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游湖遇险
    气氛莫名其妙的尴尬了几分,直到,陆云齐感觉到那一丝丝危险逼近,他不由一怔凝气聚神。

    随即把船调转了一个方向,同时沉声大喊:“苏苏,小心”

    “啊!怎么啦?”苏溪还沉浸在刚才的甜蜜中,却猛然感觉身子失去了重心,倾斜的同时听到了他的声音。

    立刻转头看去,不知何时竟然出现了黑衣人,从水底突然冒出来。

    明晃晃的刀影,在阳光的折射下,刺目不已。

    苏溪当机立断,把伞一闭,蹙着眉头,紧抿红唇一边往船尾爬去未定船的平衡。

    一边用伞把,狠狠的砸向那些冒出水面的杀手。

    “别过去,到我身边来!”陆云齐一脚踹开身侧的人,拿起船桨狠狠的砸向那些黑衣人。

    陆云齐刚刚转身,便看见苏溪身边也围绕了几个杀手时,他猛然一个颤抖,一个箭步冲到了她前面。

    “你们是谁派来的?”

    “死人,是没有权利知道的!”那为首的冷冷一笑,举起匕首便往船板狠狠插去。

    力度之大,船身猛抖。下一刻,带着一块破裂的船板被长剑划破。

    湖水不断的从那漏洞涌进来,整只船因为重量增加缓缓下沉。

    苏溪灵活的躲开了好几次致命的攻击后,颤颤巍巍的躲到了陆云齐身侧。

    “你快走,不要管我!他们的目标是你!”

    拔出了陆云齐送给自己的匕首紧紧握在手上,苏溪看着那些人愤恨的死死瞪着。

    “不可能”哪里有丈夫抛下妻子自己逃命的?

    陆云齐抓住苏溪的皓腕,她尽管看起来那么冷静勇敢,可手心的微微颤动让他感受到了——她在害怕!

    该死的,都怪自己太掉以轻心了。

    “你是不是傻,这样我们只会一起死,你先走还可能有一线生机!”苏溪第一次冲着他这么愤怒的咆哮,秀丽的小脸满是怒气,那光洁的额头也青筋暴跳。

    可陆云齐还是觉得她此刻美丽不已,沉默这,抱紧她的肩膀“你——是我夫人!”

    “一个也跑不掉!不用争了哈哈”船里的水已经可以漫过膝盖了,离完成任务已经不再是遥远的距离。

    想想大周著名的将领将要死在自己的手下,那人便兴奋不已。

    看向苏溪也多了几分势在必得的狠厉“这么漂亮的美人,做鬼可惜了。倒不如——跟了我,”

    “我呸,也不看看你长了那副熊样。连脸都不敢露出来的猥琐家伙,竟然也敢肖想本姑娘!”

    苏溪咬着匕首,发间的簪子全数捏在手中,下一刻化成飞镖狠狠的刺向那些人。

    “钉”一声碰撞的清脆声响,簪子被他的刀弹回船板,顺着湖水被卷入漩涡从那破洞之处落下。

    “好泼辣的小娘子,真希望你在床上也能像现在这样么张牙舞爪”他一双眸子凌利而含笑,看了眼簪子,可惜了上好的东珠。

    这挑训的话语激怒了陆云齐,活腻了,竟然该调戏他的女人。

    那藏在腰间的长鞭也立刻握在了手中,粘过无数鲜血的长鞭乌黑漆亮带着长风的泣响狠狠的砸向那些人。

    “找死”

    陆云齐凤眸阴沉,冷冷的站了起来。一手鞭发密而不周,凌利嗜血。

    不多时,伴随着那沉闷的声音,落入水中的杀手,鲜血染红了湖水。

    诡异,沉闷,嗜血。

    风和日丽的下午,满塘荷花的美景变成了炼狱,血色模糊。

    苏溪第一次看见这样残忍血腥的场面,红色的血,和被鞭子撕扯下的手臂纷纷落到水里,船上。

    “呕”

    陆云齐早已经习惯这样的场面,余光看见苏溪那惨白的脸色时立刻心疼不已。

    坚持住,早点解决再安慰她了。

    想着,他下手的速度也快了不少,攻击力加倍。

    被打的落花流水的黑衣人纷纷后怕的往后退了一步,再看向那显然要坚持不住的女人立刻感觉有了希望。

    陆云齐自然是强悍难敌,可是他现在有了弱点,那个女人变是他的缺陷。

    声东击西,就在陆云齐以为他们要誓死一搏时,却没有想到那为首的男人却是虚晃一招想身后的苏溪奔去。

    他立刻反应过来他们是想用苏溪来威胁自己,脚步一转,踢像船体,原本就欲坠的船更是下沉着。

    那些缠着他的人如同饺子下锅一般落入水中,迅速被水染红。

    苏溪被眼前的壮景震撼的一刻,那一只大手依旧抓住她了肩头。

    “小心!”陆云齐反应灵敏,当即拉住她往下弯腰,一脚踢去。

    那黑衣人用力一扯,抓破了她的衣服,雪白的肩头上赫然留下红色的爪印,鲜血缓缓流出。

    “唔”

    苏溪捂住肩头,往陆云齐后面躲去“不要恋战,趁着现在,走吧!”

    “爷,非得生擒他!”陆云齐沉声道

    “云齐”远远的传来一记熟悉的声音,那高两层的花船从另一侧行来。

    伴随着丝竹的声音,纱幔摇曳,一艘花船缓缓靠近他们。

    甲板之上,一身红衣的俊美鬼贵公子正是郑周景。

    陆云齐大喜,冲着他大喊:“接住”

    哈?郑周景正一脸茫然时,却被从天而降的人砸了一个满怀。

    苏溪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换了一个地方,刚才陆云齐对她说“闭上眼,有我在!”

    她听话的点点头,身子一轻便被抛到了花船上,还好有周景垫着。

    她捂着肩膀立刻爬了起来,拉起他“没事吧!”

    “你受伤了?”周景目光看见她流血的肩膀时,一张俊颜也冷然不少。正准备伸手给她止血时,苏溪却是推开了他,急切的道“快,快去帮他。求你了!”

    “你受伤了!”

    “皮肉伤,没有什么的!”

    苏溪急切的看着对面,那船沉入了湖中。原本在船上打斗的人也消失不见,就那么一眨眼的功夫。

    一分钟过去,两分钟过去了,三分钟……

    “好”

    周景叹了叹气,那几个小毛贼罢了。陆云齐竟然没有保护好苏溪,让她受伤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