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苏娇再惨败,溪姐发狠
    酉时,苏溪带着银票如约到达了城外的破庙。昨夜下了小雨,那淅淅沥沥的水滴沿着茅草下落,溅起水洼中的涟漪一片。蜘蛛网在风中飘摇着,残破的景象颇为荒凉。

    “来了?”沙哑粗嘎的声音响起。

    她对面的男人一身黑色衣袍,黑色面巾蒙着脸,唯独一双眼睛凌利,狭小,像淬了毒液一般。

    “钱我带来了,我弟弟呢?”苏溪从袖子中掏出了银票,厚厚的一沓面额惊人。那人目光一热“你先把银票拿过来,人我马上还给你。”

    “不成,一手交钱一手交人”苏溪摇头冷喝道,毫不迟疑的把银票又袖子中。

    那黑衣人迟疑了一会,只好招招手让人把苏文带上来。残破的佛像后面,两名衣衫褴褛的乞丐扛着文文走了出来,苏溪一见到那张苍白的小脸顿时鼻头一酸眼泪流了下来。

    “文文,你没事吧!”

    “姐”他虚弱的声音细小如蚊,眼睛红着一滴泪珠挂在睫毛上,不敢落下。

    “少废话,钱呢!”那黑衣男子把文文带上前,苏溪见此也拿出了银票一把塞到他手上“给你”接过被两个乞丐丢过来的苏文。上下打量了一下瘦了一大圈,脸也红红的手探上去一片灼热。

    那黑衣人得了钱并没有退下,目光看向苏溪冷声笑道:“苏溪啊苏溪,今日你的死期到了,看在你这如花似玉的小脸的份上只要你从了我,我一定留你一命!”

    “你这个卑鄙小人,竟然出尔反尔”

    “我们只说放了苏文可没有说要放了你”熟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苏溪看去那女子窈窕貌美,一身紫色衣裙穿金戴银的可不正是苏娇。她手挽着的男子约四十上下,一身褐色织金锦衣,脸瘦下巴长偏偏身子却肥硕不堪正是半年前和苏家有仇的朱老板。现在泰安居倒闭了,他手下的铺子也收益惨淡。原本和周员外计划好开布庄,可苏家竟然引进了棉花大大降低了棉布的价格导致破产。周员外心灰意冷也和他解散了合作关系。朱老板只好找上了方县令,来来往往送礼一来二去也就认识了苏娇。两人一拍即合,便勾搭在了一起。是以原本失去了孩子在别院受苦的苏娇一下子又风光了起来。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她虽然做了那不见光的情妇却也得到了物质享受。现在又可以手刃苏溪简直是痛快。

    “苏溪,你个小贱人。要不是你,云哥哥怎么会弃我于不顾!我的孩子怎么会死?大伯又怎么会被人砍了一只手。今日,我定要你也尝尝痛苦是何种滋味”

    “是你嫌贫爱富跟了方六公子丢下了人家何时竟然成我的错了?大伯自己欠下赌约你要找仇便去找王四爷,至于你的孩子他是你与方县令的。就算不是谣言方夫人也不可能让你生下他。”苏溪只觉得好笑至极,难道是人善被人欺。欺负惯了,有一天那人比你厉害之后便开始产生了病态的心理。

    “我不管,一切都是你的错原本你好好的当你的贱奴。可你偏偏要抢走我的一切”苏娇咆哮着拔出大刀便向苏溪砍来。见此,那朱三爷立刻让手下把苏溪团团包围。

    苏溪抱着文文灵活的躲过了一招,看着那房梁上的人没好气的道:“你还不快点下来帮忙”

    朱三爷看着面前高大俊美的公子只觉得非一般的尊贵“这位公子,此乃私人恩怨。刀剑不长眼,还请你速速离开”

    苏娇长这么大第一次看见那么俊俏的男人,方六公子是俊朗可风流无边性情阴暗。方四公子虽然一身儒雅之气却唯唯诺诺,面前这相公不怒自威一股子男子气概高大俊美,穿着低调奢华,龙章凤姿一时间她开始嫉妒起来。

    “这位相公,你还是快点走吧!苏溪能给你的,我也能!”她手绢轻甩,扭着腰肢便凑近了几分。

    那飞来诱惑让苏溪不由暗骂,陆云齐却懒得看一眼“就你!还不配”他陆云齐多的是女人倒贴也看他的心情,面前的女人体态风骚,蛇蝎心肠真是让他倒胃口。

    陆云齐看了眼面前的一众男子,毫不费力便全打趴下了。苏溪只看见他的衣衫撩动,身影移动间手中的剑都没有出鞘一眨眼陆云齐已经全部拿下。扯过那腐旧的布条便把朱三爷五花大绑了起来。至于那苏娇,到不是他下不去手,只是身为男人他懒得触碰。

    眼见事情败露,朱三爷跪在了苏溪面前直直的磕头求饶。苏溪上前,蹲下。下一刻做出了个惊世骇俗的动作。

    “你还知不知道廉耻”陆云齐拧起眉头眼看着那玉白的手摸进了油腻中年男人的怀中。

    下一刻苏溪却是抽出了一叠银票正是她先前给的。白了陆云齐一眼“我拿回自己的东西怎么了?”

    “你…”

    “苏溪妹妹,我错了。求你饶过我吧!我是你二姐,我也只是一时鬼迷心窍受了朱爷的蛊惑。求求你,放过我”苏娇想着自己在劫难逃了,索性把罪过全抛到了朱三爷头上。

    那朱三爷冲着苏娇吐了吐口水,大骂贱人。

    苏溪咬着唇,上前狠狠的给了苏娇三记耳光“这一下,是替我弟弟打的”

    “第二下,是替苏白打的”

    “这一下,是替我自己打的”

    三记响亮的耳光,苏娇那如花似玉的脸顿时红肿了起来。狼狈的跪坐在地上一股狠毒的想法在心里迅速蔓延。

    “你走吧!再敢有下次,我定然要你生不如死”

    陆云齐看了眼苏溪,剑眉一拧。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真要放过这女人,只怕到头来吃亏的还是苏溪。可那小丫头似乎很有自信的样子,罢了。

    苏娇对着苏溪磕头答谢,立刻跑出了破庙。苏溪叹了口气摸了摸文文的小脸“文文,虽然二姐伤害了你,但是她毕竟是你堂姐。这一次我们就原谅她可好”

    文文点点头,整个人缩在苏溪的怀中。这几日的寒冷交迫,失望,委屈一下子忍不住滔滔大哭起来。

    苏溪带着文文,陆云齐压着朱三爷一同前往衙门时。方县令已经在高堂上端坐着等着了。下方跪着飘香院的徐妈妈,一脸的泪水哭的我见犹怜。苏溪刚刚进了城便被官差阻拦了进路。

    苏溪见此立刻把文文交给了陆云齐“劳烦陆大哥帮我把弟弟送回家。”

    “姐姐,不要。他们为什么要抓你”文文死死的扒着苏溪的肩膀,害怕的看着那些凶神恶煞的捕快。苏溪摇摇头,她也不知道。

    “快点走吧!”

    陆云齐接过文文,毫不犹豫的便起身往苏家赶去。见那一大一小走远了,苏溪才松了口气。掏出一百两的银票递给了那捕头“这位大人,还请问为什么要抓我?”

    “哼,你胆敢在飘香院暗算朝廷命官还拐走了一个小官人,不抓你抓谁?”

    苏溪闻言,闭上了嘴。看来,她暴露了。眼下只有找到王六她才可以自证清白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