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章,林染的实力护短
    相比较苏溪的惊讶和忐忑,小夏这和林染也是尴尬至极。这几天,小夏姑娘因为林染竟然是侯府的人而瞒着自己可算是气到了。

    连着好一会不和她说话,平日里林染就是个话少的。

    但是小夏话多,什么事情都喜欢和她分享。住在一起的日子就和姐妹一样融洽而和善。

    现在小夏一时间难受,不和林染说话。林染也不习惯没有小夏在自己耳边絮絮叨叨。

    同睡在一个屋子里,却是盖着同一张被子各自朝着一边。

    谁也不肯主动打破这尴尬的局面,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被对方拒绝,伤害自尊还是害怕尴尬。

    “唉!让一让啊!前面的”

    洪亮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小夏刚刚转头,侧身准备让开那女子时,后者却是猛然的撞到了她的身上。

    滚烫的茶水,伴随着瓷杯清脆的响声,全数滴落在她身上。

    “好痛!”

    “你怎么走路的?我都说让我一下了,你还不长眼睛。这下好了,摔破了老爷最喜欢的粉瓷戏蝶杯,看你怎么办?”那小丫鬟看着一地的碎片,泣不成声的骂道。

    一双眼睛看着小夏因为疼痛而皱起的小脸,内心暗自得意几分。

    谁让她勾引凌霄少爷,活该!

    “明明是你撞到我,还把茶水全泼到了我的身上!”小夏抬头,便看见不远处那一抹月白的身影,冷然一笑。

    “你这捉贼的喊捉贼?不就是仗着有个漂亮主子得侯爷欢心吗?怎么,还没有当上陆府的人,便开始摆起谱了?”那圆脸的小丫鬟双手叉腰,一双眼睛直直的盯着小夏。

    不就是白点吗?五官不过如此,那么单薄的身材真不知道凌霄少爷为什么喜欢她?

    从小便听说江南女子多娇美勾人,达官贵人喜欢豢养瘦马和外室多是江南人。

    这个小夏和她那个主子一样,长了张狐媚子般的脸。

    “就事论事,为什么要说我们家小姐的坏话?”

    “说又怎么了?谁不知道你家主子整天不守规矩,和齐王眉来眼去还霸着侯爷不放,水性杨花!”

    小丫鬟气愤填膺的道,不屑的朝着小夏吐了口唾沫。

    小夏气得浑身发抖,怒气上来,扬手便给了那丫鬟狠狠的一记耳光“我不准你诬蔑我家小姐!”

    苏溪在她心里便是除了母亲之外最亲近和信赖的人,现在这个小丫头竟然敢在她面前说主子是狐媚子,水性杨花真是不把她放在眼里。

    那清脆的耳光,力度之大连走廊的另一边都听见了。

    被打的丫鬟,一张圆脸迅速的泛红,然后高高肿起。这样一来,那原本便圆圆的脸顿时更是胖了一圈。

    “你,你打我?”

    “我打的就是你这个满嘴喷粪的”小夏步步逼近,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道,

    狠狠的抓起她的手“你要是再敢乱说我家小姐的坏话,我——便撕烂你的嘴!”

    凶狠的眼神,冷傲的气势,那般的小夏真是让凌霄有些错愕。

    “怎么回事?”

    “还能是怎么回事?小夏打了媛儿在场的人可都是看见了!”轻一袅袅而来,那一身月白的裙衫衬托着美艳的桃花妆俏丽无比。

    “小夏,你说!”凌霄蹙眉,看着他冷凝的笑容心里也是疑惑而心疼。

    “你要我说什么?从你开口问我的一刻起,你——不相信我,不是吗?”小夏自嘲的笑道,高傲的挺直的脊梁。

    “按照侯府的规矩,擅自出手打人,杖责五十棍”轻一冷声说着,绕过那堆碎瓷片走向媛儿,后者含着泪水看着她。

    “轻一姐姐,你也看见来了。她一个外人也敢出手打人,这真是把侯府当成她们家后花园吗?”

    “媛儿,小夏不是外人!”凌霄不满的瞪了一眼她,再看向轻一“师姐,还是先查明一下真相吧!”

    “真相?真相就是小夏摔碎了老爷的杯子,还嫁祸媛儿出手打人。

    大家可都看得清清楚楚,凌霄,你是不是喜欢她,所以偏袒着她?”轻一轻笑道,暗含着一丝警告的眼神冰冷异常。

    “我……不是!”凌霄剑眉轻蹙,一口否决。

    “原来……你连喜欢我,也不敢承认吗?”小夏咬着唇,淡笑道。那苍白的小脸,带着豆大的汗珠颗颗下坠。

    “小夏,你听我解释。那个瓷杯,是先夫人的遗物。老爷每次来都会用,很重要的。你……”

    “够了,说那么多——其实,你还是不信我!”小夏咆哮道,终于忍不住那含在眼眶里的泪水无声的滑落。

    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难过和委屈过,从家道中落以后。

    她以为自己已经可以很坚强的笑着哭,却没有想到只是凌霄对自己的不信任便让那感情失控得一塌糊涂。

    凌霄紧张的篡紧拳头,他没有不相信她,从来没有。

    “小夏,你先冷静。别像一个孩子似的”

    “我就是一个孩子怎么了?我哭我的碍着你什么事?我顾今夏和你是什么关系?你又有什么资格关心我?”

    既然你连喜欢我都不敢承认,也不信任我,那么你何必对我假情假意?

    想起那些在北疆的日子,和那美味的羊肉卷饼。

    是什么让他们改变了,当初那个害羞而沉默的少年,会在午夜守在门口为她遮风挡雨。

    在匈奴的追击中,浴血奋战的保护自己。

    可轻一出现后,他的目光里多了一丝动摇和复杂。

    自从轻一出现后,他们再没有好好说过一次话,匆匆见面,匆匆离开。

    “顾今夏,你说什么?”他没有资格?那么谁有呢?

    凌霄脸色纯黑,沉寂的怒火尽数换成冷霜,寒气渗人。

    “她说什么你听不清楚吗?凌霄”

    清丽的声音带着一丝嘲讽,不远处,那一袭火红的裙衫艳丽而高贵。

    女子长发飘散,一根黑色的发带卷起长风,干净,利落,毫不犹豫。

    “凌染”

    啊染径自走过那黑衣少年,直直的站在小夏面前,看着她那一脸的泪水内心也是触动“别哭,我帮你报仇!”

    “不要”小夏没有想到这紧要关头,林染会出现。

    可是她们——还在冷战中。

    后者依然是面无表情的冷着一张明丽的脸,却是动作温柔了几分的用袖子给自己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未了,

    长眉轻扬不屑的骂道:“你就这点出息?和老子冷战的时候不是很厉害吗?我林染的妹妹,这么熊?

    少哭哭啼啼了,谁欺负你。说出来,男的也好,女的也罢。老子一锅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