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9章,惊天秘密
    解开了双手,苏溪便也自由了些许,她看了看四周自由那烛台是尖锐之物。可偏生离自己还有些距离。

    方才进来时,自己被蒙住了眼睛,并不知道这里是何方?机关如何开启,可凭借着听到的声音,苏溪断定自己是在一个密室中。

    风浅浅的从上方漏了进来,她细心的感受到清风的吹拂方向,还带着一丝丝的清凉。

    这说明风是从有水的地方吹过来的,肌肤感受到的湿润度比平时在外面湿润很多。

    那么,水面一定很宽广,或者说,这地方不远处一定有水源,

    要是能够打破这墙,让水灌入,凭借着风的吹向一定可以找到出口。

    小夏看着努力挑起来的苏溪,由于身高的原因,她尽管已经很努力了还是未能碰到那烛台。

    反而因为动作,惹得室内忽明忽暗,阴寒几许。

    “小姐…。你踩着我吧!”小夏挪动双腿,走到苏溪面前蹲下。

    “你比我高,你来拿一下。我在下面吧!”苏溪抿唇道,拉起小夏换成自己在下面做垫脚石。

    “这……这怎么使得!不”她怎么可以踩在小姐的肩膀上呢?

    “别犹豫了,再犹豫我们都得死!”

    小夏终于颤颤巍巍的站上了苏溪的肩膀,她提心掉胆的扶着墙尽力王往上爬,正生怕自己压坏了小姐。

    出乎意料,苏溪竟然站了起来。一边看着头顶的灯“快,把它弄下来。”

    小夏这才发现那烛台是固定在墙上的,她怎么弄也无法拔下来。反而被火焰烫到了手指,一阵火辣。

    桐油顺着倾斜的缺口不断往下掉,落在苏溪的手臂上。她穿的月纱锦丝质单薄,很快便灼红了一片雪肌。

    “好…。好了”小夏高兴的道,举着那烛台。

    “等等,小夏。墙上,好像还有个东西”苏溪看去,那黑乎乎的小洞和四周的墙体貌似颜色不一样。

    “小姐,有个盒子”下夏说道,伸手进去将盒子拿了出来。

    那只一只巴掌大的盒子,整体乌黑,质感十足。除了锁的图案是她认识的祥云纹路外,其他全然不知道。

    小夏跳了下来,将盒子递给苏溪。后者用手绢包着打开后,空空如也!

    “怎么会是一支空盒子?”苏溪不可置信的看着那小木盒,左右上下全打量了一遍。伸手进去摸了摸“有夹层”

    藏得可真是严实,苏溪挑眉诧异。

    撕开盒子的内衬,果然夹了块黄明色的绢布在里面。

    展开绢布,上面墨宝流畅挥洒,竟然是一张地图。

    为什么要用黄明色的布来画地图呢?这大周只有皇室成员才能使用的黄明色布料,竟然出现在这个不知名的地方。

    不过,根据上面的地图苏溪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事情。上面所绘制的,不是临安。

    山川,湖泊比较多,像是南方。

    “小姐”

    “把盒子放回去吧!”苏溪将地图记忆在脑海中,随即把地图烧毁,留下的灰烬用桐油包裹,凝固后再次丢入了烛台中。

    这密室一定有机关,想来是在外面,但是想要冲毁那倒石门只怕自己和小夏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

    既然如此,不如试着从上面找找答案,风能穿过墙体便是有一定的空间。

    苏溪环顾四周,除了那一方石头=床,便只有高高的屋顶和那扇石门。

    她毫不犹豫的踏上石床,一番细看,却是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大失所望,一番折腾耗费了不少体力不说,还空手而归。

    看着主子难过而绝望的表情,小夏心里也高高的揪起“小姐,侯爷一定会救我们的!”

    “连我们自己都不知道在哪了,他如何知道!只是希望南月姐姐能捡到我的珍珠。”来的路上,她特意扯断了弦,让发冠上的珍珠被撞落,一路洒了过来。

    “小夏,对不起,都是我……是我——连累了你。”

    小夏抱着苏溪,甜美一笑:‘小姐说什么呢?反正这辈子,我是跟定你了!’

    “噗嗤,你这样我还以为你喜欢我呢!那凌霄怎么办?我原本打算我及笄后,手头清闲些,就给你们订婚了。到时候,我们就一起结婚”

    小夏闻言,目光也开始明亮了起来,带着一丝渴望和高兴“我们会活下去的!一定会”

    “嗯,你休息会吧!你看你,眼睛都满是血丝了”

    趁着小夏睡了,苏溪再次想起了那地图,不甘心的再想了想。

    方才她手里的地形,完全一片陌生。她经商走货,那也是见识过不少地方的。

    现代地理知识也学习了那么多年,印象中从没有这种特征的地形。

    “会不会,是画反了?”想到这个可能,苏溪立刻拔下头上的簪子在地上重绘那张地图。

    当她将地形反过来完整的画完时,借助这昏暗的灯光,呈现在她眼前的是一个惊天的秘密。

    苏溪紧紧的捂住唇,内心的惊讶与害怕同样涌上心头,脸色巨变喃喃低语“不,要是传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不过,她至少可以知道自己在哪里了,应该是临安的东北角。这里连接着一片广阔的水域,对面便是天泽。

    此刻自己便在这角落的水域下面?密室的风带着潮湿的就是最好的证明。而且,随着夜晚的到来,这里会更加的阴冷,潮湿。

    现在是秋天,北方已经开始打爽,两个女子要是再这睡上一宿只怕是发烧也会把脑袋给烧迷糊了!

    从这来一条密道,那么尽头会是哪里?苏溪不敢再想下去,眼下应该是如何打破头顶的桎梏。

    她用手拂去地上的图,踩平之后将目光落在了头顶的墙体上。

    试着用簪子刮了刮,因为比较潮湿很快便看见了里面的东西“果然是有出口。”

    木板,上面竟然是木板。那么她只要敲开那木板——便可以到达外面的世界。

    为了掩饰,她特意选择从四周不起眼的昏暗角落开始用烛台顶端开始慢慢的挖。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是那么的漫长。苏溪已经不知道自己数到哪里了,腹中饥饿,身子沉重,手也酸得不行。

    可是一想到小夏的满口鲜血,和那些正努力寻找自己的人,她不能倒下。更不能睡着,只能狠狠的掐着自己的大腿,保持清醒。

    “坚持,在坚持一下!苏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