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章,我喜欢陆云齐,是我的自由
    小夏哽咽着,连忙扶起他:“你别再说话了,我求你了!”

    “这丫头到时个有骨气的,又难得的忠心耿耿!”老侯爷没有想到那看似柔柔弱弱的姑凉竟然有那般的骨气和气度。

    凌霄那孩子是他亲手选出来的,虽然这些年鲜少见面。

    但是凌霄的性子和品行自己还是有把握的。

    只是,那瓷杯是她生前最喜欢的。

    也是自己唯一念想怀旧的物体,那么几十年风风雨雨一时间没有了,真是恨不得手撕每一位人。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当我死了吗?”陆云齐刚踏进小院便看见小夏自尽寻死,而凌霄舍命相救的一幕。

    忍不住额上的青筋暴跳,原本便阴沉的五官更是寒气十足,带着阴鸷的杀气令人毛骨悚然。

    “小夏,你没事吧!”苏溪首先便看见了那一身是血的小夏,顿时松开了陆云齐的手,也顾不上什么形象不形象的了。提着裙子,五步做三步的便从上了台阶,直直的走向小夏。

    “小姐,呜呜”

    小夏突然看见了苏溪,心里的害怕和委屈全数爆发而来。

    只差那么一点点,她再也看不见主子和林染了。

    苍白的小脸尚且带着泪水,她一身是血,看样子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的徘徊。

    苏溪的心也狠狠的揪着,伸手抱住小夏,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柔声安慰:“别哭,是我不好。”

    “不,是我……是我给小姐惹麻烦了。”

    小夏还在小声的啜泣这,咳嗽的同时还忍不住掉着眼泪。

    “没有,小夏一直很好。要不是你,我苏溪也不会走到今天。你我,林染是好姐妹。你如此自私的便要去寻死,你有没有想过我?有没有想过啊染?”

    说到后面,苏溪也忍不住哭了出来,整整两年。

    是小夏陪着她走南闯北,说话聊天,管理商业,她们虽然是主仆实际上却是姐妹也不为过。

    林染也是眼眶一红,冷着一张脸瞪着小夏:“你下次在这样,我会自己亲手了结你!”

    “染姐姐……呜呜”

    “够了,这个贱婢打碎了东西,难道不该惩罚吗?你如此护短,全无一点公正严明,就算日后嫁进侯府如何掌家?”

    严厉的声音,带着毫不掩饰的厌恶和冷傲。

    苏溪抬头看去,瞬间好像看见了未来的陆云齐一般。心里面也马上明白了,想来这便是陆云齐的父亲吧!

    “陆老爷,首先这是两码子事情。我的婢女和我喜欢你儿子是两回事!”

    少女抬头,清澈的目光如水一般沉静。带着不卑不亢的眼神,冷然的语气仿佛站在她面前的只是一个普通的老者。

    她,她怎么如此狂傲?且不论自己是陆云齐的父亲,就说自己是前任陆候,官至一品大将军便已经该下跪行礼的了。

    果然朱氏说的没错,出生小户,毫无教养。不过是长了一张狐媚子般的脸,便勾引了儿子屡屡为她做出不明智的决定。

    “你住口,你一个女子如此不要脸。挂在口上什么淫词艳句,什么喜欢不喜欢的。”

    老侯爷气结,手指着苏溪骂道,很是不满的看着那同样黑衣却更加冰冷的男人“这就是你给我找的好儿媳妇?老子不会答应的!滚”

    陆云齐不屑一笑,上前一步站在苏溪的面前,不甘示弱的气势尊贵而冷然:“她……我娶定了!”

    “孽子,你在胡说什么?”陆禾言气结,扬手便是一记耳光狠狠的甩在陆云齐的脸上,十足的力气,响声如雷。

    可那玄衣男子却是毫不闪躲,静静的盯着他,脸上红肿一片却是眉头都未皱一下,

    继续说:“打够了?那么我继续说了。我会在十月二十四日完婚,至于你——来不来,随你。”

    好,好,好,果然是长大了,翅膀硬了。连他的话都可以毫不放在眼里了,而这一切都是源于这一个外来的女子。

    陆禾言满是杀气的目光阴狠的看着苏溪,红颜祸水,迟早会成为侯府的大患。

    苏溪看着陆云齐的唇角,心疼不已,连忙踮起脚尖用袖子轻柔的给他擦了擦血丝,:“怎么不躲,你是不是傻?”

    明明他有能力躲开的,却偏偏挨下来这一记耳光。

    因为,我若躲开,他更会讨厌你!陆云齐内心想道,脸上依旧面无表情,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老子打儿子天经地义,你在教唆什么?”陆禾言气结,没有想到这姑娘还敢在自己面前教唆儿子躲自己,更是厌恶苏溪。

    后者也不悦的瞪了他一眼:“老头,你别太过分了。”

    “你叫本官什么?在说一遍?”

    “老头,你自问你担当得起我一声”伯父“吗?你说我出生小户,是,没错。

    不分公正?那么你可又分了,小夏是我的丫鬟没错,但是属于公事。我喜欢你儿子是私事,可是你扪心自问你是不是把对我的不满转移到对我的丫鬟身上?

    此时稍微查证便可以水落石出,可是您没有。

    您一意孤行认为是她的错,死囚下狱前尚且还签字画押呢!

    再者,我喜欢陆云齐,只是因为他眼里的我,是完整的我。

    而不是因为他是齐地的王,是你的继承人。

    你可以不喜欢我,那是你的自由!

    可是你没有资格阻止我喜欢他,那是我的自由!”

    铿锵有力的宣言,字字在理。

    少女双眸清澈而带着炙热的愤怒,她挺直着脊梁,一句一句把所有不快全部说出,那一刻她觉得自己无比的轻松。

    在来之前所有的不安和紧张在这一刻全部都虚幻起来,

    是的,她喜欢陆云齐,是他们自己的事情。

    为什么要受到那么多的声音干扰?

    既然选择在一起,那么就不该畏头畏尾,

    她,苏溪——要么就宁缺毋滥,要么就轰轰烈烈的爱一场,一生只愿一双人。

    陆云齐也震撼的看着苏溪,从没有一个女人像她这样率真而大胆。

    而更让他感动的是,苏溪喜欢他,只是因为他是陆云齐!

    高大的身影人忍不住微微的颤抖着,他喉咙发痒,几乎同一时间想起了年少时的新婚之夜。

    崔氏带着厌恶的和嫌弃的眼神,那冰凉的话语“庶出之子,就是恶心。”

    再看向苏溪时,那双凤目蕴含这深沉的漩涡,不断扩大,酝酿着一场惊心动魄的光泽。

    陆禾言第一次被人怼得说不出话,更何况还是一个尚未及笄的小丫头?

    “可他就是我的继承人,是齐地的王。这一点,你无法改变!”

    “是吗?所以在您眼里,陆云齐就该从小在您严苛的要求下长大?

    十二岁进军营,连结婚生子也按部就班的进行。

    像一个傀儡一样,为了您所谓的莫须有的家族荣耀而不痛不痒的活下去?”

    ------题外话------

    我们溪姐,霸气不霸气?可以手动评论一下吗?求评论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