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苏娇悔婚当初,溪姐再拒亲
    推开木柴搭建的临时木门,一方茅草盖的小院子出现在眼前。屋檐下,苏二郎正坐着抽旱烟随着咕噜咕噜的声音,青色的烟雾缓缓升腾,笼罩着他整张脸。看见刘氏进来眉头一蹙:“你这死婆娘不做饭怎么现在才回来?”

    “骂什么骂什么?刘姨娘不是还在吗?”说到那个刘姨娘,不是别人正是上次苏老太太硬要塞给苏三林的远方表妹。自从被苏三林送回来后,刘表妹不甘心就这么灰头土脸的回到山东被姐妹嗤笑。于是故技重施趁着刘氏出门接济闺女的机会勾引了二表哥上床。毕竟是比大刘氏年轻了十几岁,那身段,和相貌可不是差了一星半点。苏二林先是被勾引的,后来也爱上了这年轻寡妇的滋味两人交合在了一起。被发现后,苏老太太也气得不轻可二郎膝下也就苏娇一个闺女于是做主也学了那富贵人家给苏二林纳妾。

    喜酒只是匆匆办了几桌,晚上换个地方睡觉罢了。到是此事引得村里不少人笑话,那苏家老房钱没有几个,风流韵事到是一大堆。说是说,苏二郎只当他们嫉妒自己纳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小寡妇求之不得说酸话罢了。

    大刘氏也不是吃素的,你纳就纳可家里的财政大权全是我掌管。什么大小活计也全让小刘氏来干,稍不顺心便又是体罚又是辱骂的。苏二郎不敢反对媳妇的决定,只好在晚上少不得安慰一番,这样一来也便日日睡在了小刘氏房中。

    “姐姐今日怎么了?可是妹妹哪里做错了什么?”房门被缓缓推开,妇人面色红润一身八成新的蓝色长裙,手上戴着足金雕花手镯看得大刘氏眼红不已,脸上一黑这小贱人大白天的也不安生。在看自己的相公,一双眼睛都粘了上去,只差口水没有掉了。

    “呸,一把年纪了还如此急色”苏二郎脸上尴尬,一头转进了内堂继续抽烟。

    小刘氏见她心情不好,也不敢再过分只好老老实实的烧火做饭。

    夜渐渐沉下,星子稀疏。苏娇提着二斤瘦肉和一壶老酒准备进屋,却看见那站在门口的粗壮身影红唇一张,怒喝道:“你回去吧!明天再来接我。今日,我睡在娘家”

    那被呵斥的壮汉傻傻一笑,油腻腻的手摸了摸后脑勺见小媳妇生气了顿时不敢多呆。

    “怎么不让姑爷一起吃个晚饭”小刘氏贪婪的看着那肉,用围裙擦了擦手接过后客套的笑问道。

    却没有想到苏娇不耐烦的瞪了她一眼:“你一个奴才也敢质问我不成?不过是我爹的一个玩具罢了!我饿死了,去给我盛饭。哼”

    小刘氏紧紧的窜着拳头,咬咬牙低头忍下,转身提着肉进了厨房。

    “好女儿,你猜,娘今天看见了谁?”一见到苏娇,大刘氏立刻放下手中的竹篮拉住她的手急切的想要一吐为快。

    “谁?”

    “张度云,那呆书生”大刘氏说完惋惜的看了眼如花似玉的女儿开始滔滔大哭起来“我苦命的娇娇儿,本来,本来你是要做官家夫人的。却嫁给了那么一个杀猪贩子呜呜……”

    “娘,你说清楚一点”什么官家夫人?

    “张度云没有死,他,……他回来了。听说高中了,成了清溪的县令老爷。”

    “碰”苏娇娇心里像打翻了调味一样,酸甜苦辣什么滋味都有。万千心绪全化成了眼泪颗颗从脸颊滑落,迅速打湿了那绣花精致的长裙。

    喃喃的自言自语说:“怎么会这样?上天……上天待我不公……真是……可恶的老天爷!”

    那无声的哭泣,更是令人心生怜悯。大刘氏抱住她母女两哭成了一团:“儿啊!凭借你的姿色和他对你的情意,想来不会太差的。只是,只是……。都是那该死的杀猪贩挡住你官夫人的脚步呜呜。那方柳氏,有朝一日老娘定要喝她的血,抽她的筋”

    苏娇娇抬头,大骇。随即点点头,痛苦的哽咽道:“全怪女儿一时糊涂,和云哥哥解除了婚约。”

    大刘氏一叹,恨铁不成钢的指着她的鼻子骂道:“都怪你眼皮子浅,喜欢那个什么六公子。不然……”她也可以和那张沈氏一样风光了。也可以随便处死那个狐狸精叫老太太也不敢罚她。

    一时间,母女两人对面而坐。那一桌子热腾腾的饭菜香味再扑鼻也没有了吃饭的心思,各自到在了炕的一角呼呼睡去。

    时光轻睡浅眠,又是一个夏天的季节。窗外的雨,淅淅沥沥下一夜。那淌在蕉叶上的珍珠,滴滴入耳全幻化做了世间最美的音符。那一叶芭蕉,被雨水洗过,清澈翠绿。她站在屋檐下,那样的圣洁宛如雪花。张度云眸中闪过一丝惊艳之色,他想过无数个相逢的场面却没有想到会是在雨中。

    “溪姐,你……还好吗?”少年的身影微微有些清瘦,就连被雨水淋湿了半个肩膀浑然不觉。

    苏溪看着来人,唇角微扬露出一个笑容:“好久不见,恭喜你。真的高中了,以后张家也算有出息了。你娘和家人也不必受苦了。”

    张度云看着她真诚的笑容,清澈的眼眸心里暖暖的,又想起从前的种种内疚感从心而生:“溪姐……我,对不起。说好的日期,结果……”我却娶了别人!少年,垂下头眼角微微湿润。

    苏溪咬了咬唇,走下台阶,天地之间多出了一把素白的伞,旷古清新。“你,不用说对不起。我们本来也没有什么?不是吗?”

    张度云看着她平静的脸庞,依旧是笑意浅浅却让人看不见那心底深处。没关系吗?为什么,他也知道应该如此,可是,真到了说清楚的时候却是那么的失落。

    苏溪抬腿,走下阶梯。路过他的身边,微微一转脚跟离开了那片天地。水花溅起,湿透了她的绣鞋,绣花的裙摆颜色深深浅浅。张度云紧跟在她身后,一步一步前后落脚。

    “你……为什么还要跟着我?”

    “溪姐,是我对不起你。如果……如果你愿意,我娶你做平妻!我发誓,一辈子不纳妾,只对你一个人好。给你幸福”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