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章,被迫上台,溪姐艳惊四座
    走进后台,换上了一身云纹百花飞蝶裙,紫色的裙摆如花瓣般绽放。她的腰肢细软,一条鹅黄色的丝绦,流苏缀着珍珠叮当撞响。面纱拂面,只留出一双秋水杏目,清澈不已。人群中,一眼便可以分辨出她在哪。她代表的是海棠,自然要演绎出海棠的精神。世人只知道海棠的妩媚和富贵,却不知道海棠也是一种坚韧与温和的大义之花,其富贵与牡丹不遑想让。其风骨不输梅花半点。她可妩媚,也可以离愁淡淡,也有着女子最真实的情感。

    苏溪却没有想到刚刚出来便撞到了苏娇,她今日也是精心打扮了一番,千娇百媚。别有一番田园清新的味道。

    “没想到你竟然没事?”方才一直在传言苏家小姐身体不舒服押后出场,可苏溪此刻却好好的站在她面前!

    “有劳你挂心,我……一向很好”

    苏娇咬着银牙,看着那天人之姿的苏溪愤恨不已。

    第一轮的筛选是各位姑凉以自己代表的花为题目,写诗词一首。

    苏三林有些担心的看向她,溪姐从没有学过诗词这可如何写?台下,陆云齐和周景也忍不住看去,却见苏溪拉起袖子,一截雪白的手腕毫不在乎的显露出来。

    高大俊美的某人面色一沉,剑眉骤然蹙紧。

    一炷香过去了,苏溪满意的看着自己的作品。好在她上辈子爷爷是个书法爱好者,从小跟在爷爷身边对于文学和历史也小有积累。

    苏娇是央求了村里面的一个夫子给自己写了一首词,却撇见苏溪竟然也提笔写诗时不屑的一眼,看来也是花钱买的作品。

    “繁于桃花盛于梅,寒食旬前社后开。半月喧和留艳态,两时风雨眠伤摧。人怜格异诗府中

    蝶恋香来夜更疼。犹得残红春向暖,牡丹相继发瑶台。”

    此诗格律清楚,对仗工整。用词平素却内涵哲理,尤其后面一句有得残红春香暖真是奇思妙想。

    然苏溪只想求一个中上的名声,是以在诗词环节小胜之后便特意把接下来的舞蹈环节弃权。而苏娇在第二环节表演的是刺绣,她飞针走线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便完整的展现了一副祥云图。

    说到刺绣,苏溪自然是一窍不通,双手负在身后一一看过那些参赛女子的作品。或然赞许的点点头,也会小声的嘀咕其优劣,又或者秀眉一蹙。那些得到他评价的女子起初很是愤恨,以为苏溪是故意破坏的,可经过那一番指点确实自己的绣图美感上升了不少。

    第二轮,苏娇惨败了。她引以为傲的绣工在这里,显得拙劣不堪。获胜者是一个十三岁的小女孩。她的图,是一副松瑞图,经过一番改良更是出彩。

    周景饶有兴趣的花了五十两银子买下那绣品,却转手便送给苏溪“看来,你是个不会的。正好这绣品可以给你学习一下。等到七月份,荷包也不成问题了。”

    苏溪唇角一撇“不要,绣花什么的不适合我这种人。我只喜欢数钱”

    “卿本佳人,奈何如此世俗”周景哭笑不得,将绣品塞到苏溪手中,下一刻却被风猛然吹起,飘飘摇摇最后落到了地上。高大的身影一震,漫不经心的踏了一脚。半晌俯身捡起,却已经脏污斑驳,“这……我还你五十两吧!”

    苏溪眸光一亮,欢喜的伸出小手:“立刻,马上”

    周景“……。”

    第三轮,才艺展示。各闺秀可以自己定主题。

    台上的女子已经从先前的几百人只留下了二十来个。苏溪看着那些风姿各异的美人,她们表演的大多是舞蹈和诗,也有善于下棋者。

    轮到苏溪时,她慢慢的走上台却是先行了一个礼。

    “小女子苏溪,乃是苏家长女今日是花神娘娘的寿诞,小女子在此献丑给大家唱一曲《东亭》”

    :离乡雨季伴君赶考上京,客栈拥挤城中繁花似锦。 月下诗意又为爱念绝句

    盼君归兮金榜题名消息。翠翠燕燕莺莺你为谁动凡心。纷纷扰扰芸芸谁熏坏了本心

    有一位姑娘花落东亭。她为谁梳妆没人理。 有一位情郎欲非她莫娶 那晚的月影被孤立。花叶凋零蜂蝶了无生趣。泪翻朝夕人消瘦渐宽衣 忽闻城西骑白马结连理。

    再度相遇算错一生宿命。

    “四月雨季,伴君赶考繁花似锦。叶落凋零,了无生气,日日落泪,再度相遇,算错一生宿命。花落东亭,红妆为谁梳?”苏溪的声音清澈带着哀愁,她紫色的衣裙随着歌声缓缓起舞。那歌词中相遇的美好,与离开时的悲伤引人入胜。众人也不禁好奇那面纱下的佳人是如何模样?

    佳人情深,却错婿一身的宿命。这一首歌,把才子佳人的甜蜜反转更突显出那人高中后分开的无奈,当初有多美好,后来的离开便有多痛楚。张度云坐在高位上,苏溪的歌每一句都让他浑身颤抖。可那佳人径自下台,始终没有看过他一眼。

    “听说,苏小姐和张大人是订了娃娃亲的,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退亲了!”

    “这个我也听过,好像是苏家出身商户,那张大人当时不过一个穷书生。所以看不上人家。”

    “不管如何,现在苏小姐可是单身。苏家的财富南郡皆知。未来的嫁妆可是不少”

    “不说那嫁妆,苏小姐那歌声和身段。一看便是个耐男人的,要是爷娶了她,保准她夜夜笙歌忘记什么青梅竹马的。啊!”

    巨大的疾呼声,从人群中传来。那正得意的公子,话还没有说完便莫名其妙的被人从后面踹了一脚,顿时口吐鲜血。

    “是谁?站出来”

    “正是你爷爷我”凌霄抱剑而立,写满了生人勿近的强大气场。

    那几个富家子弟顿时不敢造次,灰头土脸的赶紧跑路。

    陆云齐看着几人离开的方向目光阴冷,手上的茶杯下一刻四分五裂化成暗器,瞬间消失。

    苏溪和张大人有过婚约的事情他自然知道,也知道那张度云现在娶的是自己的“小姨子”

    差点成为自己续弦的崔月之。那歌曲,真的是因为那人才唱的吗?

    周景和他一样的想法,方才准备出手时陆云齐已经抢先一步教训了那几个人渣。

    ------题外话------

    感谢小可爱们的收藏和评论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