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状元郎买醉,崔婶回归
    临镜晚,伤流景,往事后期空记省。从前的回忆犹如朱砂,滴血成墨,触目惊心。

    在这月色朦胧的夏夜,一壶酒,半张弦。张度云醉了,却是感觉自己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清醒过。原来,只是他自己的一厢情愿。溪姐心里没有他,一丝一毫都未曾有过。她拒绝得那样干脆,利落,毫不犹豫。要是当初没有鱼目混珠,错把珍珠当鱼眼,是不是今天就不一样了?

    “儿啊!你怎么喝那么多的酒啊?”张韩氏老远便闻见了酒味,甚是惊奇他可是从来滴酒未沾的人,今日竟然一个人买醉。

    “娘,孩儿没事!”

    “是不是……因为苏溪那个贱丫头?你可千万不能糊涂啊!你可知道你走的这一年多里,她一个未出阁的女子做了些什么?抛头露面,公然和男子来来回回,毫无半点贞守。那崔小姐虽然刁蛮了些,但是她出生高贵,又长得漂亮。可千万不能得罪了她在,知道吗?”张韩氏愤然道,皱眉。却没想到张度云一点也没有听进去,呼呼大睡了起来。

    崔月之缓缓走进书房,那桌子上的人烂醉如泥。“金妈妈,把他泼醒。我有事和他说”

    “媳妇,怎么说云哥也是你相公,他现在喝醉了你不好好服侍也算了。怎么还要泼醒他?万一生病了怎么办?”

    崔月之抚了抚额头,不满的看了眼张韩氏:“这后院的主人是我。你若是有什么不满可以回去你自己的地盘,泼”

    “哗啦”一整盆的水全数淋到了张度云的身上,衣衫尽湿透。他缓缓的张开眼睛,一下子被惊醒还有些茫然。

    “怎么了?全在我的书房?谁……竟敢泼水在我身上?”一双冒火的眸子看向金妈妈,下一刻崔月之抬头冷哼:“是我?你是不是还想打我?张度云,你之所以有今天全是我父兄的帮忙。你放着事情不处理,竟然为了一个女人买醉。你对得起我吗?”

    是,是崔家在他无助的时候帮助了他一把。可是,他不是也有救了她一命?却被迫娶了她,原想着相敬如宾一辈子也就过去了。可崔月之处处欺人太甚,心高气傲。自从嫁给他后便嫌这嫌那闹得他不得安宁。

    “既然你觉得委屈,我们和离。本官这职位你父兄收回去吧!不稀罕”

    剑拔弩张的气氛,战争一触即发。张韩氏一听媳妇竟然要把官职还回去一下子便慌了。立刻讨好的笑道:“云哥说气话呢,媳妇你别当真。他喝醉了,胡说八道。一夜夫妻百日恩,过日子哪里有不吵架的啊?”

    崔月之看了她一眼,未语。淡淡杨唇:“今日,便放过他。我兄长一个月后会路过此处,张度云,你可别扫了我的面子。也是你自己的面子。明白吗?”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没有就请出去吧!我要休息了”

    “你…。”该死的张度云,竟然敢赶她走?

    三年匆匆而过,苏家三房已经再不是那个贫困的人家,从《苏记饺子》到《锦绣坊》到》《南北行货坊》已经占据了整条大街。繁荣,热闹自成一体。苏三林也大变模样,一身宝蓝色修身的长袍,腰束着暗色的宽边玉带、日子舒适了,脸也白皙了不少。蓄上胡须,看起来颇有几分儒雅的风韵。陈氏贴心的给他倒上了一杯茶,忍不住小声的抱怨:“还不都是你那个好闺女苏溪,她都快及笄了。可整天在外面跑,我连着给她找了好多人家全没有一个看的上的。真不知道她是喜欢什么样的?”

    苏三林轻呷了一口香茗,优雅的放在桌子上:“溪姐从小就聪慧,你担心什么?儿孙自有儿孙福,让她自己做主就好”

    陈氏可不同意,含嗔带怨的瞪了他一眼:“你就惯着她罢!就是天上的星星也摘?”

    “素月,你这是吃醋吗?还跟孩子似的哈哈”

    陈氏脸上一红,看的他心动不已。结婚已经十六年了,陈氏还是一如年轻的时候动不动就脸红,喜欢撒娇。

    宽阔的街道上,远远的那马车徐徐走来,直到了如意楼前停下。今天,对于苏溪是一个天大的惊喜。早早的,她便梳洗一番站在着等了许久。

    一只素白的手,修长而柔美。撩开帘子,逾时一袭紫衣如画,身姿修长的身影偏偏落地。那张脸白净细腻,美目流转风情万种。正是阔别两年的崔婶,她的怀中一个小女孩粉雕玉琢。梳着冲天辫,圆圆的小脸眉目依稀可见三分像极了乔叔。

    “丫头”乔叔挥了挥手上的马鞭,笑容灿烂。这两年平凡舒心的日子让他心平气和整个人都温和了不少,不在是哪个高深莫测,神神秘秘的陆老板。

    “两年不见,乔大叔你越来越潇洒俊俏了。”苏溪穿着那鹿皮小靴子,高兴的从桌子上跳了下来。顺手拍了拍衣服,笑意盈盈的打趣道。

    “嘴那么甜,来,乔叔给你个见面礼”

    苏溪好奇的搓了搓手,凑了上去“什么见面礼?先说好,没有诚意的我可不要!”

    乔大叔冲着崔婶挤眉弄眼,让后者挪开。帘子拉起,一抹玄色的身影端正那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让苏溪有些嫉妒。

    “我家的远房侄子,你婶子听说你还没有许下人家。怕你太凶悍了,找不到相公。特意请我那侄子从千里之外赶过来。”乔叔说道,颇为得意的摸了摸胡子。

    苏溪脸上一黑,声音冷得渗人“喔?是吗!真是多谢乔叔担心了,苏溪长得那么漂亮,会嫁不出去?你那侄子,想来也和你差不多的不着调,还是算了”

    “你这没羞没臊的丫头,哪里有夸自己漂亮的?”乔子安哭笑不得,正准备大笑时被媳妇瞪了一眼,顿时没有了气焰乖乖的低头闭嘴。

    “喔?苏姑娘还没见过我怎么就知道我不着调了?”帘子后面,男子带着调侃的声音传来。沙哑低沉,带着成熟男人的磁性煞是好听。苏溪脸上微红,她只是开个玩笑罢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