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章,陆父洒泪
    苏溪厉声呵斥道,说到情动之处也忍不住红了眼眶。

    一滴清泪缓缓滑落,带着前所未有的坚定掷地有声的道:“不管你反对不反对,我还是会坚持我认为正确的事!”

    是这样的吗?自己所有的期盼和培育,让他长大成人,威名一方做一个鼎天立地的英雄,却原来只是自私吗?

    陆禾言一瞬间哑口无言,径自的看向那难得面色微动的儿子,多少年了?

    他们父子没有好好的说过一次话,坐在一起吃过饭,一起过个节?

    数不清是前年还是五年前,太久了。

    他也从没有注意到,云齐竟然已经长得这般结实了,连性子也和自己年轻时无二,冷峻沉稳。

    只是,当猛然间看到他的鬓角的几跟银丝时,陆禾言的心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的抓着一般沉闷。

    他——才不过27岁,竟然也和自己一样开始有了白发!

    “父亲……”

    “你也是怎么想的吗?”陆禾言看着他的眉眼,不由想起那个淡若梨花般娇美的女子,她走得突然,死时还带着对自己的怨恨。

    而现在,自己连云齐也没有照顾好。只怕,下去之后,她更是不愿意见自己了。

    “不管我怎么想,有什么用吗?”陆云齐自嘲一笑,父亲的儿子岂止他一个,小时候自己或许还会抱怨和委屈。

    为什么别的兄弟可以不用那么早起床读书,扎马步而自己却要严格的按照军队要求?

    为什么他们可以在母亲的怀中撒娇讨好,而自己却只能再阴冷的房中对着娘亲的排位奋笔疾书?

    就连结婚,洞房,生子一步一步按照他想要的结果一路走来。

    就这样,还不够吗?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你终有一日会明白的!”陆禾言深沉的道,那一瞬间,苏溪似乎看见了他内心的柔软不

    可思议。

    “儿子知道,我从没有怪过你。只是苏溪,她——是我此生要保护的人。您曾说过,大丈夫立于世。连自己想保护的人都无法庇佑,又谈什么为万世开太平?”

    陆云齐说道,上前一步撩起袍子径直的跪在陆禾言的脚下,重重的磕下了一记,沉闷的响声入耳

    “请恕孩儿不孝,和苏溪完婚后。我会带着她去巴蜀为姨娘守陵,父亲保重身体”

    什么?他竟然……?陆禾言闻言,吹胡子瞪眼狠狠的刮了一眼苏溪,随后越发阴沉的脸咬牙切齿看着他:

    “孽子,至少你也得开了宗谱再走啊!你这是嫌老子活得长了想气死我是吧!”

    闻言,陆云齐罕见的一怔,随即抬头那一双眸子高兴无比。

    “是”

    额……所以这是怎么回事?那老头突然就温和了下来,看着自己虽然不满,却是多了一分审视和无可奈何。

    苏溪正诧异时,那老头气鼓鼓的又说道:‘,胆大包天,却又呆呆傻傻的,真不知道你喜欢她什么?’哪里比的上楼三小姐的端庄贤淑,再不济就是轻一那丫头也比她沉稳得多。

    说到轻一,老爷字目光一沉,闪过一丝心痛:“把那瓷片给老子包起来送到老宅去,老子就是死了,也要带下去给她看一眼。”

    陆云齐抿抿唇,倒吸了口凉气终究是没有言语。

    她是谁?看样子那暴脾气的老头很爱她,陆云齐也是十分的反常。

    难道——是陆云齐的母亲吗?

    尽管那陆老侯爷不喜欢苏溪,可是陆云齐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对自己这么低眉顺眼,他忍不住有些心酸。

    “这些人,死罪可免,活罪难逃。通通打二十大板,以儆效尤。”陆云齐转身,看着那一地的瓷片,也是有些触动。

    “爷……就是这样,您还是要偏袒她吗?”女子愤怒,咬着一口银牙道。

    话落,陆云齐目光一沉,随即带着不悦的神情更是寒冷:“你自己做了什么你该知道!看在奶娘的面子上,轻一,这是最后一次。从今以后,你在不是我门中人,生死由天!”

    陆云齐冷冷道,看着那脸色苍白的女子,眼中的厌恶毫不掩饰。

    “您……真是狠心,你答应过的,你说会一辈子照顾我!”

    “够了,一点也不像话,轻一,从今日起你便回老宅。”老侯爷顿时蹙眉,厉声冷喝。

    “老爷……连你也……”

    夫人在世时,老爷总是对自己和颜悦色,夫人也待自己犹如亲生。她虽然是陆云齐的暗卫和丫鬟,可是他们一同长大情分总是不同于别人。

    崔氏在世时,她只要那么一点点就可以当上二夫人。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一等便又是五年。

    好不容易他回家了,却是只字未提。更暗中喜欢上了一个几面之缘的小丫头,这叫她如何甘心?

    都是苏溪,是苏溪抢走了原本该属于她的一切!

    “有些事情,强求不得!”陆禾言严肃道,似乎是想起了彼时的自己也是感慨万千。

    “是,奴婢明白了!”低下的头颅,清泪无声滑落。

    那一双美目,阴狠乍现,转瞬即逝。

    这一场惊险的第一次见面,便这样潦草结束了。

    陆禾言虽然很是不满意未来儿媳妇的出身低下,又那么特立独行。却也欣赏她不同于一般人的勇气,更难能可贵的是她对云齐的一片真心。

    也罢,年轻人的事情,便随他们去吧!

    晚饭尚且没用,他便又匆匆离开。

    而媛儿和凌霄等人皆是被打了二十大板,凌霄心疼小夏还带着伤,自己代替她领了板子。

    毕竟是兄弟,下手时,那些家丁还是诚惶诚恐的带着一头的冷汗。

    苏溪原本也是想求情的,可是想到这规矩是陆府的,自己现在开口只会拂了他的面子。

    便只好暗中让人下手轻些,又张罗了些上好的金疮药。

    这一切,陆云齐也都看在眼里。他自然也清楚她的丫鬟是被拖累的,可到底是纠纷了,偌大的陆府,没有规矩怎样管理下去?

    所以,在苏溪找药时,他特意吩咐的药房一切费用府中出,捡最好的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