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章,
    当陈和苏三林在凌然的保护下氏到达临安时,依旧恍然如梦中,她这辈子也没有想过自己一个农民竟然能够踏进大周最繁华的地带。

    不知道从何时起内心也一直有一个声音告诉她,有一个未知的角落,自己应该去一会。

    从豆蔻年华到青春年少,在到中年风韵,她真的找到了内心那个未知的角落。

    看着城门上高大的士兵,烫金的牌匾,红了眼眶,淋湿泪眼。

    苏三林这些年走南闯北,应酬交错也长了不少见识。

    虽然不至于像陈氏一样激动得热泪盈眶,但是心里的不自然和局促也是显露无疑。

    拉着她的手微微颤动,透过薄薄的衣料,即便是热天也感受到了一片冰凉。

    “素月,走吧!孩子们在等我们”

    滚滚的车轮,压过青石的路面带起层层的泥土,压下痕迹……

    临安的繁华与宏伟,与清溪的朴实秀气截然不同,与南郡阳城的小家碧玉也是天壤之别。

    而“陆园”的精致与贵气,在绿树点缀下更是典雅至极。

    “到了?”

    “是的,苏老爷。还请随我来”凌然放下马鞭,从车旁拿下木梯放好后站在一旁。

    苏三林笑了笑,一手拉着妻子小心翼翼的下车,另一只手帮她提着裙子当心摔倒。

    这——哪里有男人家给女人提裙角的规矩?

    门口的丫鬟,仆人,刚来的端王妃,和一众命妇皆是瞠目结舌的看着眼前那一对夫妻。

    “这是?”端王妃拉开车帘,看着那一双恩爱的人影不由有些羡慕。

    眸底闪过一丝伤怀,曾经她也被如此温柔以待过。

    只是随着容颜的流逝,岁月带走了时光里记忆的那个人,换来的是无情与冷漠。

    宋争鸣美目一亮,随即笑说:“母妃,这便是溪姐姐的父母。我和你说过,苏夫人还给我缝补过衣服呢!”

    竟然便是自己孩儿的救命恩人,端王妃对苏溪的印象很好,能教导出如此出色的女儿,想来她的父母也是极好的人。

    当即下了车,让丫鬟准备好茶水,带着宋争鸣浩浩荡荡的走了过去。

    “苏伯伯,婶婶好!”宋争鸣首先出现在两人的面前,一身宝蓝色暗花长衫,金冠束发。

    少年才一年未见,竟然已经与自己一般高了!

    苏三林感慨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龙章凤姿的少年儿郎,高贵与俊美已经开始显现,凤眸浅笑带着晶亮的光芒。

    “最近可好?有读什么书?”

    话落,陈氏白了他一眼,自从老头儿开始读书之后,没见到别人总是问有读过什么书?

    “你别理他,看你好像长高了,又抽条了。

    现在比溪姐都高,想来那衣服只怕也短了。找个时间,我正好学了双面绣,给你做个披风。”

    陈氏絮絮叨叨的说道,正巧赶过来的端王妃听见这暖人的话语,顿时眼眶微红。

    随即,感动不已,她就是自己也从未亲手给争鸣缝过一件衣服。

    袅袅上前,带着微笑道:“两位便是溪儿的父母吧!真是感谢你们,不然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见到争鸣!请受我一拜!”

    美妇人看上去年岁与自己差不多大小,穿着打扮不俗,高贵淡雅。听苏溪说小白乃是端王之子,那么这美妇人岂不就是王妃!

    她们见过最大的官家便是南郡的太守,还是匆匆一面。

    而现在站在她们面前的竟然是堂堂王妃,还给自己行礼。

    夫妻两人吓的冷汗淋漓,立刻上前扶起那美妇,陈氏柔声安慰:“说哪里的话?世子在清溪也帮了我们许多,是个好孩子。

    要不是他消失得突然,我还真想多留他一会和文文做伴。王妃万万使不得,快起来”

    端王妃泪目,抓住陈氏的手,细细打量起来。

    与自己一般年岁,纤细如弱柳,面白细腻看上去年轻可人。

    怪不得苏溪有如此倾城之色,她的父母也算是人中龙凤。

    “苏溪那孩子我见她也觉得欢喜正准备认做干女儿,不知,两位可愿意”

    这事,凌然来的路上也说过了,怎么会不愿意呢?

    “自然是极好的事情,求之不得。王妃不嫌弃的话,苏溪便也是你女儿。以后常常来往,我们也唠嗑唠嗑”

    陈氏声音柔软,带着江南的吴侬软语,整个人文雅大方。

    和自己看到那些畏头畏尾,贪小便宜,粗俗的农妇就截然不同。

    就是苏三林,虽然身材高大,长相不是精致却也偏偏儒雅,风度堂堂。

    这一对夫妻,给她的印象不错。

    端王妃与陈氏一见如故,两人在刺绣和养儿育女上有说不完的话题一般。

    猝然被媳妇抛弃的苏三林在原地转了一圈,无奈的看着那一双远去的人影。

    摸了摸胡子,可怜巴巴的看着宋争鸣讪讪一笑“走吧!”

    宋争鸣捂唇点头,内心的想法不小心便脱口而出:“苏伯伯真是个妻奴!”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新书《军门霸宠:妖精怀里来》「男强女强1v1,胜者为王,败者暖床」

    风卿宛“我是婊子,那你是什么?

    傅承爵:“狗啊,不都说婊子配狗天长地久吗?”

    一朝穿成书里面的恶毒女配,这就算了。

    女配不应该都是白莲花属性吗?可为什么她的却是一个女婊子?

    绝望的风卿宛打算女配做到底,把这个婊子的角色给诠释的淋漓尽致。

    于是是夜路走多了,风卿宛跳进了一个叫做傅承爵挖的坑里面。而且这一跳就永无出头之日。

    夫妻两人天天操练,风卿宛扶着自己的小蛮腰流下了两根面条泪。

    很搞笑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