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章,直男的审美观
    “小姐,你真的决定嫁给陆侯爷吗?”小夏看着镜子中明艳女子,忍不住高兴的问道。

    苏溪优雅的打了个呵欠,点点头:“随便梳一下就好了,嗯嗯,是啊!我们准备十月份时结婚。唔~好困。”

    小夏看着那一脸迷糊睡意的主子,尽管她那么坚强而独立,可毕竟都还没有及笄,年岁上也比自自己还小却要结婚了。

    一旦主子结婚了,高门大户里弯弯绕绕,尊卑又多,真的吃的消吗?

    “小姐,我要跟着你!你能不能带上我?”

    小夏捏着梳子,双膝跪地的道:“奴是主子救回来的,是你给了我希望和自信,小夏这辈子哪里都不想去,只想留在主子身边,不管做什么都好!”

    苏溪一怔,随即睁大了美目,哭笑不得:“我就你和啊染两个姐妹,不带上你们,我带谁?”

    说到啊染,她竟然瞒了自己那么久,每次询问她来历和去处时总是推三阻四的搪塞过去。

    苏溪抬眼看去,那门口的少女一袭红裙,乌发高束冷漠的脸上带着一丝忐忑。

    她跨步而来,利落十足解下腰间的长剑,单膝跪地:“主子,林染不是有心要骗你的,只是,爷说要暗中保护您。所以,不得已而为之”

    “起来吧!我不怪你,只是,你竟然那么久都不告诉我。我还是很生气的,这样吧!从今天开始,你要帮我管理青龙帮。直到我找到合适的人为止。”

    苏溪说着,一双美目眯起,笑意浅浅流转这一缕闪亮的光芒,美惊天人。

    “这……奴才得和爷报备一声。”林染脸上闪过一丝不可置信的神情,苏溪竟然没有罚她还把她要了过来吗?

    跟着苏溪自然很好,不用想那么多伤脑子的事情,还有美食可以品尝,还有小夏可以聊聊天。

    而且,看爷对苏溪的态度来看,自己的地位只会高不会低。

    “不必报备了,你便好好保护她以后”洪亮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转眼间,那高大俊美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眼前。

    他嘴角带着一抹温和的笑意,连带着整个刚毅的五官都温和了几分。这般和颜悦色的陆云齐,让林染等人不由诧异。

    “这可是你的得力助手,真的舍得给我?”

    “她的责任就是好好保护你!”陆云齐挑眉,看了眼小夏和林染示意她们下去。

    两人会心的暗自一笑,纷纷俯身退下。

    “其实,有些大材小用了。等青龙帮建立好后,我便让她回来”苏溪说着,正准备起身。

    那只大手却先她一步将她按在了凳子上。

    “做什么?”

    那鎏金雕花的铜镜里,模糊的镜面照出两人模糊的身影,他的高大,卓越和女子的单薄瘦小仿佛天生一对般的完美契合,美如画卷。

    陆云齐淡声道:“听闻,先帝宠爱太后,总会亲自为其描眉。我没有给任何人描过眉,但是,想来给你簪花还是可以的。”

    苏溪惊讶,眨了眨眼“所以,这是准备效仿古人举案齐眉吗?”

    “不是模仿,是践行”陆云齐沉声道,不满她的动作。

    将她的身子板正后,神情极度认真的看了一眼盒子里的金钗簪花,挑来挑去找了指牡丹流苏红宝石的金簪。

    第一次觉得簪子竟然比刀还要难用几分,他皱着眉头试了试好几次都感觉没有簪好。

    又害怕自己没有个轻重弄疼了苏溪,只能小心翼翼的轻轻屏住呼吸。

    “哎哎哎,你怎么选了这支,太华丽太俗气了!”苏溪一看镜子里的发髻顿时哭笑不得。

    她今日穿的是一件粉白色的水仙蝴蝶裙,外罩着翠绿的半袖,和鹅黄的披肩。

    走的是淑女小清新的风格,连发髻也是简单的一个灵蛇髻。

    可是他手上那只华丽奢侈的金钗一簪上,顿时感觉不伦不类了起来。

    陆云齐脸上一红,他从没有注意过女子的衣服发式,反正在他眼里就黑色最实用。

    但是,好歹是第一次讨好苏溪,竟然就这样铩羽而归?

    男人固执的把簪子插入那秀发中,凤眸高扬,薄唇轻启带着高兴的口吻“就这个,好看!”

    这是直男的审美观!

    苏溪不着痕迹的轻声一息,从铜镜里看到他微扬的薄唇,忍不住星眸含水,光彩熠熠“嗯,你说的对!”

    罢了,他难得这么有情趣一把,不能打击他。

    苏溪起身,吃力踮起脚尖,还是挫败的垮下了小脸。

    再看看那个没事长那么高的某人,顿时羡慕嫉妒恨,连带着语气也有几分娇嗔“你蹲下来一点!没事长那么高做什么?”

    “嗯?你要做什么?”陆云齐弯下腰身,目光盯着她粉嫩的红唇,忍不住灼热感席卷脑海。

    苏溪嘻嘻一笑,用力踮起脚尖小手抱住他的脸便在那薄唇上落下一吻。

    那濡湿带着温润的触感,甜美的气息一闪而逝,陆云齐错愕之余她已经婷婷玉立的站在了桌案前。

    “奖励你的!嘿嘿”

    “大白天的,女子要矜持些!”陆云齐无奈,俊颜铁青之余还轻轻舔了下唇瓣,妖冶而严肃的道。

    苏溪:“……”好的,你继续闷骚,我!记!得!了!你别想有下次!

    “咳咳”

    那略带着一丝尴尬的声音突然在门外响起,屋里的两人顿时脸色一变。

    门是半开着的,所以,两个人刚才的行为估计被看得个清清楚楚。

    溪看去,只见门口的潇雨一脸的生无可恋,欲言又止的模样。

    顿时觉得好笑无比,那么阳刚,帅气的男人竟然如此的害羞。这一点,还是凌霄比较有前途。

    “做什么?”冰冷十足的声音,毫不掩饰的不满。

    潇雨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道:“爷,老候爷来了!而且,说——要见见苏小姐!”

    闻言,陆云齐脸上顿时阴沉无比,一双凤眸冷如寒冬:“你先下去!”

    “怎么了?”

    “没什么,我父亲来了。你跟在我身后,什么也别说,什么也不用做就好。”他拉起苏溪的手,淡声道。

    “什么!”

    ------题外话------

    鱼鱼手好啦,哈哈哈,小可爱们,久等了这两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