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章,
    苏溪看着车子消失在街头的转角处,这才收回了目光看着身旁的男人。

    他一身红色祥云的官服,张扬的颜色生生被那张冷峻的容颜压了下去。

    更是显得沉稳而刚毅,他一路快马加鞭而来,脖子与额头上全是大颗大颗的汗珠,

    苏溪不由得心跳加速,他的高大,俊美,冷傲,刚毅喷张的肌肉和专属于他的气息,变得极致的性感起来。

    踮起脚尖,用袖子轻轻给他擦了擦额角的汗水:“你不用那么赶的!我跟着王妃,不会有什么事情!”

    陆云齐长这么大,第一个给他擦汗的是母亲蔡氏,而第二个女人便是苏溪。

    她明亮的眸子里,全是自己的身影,那轻然的动作,微启的红唇吐气如兰,如花瓣般娇嫩。

    他俯下身子,大手抓住她的手腕便噙住喋喋不休的唇瓣。

    “唔……这,可是大街上!”苏溪挣扎着,将手放在他胸前,却是怎么也推不开。

    面红耳赤中,陆云齐不满的加深了一吻,带着一丝急切的想要汲取更多。大手紧紧箍住她的纤腰,眸光看到她绯红的脸颊时得意的暗自一笑。

    “啊齐~”

    “有我在”陆云齐说着,大手抓住她的腰带一个用力便把她放在了马背之上。

    “你不能去端王府~”

    苏溪看着他的后脑勺,不满的哼了哼:“为什么?王妃热情难却”

    陆云齐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你去端王府,我怎么办?”

    苏溪心里甜蜜不已,芳舌舔了舔唇瓣,他的气息还在唇上。

    “谁给我准备膳食?你做的饭尚可”

    那正花痴的女子,猛然听见这答案,不可置信的抬头一脸黑线:“所以,只是因为我能烧菜做饭?”

    “民以食为天,这还不够?”陆云齐错愕的挑眉,抓住缰绳正准备走时。

    苏溪却是咬牙一瞪,双腿夹了马肚狠心的拍了拍马的屁股风一般的奔向前方。

    却因为不会骑马,突然的加速惯性的向后,她整个人便倒向后面。

    好在她肢体柔软,情急之中抓住了马的尾巴,那枣红的大马征战沙场十年,就是战场上也没有被人抓过尾巴!更何况还是一个女人!

    烈性上来,便如疯狂了一半,猛的往后撩起蹄子。

    “救命啊!啊齐”

    苏溪被那马甩下马背,吓得脸色苍白不已,闭上美目直呼唤陆云齐的名字。

    紫色的裙衫在空中飞扬,交缠着青丝唯美不已,这一幕引来了不少人的驻足观看,皆为那女子的美惊艳的同时也担心着美人就要消香玉陨,纷纷吊着一口气。

    “抓住我!”陆云齐一个箭步冲了上去,转身一侧,一手抓住那缰绳使劲浑身力气往下压去。

    千钧一发之时俯下腰身,用自己宽阔的背接住下落的苏溪,同时脚跟一转,另一只手抱住苏溪的腰肢紧紧的护在怀中。

    马嘶长鸣,其声高昂,呼出的热气灼烫这他的后背,一阵闷热。

    怀中,小女人在瑟瑟发抖,那凌乱的发丝,苍白的脸上泪水横流。

    他到口边的怒气与责骂无可奈何的说不出口,良久才轻声一叹:“你个笨蛋”

    苏溪恨恨的瞪了他一眼:“我那么笨,你摔死我好了!为什么要救我!”

    陆云齐一怔,这又是生的哪门子的气?

    罢了,女人都是那么不可理喻的生物,不能和女人讲道理。看她脸上的泪水,看来是真的害怕。

    “好了,是我错了!我不该说你笨。别哭了”

    苏溪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明明不想哭的,也许是刚才的惊险吓到了自己,也可能是早上起得太早现在浑身难受。

    再经过他这么一认错她反而鼻头一酸,忍不住红了眼眶便泪水直流。

    刚才只差一点,她头便要被马踩碎了,呜呜……啜泣了起来。

    陆云齐一手拉着马,一手抱着她艰难的维持这动作:“你说,你要怎样才不哭。我都答应你”

    “我要吃马肉”

    苏溪吸了吸鼻子,把脸在他怀中蹭了蹭,那泪水和鼻涕全部亮晶晶的在他红色的官服上。

    陆云齐:“……”

    “这马跟了我八年,劳苦功高。苏苏,你换一个吧!”

    苏溪闻言,也立刻惊讶不已,这丑丑的马竟然是个沙场老将,跟着陆云齐八年,出生入死只怕是和兄弟也差不多了。

    “那么我不吃它了,我好困,想睡觉了!”

    她这一早上起的太早,又没有吃什么东西。陆云齐从怀中掏出一块油饼,是他路上匆匆买的,一只揣在怀中捂着。

    递给苏溪时还尚有余温:“你一早上没有吃东西了,吃几口再睡吧!”

    苏溪红着眼睛,像小兔子一般可爱不已,抽泣着接过饼咬了起来。

    陆云齐见她肯吃,心里轻松了不少,这代表不生气了吧?

    那饼子才两文钱,买得太划算了!

    食物总能抚慰人的心灵,苏溪饱腹后果然感觉心里舒服了不少,擦干了眼泪往陆云齐怀中靠了过去,美目一闭小声道:“我要睡了,到家了叫我喔!”

    陆云齐哂笑,摸了摸她的头发“嗯”

    苏苏怎么像小猫一样,炸毛的时候尖锐无比,但是你要是给她顺毛了,又变得娇憨可爱起来。

    转身看到那泪眼汪汪的老战友时,他脸上可见的多了丝不满沉声冷傲道:“最后一次,再有下次,你就等着被杀了烤了吃吧!”

    枣红的马儿呼着白气,像是是在伸冤一般,是她抓了它的尾巴啊!

    怎么怪它了?

    街上的闹剧结束了,吃瓜群众松了一口气之余也羡慕的看着那渐行渐远的高大男人。

    二楼临窗处,粉色的纱幔被风吹扬中,那半露容颜的紫衣邪魅的男子,美如画卷的面容上不可见的少了笑容,看着那远去的两人微微红了眼眶。

    “看来,果然如五弟所言,陆云齐对那女人看德极重”

    收起所有情绪,周景摇扇一笑,拂衣坐下亲自到了两杯酒。

    他对面的男人骨节分明的大手拿起其中一杯,优雅的喝着,温和的眸子看着那窗外也是感慨不已。

    自从在松淮书院一见之后,他也遍地寻找她的踪迹,却总是无疾而终。

    却没有想到竟然就是他眼皮子底下,还是他亲手拟写的赐婚诏书。

    ------题外话------

    推荐好友染别离文文《重生之凤倾皇朝》

    上一世,她,苏倾筠。有京城第一才女之称,为扶持爱人上位,曲于后宫

    奈何,一朝为贱人害。

    魂魄不甘,重生为异国王府大小姐。

    怎知也是秘密重重,一步错,便会万劫不复。

    世人皆叹,可惜红颜身柔弱,怎知,她其实有着惊天的谋略和神秘的武功。

    皇上虚弱,各皇子轮番上演夺位大战,阴谋诡计成出不穷

    “呵呵,想拿我当刀子使,那我不妨让这局势更混乱些,才有意思不是吗?”

    他,皇上嫡孙,风度翩翩,怎知,残酷如他,却对她产生不一般的感情

    她和他,从开始的互相猜忌,到合作共赢,产生惺惺相惜之感,感情也发酵至深。

    本文女主强大,男主更强。对女主没有最宠,只有更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