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章,妖艳却危险的红衣男
    “铛”一声清脆的声响,刺耳的传入那原本该落在自己身上的刀却赫然断成了两截,而罪魁祸首是一颗银豆子。苏溪呆愣在了原地,傻傻的看着面前出现的男子。和凌霄一样的黑色衣服,凌霄擅长用剑,而他的手上是一截长鞭。此男气质冰冷,一头桀骜不驯的短发衬托着那刚毅的脸庞无端让人觉得安全感十足。

    “您是?”她并不认识此人。为何突然出现在这里还救了她?

    “路人”淡淡的丢下了两个字,下一刻他的一手长鞭似灵蛇般缠上了匈奴人的头颅,一个用力瞬间便解决了麻烦。

    “您可以救我的侍女吗?”看样子他的武功很高强,应该可以帮忙的吧!但那男子脸上一沉,似乎有些不耐烦的,终于败给了苏溪的眼神“好”

    林染经历了围攻,此刻被暗算的她已经是重伤在身衣裙狼狈不堪,一身滑腻温热的鲜血,可一想到自己如果倒下那么死的会是小姐。她只得握紧武器丝毫不敢分心。那群士兵虽然武功不精却皮糙肉厚十分耐打,一开始她没有下杀手对方也便越凶狠了。可现在,她不得不先斩草除根才是。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发生了厮杀?”草原上另一队人马忽然而至尘土风杨,不一会便到了跟前,那为首的男子衣着华丽一身红色织金长袍,金冠束发五官深刻却异常的俊美。他脚下是一匹上好的胭脂宝马,衬托着一身红衣华贵妖媚不输女人,却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男子。对上苏溪的眼睛,是一双狭长的凤目。含着怒气与杀意,一身的威压顿时令得在场的人全不敢直视。这样的人仿佛天生就是王者。

    “属下参见大皇子!”那群匈奴士兵已经是残兵,各个狼狈无比。这一番厮杀显然是对方以少胜多。那男子顿时暴怒,一双含着火的眼睛几乎燃烧着仅有的耐心。

    “蠢货,谁允许你擅作主张了?”

    “属下……属下。”那首领不敢细说只好哭丧着一张脸。

    “放她们离开吧!”不过是三个汉人,还有两个姑娘。下一刻,男子看向林染和苏溪目光也打量了一下黑衣男子。直觉告诉他,这三个人不简单。

    “罢了,杀了我匈奴那么多人,杀”说完,另一堆士兵包围而上。苏溪跟在林染身后,另一场大战又将开始时却突然闻见号角声,那红衣男子目光看去顿时脸色大变“回去”

    突如其来的一招另苏溪等人一脸的迷茫,不过,能侥幸逃脱似乎也算得上一件好事。

    苏溪转头看去,那红衣猎猎。发丝飞扬,无一不彰显人的凌傲。

    一场虚惊最后死了三个人,这一回程至少需要两个月只怕尸体都坏了。苏溪只好忍着痛叫人把他们火化了用罐子装好一同带走。等回了江南,再风光大葬。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大家明显都情绪低昂了不少,苏溪当天晚上又开始陷入了昏迷,这一睡就是三天三夜可吓坏了大家。好在终于醒过来了,这一次的死里逃生仿佛是一场洗礼。苏溪,苏白,林染,小夏大家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不再提这件事情可彼此都心知肚明为了活着,更好的活着只有另自己强大。

    再次路过阳城已经是五月,江水碧如天,静若琉璃。人行湖水上却仿佛置身画卷之中,那些情歌小调伴着哗哗的水声情调韵长。雨水与薄烟交织出梦幻的清晨,点点滴滴落在油纸伞上化作水花消失在行人的衣衫,发梢,脚下……伞下,一张白皙清瘦的小脸,杏目婉转流光万千。

    方横惊艳的张大了嘴,才小半年不见苏溪菇凉更是美艳了。

    “方大哥怎么来了?”苏溪提着那一袭素白的长裙,一手拉着苏白踏上台阶。

    “这小公子是?”一身青色衣衫,粉雕玉琢的模样真是俊俏。难道是苏姑凉的弟弟?看相貌上不太像可是那小小年纪周身的气派却十足的清贵。

    “我弟弟,苏白”

    “小公子一看便是人中龙凤,非池中之物啊!”

    “不过一个地主家的傻儿子,方大哥谬赞了”苏溪顺手捏了捏苏白的脸蛋,笑眯眯的回复说。

    地主家的……傻儿子!方横噗嗤一笑,看着面前那一对暗自较劲的姐弟心中也是欢愉也几分,苏姑娘和弟弟的感情真好。平常人家男女之别就是亲生姐弟也不见得如此亲近更何况万一牵扯到家族掌权之事。不难看出,苏家表面上是苏三林做主,实际上所有的业务都眼前这个尚未及笄的少女在掌握。

    此番北上南行一去半年,风餐露宿,危机重重。听说还受到了山贼打劫和匈奴人抢劫。就是一个成年男子都不一定可以全身而退,可苏溪——一个小丫头竟然办到了。这样的佳人,天下又能有几个?方横目光灼灼,他的身世地位财富无疑是和她最配的,若是……苏溪却已经带着苏白走进了酒楼,他黯然的收回了目光,扬唇一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