短刀便逼近了几分,颈子上的痛楚让那小脸自煞白了几分。

    “不,不认识。只是方才那白衣公子穿的是上好的蜀锦。腰间挂着和田美玉,就连束发的簪子都是一品轩的好货。又长的风流一看就是个富家子弟,你劫财的话他最合适了。”

    苏溪说完,明显感觉那人一怔。乘着这个机会苏溪狠狠的踩了他一脚顺利脱身。

    “是你!”

    陆云齐依旧面无表情,看着对面的女子眼底的杀气涌现“是谁派你来的?”三番四次的出现在自己眼前,哪里有那么多凑巧的事。

    “我说这位大哥,你是不是太过于自恋或者是有被迫害妄想症。难道这青楼是你家开的你来得别人就来不得吗?”苏溪本来怜悯他是个被抛弃的可怜人谁知道竟然这么可恶不分青红皂白的乱给别人加罪名。

    “你最好老老实实的交代,以免遭受皮肉之苦”那大手抓住皓腕。她漂亮的眼睛里不屑的眼神让陆云齐恼火十分。

    “我是来救人的”

    “所救何人?”

    “我弟弟,两天前他被人抓了去。我多番打探才知道他被卖进了这飘香院所以才装成小丫鬟查看,谁知道这么倒霉会遇上你这个黑面瘟神”苏溪挣扎着,可他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手都磨红了还是没有挣脱开。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你相信或者不相信随便你,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又怎么会跟踪你。我又不是吃饱的撑得没事干自己找晦气不是”遇见你一次倒霉一次,瘟神。

    陆云齐见她真诚的神情有些动摇,正准备放开她时只听见外面的老鸨正和一个男子相互交谈着“方大人,好久不见了。您可是许久没有踏足我这小院子了”

    “前段时间家里的母老虎看的紧,实在是没有办法”那方大人沮丧的道

    “方大人可真逗,您可是当大官的人怎么还怕妇人。今日刚好来了个新货,保准你喜欢。已经送到了房间,就等着你了”

    闻言苏溪立刻来了精神,死死的盯着那门外的人影。“你快放开我,我真的有很紧急的事情”

    “不放,你必须得等我查清一切后才能走”

    “神经病,我都说了我不是探子,对你也没有半点兴趣了”苏溪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气愤得磨牙嚯嚯眼见那方大人走了急的跺脚可那人还是不动

    “你真不放开?”

    “随我去衙门”陆云齐看着这小丫头竟然瞪他一时间觉得有些好笑。

    “你逼我的”苏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低头便朝着他的咸猪蹄咬去直到口中有着甜咸的味道才放开了他的手夺门而出。陆云齐抓住她的一袭袖子,目光冰冷“你,竟然敢咬我”

    “你少废话,要不就跟上,要不就放开小爷”

    苏溪侧首,懊恼的看了眼身后的男子低声吩咐“你要是敢坏了我的好事,我,我让你好看。”

    说着,放下了茶壶。从腰间掏出了一包药粉小心翼翼的全倒入茶壶中。她做的认真完全没有察觉到那身后的人目中一冷闪过一丝冰凉的杀气。

    “方老爷,妈妈说让我给您送茶来”

    “进来”苏溪进屋,那香炉袅袅升起了轻烟。床上的人裹着被子只露出一张漂亮的眉眼。方老爷正脱着外衫看见苏溪不由一怔“这飘香院竟然连丫鬟都漂亮的紧,叫什么名字?”

    “回老爷话,我叫落落”苏溪微微一笑,走到他面前。那色眯眯的眼睛直直的盯着自己的胸口苏溪顿时心里有些恼怒。

    “过来给也更衣”

    “是”苏溪叹息的看着自己手上的茶壶,看来白花银子了。看着那肥硕的后脑勺,一想到他刚才色咪咪的眼神苏溪便再不心软了立刻用茶壶砸了下去。

    “你,你是谁?”方老爷摸着后脑勺感觉手心温热待看见那血后便晕了过去。苏溪颤抖着吞了吞口水她这也是第一次,用手探了探还好,还有一口气在。

    “就这么点胆子也敢谋财害命?”到是高看她了,这么笨!

    “你少站着说话不腰疼”苏溪恨恨的咬牙道,立刻上前拉开被子顿时一片白花花的肉让她眼前一亮待反应过来时面红耳赤的立刻把被子盖上了。

    给苏白松了绑,拿掉他口中的布条苏溪拍了拍他的脸“小白,小白。你醒醒啊!”

    叫了好一会都没有反应,苏溪只好看向那靠在门边的人没好气的道“你快帮我看看他怎么了”

    陆云齐置若罔闻,只是淡淡的看着苏溪后者垂下头“我知道是我咬伤了你,可是你也冤枉了我。大不了,我让你咬回来如何”

    他不屑一哼,大步走了进来。一脚踢开挡在中间的方县令看向床边的人时顿时心里一叹,这叫个什么事?那么多人寻寻觅觅了半年多可现在却在这里发现了殿下。

    陆云齐也不拿乔了掐了掐他的人中,果然不一会苏白便醒了过来。一看见苏溪便委屈得不行,扑在了苏溪的怀中哭声哽咽着“苏姐姐”

    “乖,不哭了。姐姐在这呢!”苏溪摸了摸他的头发也忍不住哭了起来。

    陆云齐看着那抱作一团的两人,乌黑的眸子中一股漩涡不停的扩大。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气息在慢慢延伸。

    苏白哭够了才发现自己竟然没有穿衣服,那小脸顿时一红艳若桃李的往被子里钻。

    “陆…大哥怎么也在这”本来要喊陆侯爷的,可收到他的一抹眼神后苏白立刻改了口。

    陆云齐点点头“我此番出来是特意找你的”

    “你们认识?”苏溪惊怔的张了张口手指着陆云齐询问苏白,后者点点头“他是我远房亲戚”

    苏溪一想到刚才,有些五味杂陈不敢看他的眼睛。

    “小白你先委屈一下,我去给你找套女装。至于那个谁,你把方县令绑起来丢到床上,我去找老鸨过来”苏溪说完便出了房门。见她消失后,陆云齐才单膝跪地朝苏白行了一礼“参见九皇子”

    苏白往被子里缩了缩伸出一只小手扶起他“陆侯爷请起,要不是你。我现在可能都着了贱人的陷阱了”

    陆云齐摇摇头“其实,还是方才那菇凉救了殿下。我以为她是探子,方才还发生了点小误会”

    “苏姐姐才不是探子呢,她是好人。”

    这边苏溪找到了老鸨,焦急的说方县令晕了过去把那徐妈妈骗进了房间。陆云齐身手敏捷的便把那徐妈妈扣下了,匕首搁在了她的颈上。

    苏溪微微一笑,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徐妈妈,您也看见了刀剑不长眼。可不能怪我”

    苏溪说着,把包袱丢给苏白。朝陆云齐抛了记媚眼,后者皱了下眉手中的力气大了几分。那徐妈妈细皮嫩肉的顿时叫喊着饶命。

    “你这老货竟敢虐待小爷,陆大哥,卸了她的手”苏白穿好了衣服气鼓鼓的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一时间,苏溪都忘记了正事啧啧感叹真是一个小美人。

    “啊!英雄饶命。小妇真的不知道他是贵人,多有得罪”

    “你如实说,是谁把他卖到这里来的?”苏溪着急的问道,她方才也问了苏白。文文和他在昨天晚上便被分开了,他被卖到了这里。

    “是王六”那徐妈妈此刻恨死了那泼皮,找谁不好竟然给自己惹了这么大一个麻烦。

    为了找出幕后真凶,苏溪留了许妈妈一命让苏白换上女装和自己一起混出飘香院。

    苏白被饿了一天一夜了三人出了飘香院便赶到了如意楼,如意楼此刻已经打样了苏溪只好自己下厨房简单的做了三碗清汤面。

    一灯如豆,晕黄的灯光照在他如玉的脸上,如诗如画。一双凤眸邪魅,张扬。要是长大了指不定祸害多少女子啊!苏白仔细的说了自己当时的情况。苏溪背靠着墙壁双手抱胸沉思着异样的香味,三爷。这些线索太多反而不知道从哪里开始了。

    “苏姐姐,你也别太担心。文文暂时不会有危险的”

    苏溪淡淡一笑点点头“明日酉时我便去赴约,到时候便知道了”

    “明明知道是个陷阱,为什么还要去?”陆云齐大约也知道了是怎么一回事,此刻他虽然答应了九皇子要帮助苏溪可是也忍不住想她为什么要以身试险

    “那是我弟弟,哪怕是陷阱,我也必须去”苏溪冷静的道,看着陆云齐的眼睛后者依旧冷着一张脸面无表情却轻轻叹息了一声“我随你去”

    “谢谢你,不必了。上面说只要我一个人去”

    “苏姐姐,你就让陆大哥帮你吧!他的武功高强一定可以帮助你的”苏白吃完了面,抹了抹嘴认真道。

    苏溪犹豫了一会点点头“麻烦你了那么”

    陆云齐依旧低头吃面,等他慢慢的喝了一口汤苏溪才听见他回应了声“嗯”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