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章,陆云齐,我——害怕
    “哗啦!”水声潺潺,一声闷响后激起水花层层。

    迎着苏溪和周景期盼的目光,陆云齐甩了甩脸上的水,利索的爬上了甲板。

    “啊齐”

    苏溪喜极而泣的看着他,刚刚被水打湿的他,发冠也歪了,那青丝全桀骜不驯的衬托着那双凌利高贵的凤眸,衣衫全湿紧紧贴着他高大健硕的身躯。

    喷张的肌肉,宽肩窄臀,完美的倒三角如渊停伟岸。

    他没有受伤,太好了!

    苏溪猛的扑向他,把头搁在他肩膀上,小手紧紧的抱着他的脖子:“都怪我,我不该要出来吃粉丝汤的!”

    陆云齐单手撑在甲板上,另一只手抱住她柔声的安慰道:“不是你,他们也会找机会的。快起来,我身上湿的”

    “不起,再让我抱一下好吗?我——有些害怕”

    苏溪细弱的声音带着不可见的哭腔在耳边轻轻响起,陆云齐目光一亮,随即深沉不已带着深深的心疼和宠溺“好”

    周景看着那一对璧人,苏溪娇小的在他怀中。陆云齐也难得的温情脉脉,那般心意相通,两心契合的深情。

    酸涩的心思在胸腔里荡然。

    勉强挤出一抹笑容:“光天化日的,你们就不能回去再抱?”

    苏溪低着头,不理他。到是陆云齐率先扶着她站了起来,当看到她手臂上的伤时,目光一沉“啊景,给我找一下金疮药吧!”

    “进去说吧!”

    这船上都是一些花娘和权贵子弟,猝然闯进来一个浑身散发着血腥杀气的冰冷男人纷纷吓得一抖。

    他即便是如此狼狈,也让人感觉威压十足。

    苏溪错愕的看着那一船的男男女女,锦绣华服:“抱歉,打扰了。你们继续,继续”

    说话的小娘子脸色惨白,却五官精致而不俗饶是她此刻发丝凌乱,衣衫半湿也毫不影响她的美。

    这么娇小精致的美人竟然跟了那冰冷的男人,巨大的差别让人惋惜。

    周景也尴尬的摸了摸头,他正和几个好友寻花问柳来着。

    谁知道会遇到陆云齐和苏溪。

    陆云齐面无表情的抱着苏溪走进房间,在那些想一探究竟的渴望眼神中,猛的一脚把门踹紧。

    苏溪抚额,被那声音振响有些头疼。

    陆云齐不想让别的男人看到她,这船上又没有医女只好自己动手给她包扎伤口。

    玉臂上的抓痕狰狞,她肌肤柔嫩,连带着周围的皮肤红肿了起来。

    他后悔又自责的低下眼帘,情绪在眸中翻滚,继而转变成决绝的阴狠。

    看着他那么刚硬的一个大男人那样多愁善感,小心翼翼的给自己处理伤口,苏溪不由得被他感动到了。

    柔声安慰道:“都是皮肉伤罢了,不疼的。”

    “你都蹙眉了,脸色苍白还说不疼?”陆云齐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下手却还是异常的温柔。

    “你给吹吹,这样就不疼了!”苏溪索性耍起了小性子,娇嗔的媚笑道,整个人都靠到了他肩膀上。

    这才发现他还穿着湿衣服呢“你要不先去换一身干净的衣服,顺便我的也破了。”

    而且还带着血迹,这样回去怕是要引起小夏和林染的盘问了。

    陆云齐那沉闷的一腔怒火就这样被她娇滴滴的声音给安抚了,当真轻轻的给她吹着伤口“这样?”

    温热的气息带着他的龙涎香,略过皮肤说不清的情愫,痒痒的在心里撩拨着。

    苏溪看着他那认真的模样,凤眸中的深沉突然想起方才生死之间,他说“你——是我夫人”。

    想着,她便也随着自己的心,柔柔的闭上眼睛献上红唇。

    那一脸娇羞还想着主动献吻的小女人就在自己唇边不到一指的距离,他只要轻轻垂头便可以吻到她的红唇,

    陆云齐无奈一笑双手捧着她的脑袋在她唇角轻然落下一吻“好了,我要开始给你撒药了,忍着点”

    苏溪不满的投去一枚哀怨的小眼神,嘟囔道:“不算,不算。太敷衍了”

    最后的最后,两人还是一身湿衣服的回去了。原因无他,陆云齐自己不喜欢穿别人的衣服。

    其二,更不喜欢苏溪穿周景送的衣服。

    但是为了苏溪着想,他强行运功把外套晒干后给苏溪包裹上,选择了坐马车回府。

    时光,如流水匆匆,从指间流过。

    苏家已经从原始的饺子,迈向了布庄,现在更是放眼更广阔的市场——海外,舶来品。

    苏三林在管理中也感觉到了什么是力不从心,开始刻苦的学习了起来。这倒是让陈氏哭笑不得,都四十岁的人了,还读什么书?

    现在儿子拜在了王老先生的名下,他身为父亲怎么能没有一点墨水呢?

    “夫人,关于溪姐的婚事,你怎么看?”苏三林放下书,接过茶轻轻喝了一口。

    陈氏沉思,无奈道:“还能怎么办?自然是同意了啊!溪姐向来有自己的主意,只是一想到齐地那么远,我的心里就舍不得。”

    可惜了她为了溪姐的婚事请了不少媒婆,城中适合的公子青年全都偷偷打听了一遍。

    谁知道最后会有个当大官的女婿,虽然说年纪大了些,还是二婚。

    可是上次见面时,那人的尊贵与沉稳又加上是自己家的恩人,所以陈氏越想越满意。

    原以为溪姐那脾气,能嫁个性格好一些,老实一点的秀才就好了。谁知道上天如此厚待,得找个时间去还愿才是,想是上次她许下的愿望灵验了。

    相比较陈氏的喜悦,苏三林显得有些郁郁寡欢甚至有些愤恨。

    “我女儿才十四,他都二十七了。好什么好!”

    侯爷又如何,他苏家现在不缺钱一家人也开开心心和和乐乐。就是苏溪不喜欢嫁,他又也办法找你女婿上门。

    现在好了,挑来挑去,最后要远嫁到齐地那么远。

    苏三林原本对陆云齐的好印象立刻下降到了极点,在他眼里,分明是老牛吃嫩草哪里是什么天作之合。

    更让他郁闷的是,苏溪都出门两个月了。

    写回来的第一封信,就六个字“爹,不能欺负他”

    “你怪谁?你闺女自己找的?你要不满意你去和她说啊!”陈氏冷眼一瞪,反正她就是喜欢陆云齐做自己的女婿。

    “我……你们真是胳膊肘往外拐,我不管了。你们母女随便!”

    他甩袖离开,最后看了眼陈氏,竟然没有出言留他。反而是抱着信一直在笑,他挫败的低头看了看北方吹了吹胡子。

    真是便宜那个兔崽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